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以后我就是你的朋友
    被甩在身后的杀手面面相觑,他们的目的是柳初,而柳初拼着受伤也要离开,可他们的主子却并非想要她的命。

    “追?”有人问道,他们得到的命令是给柳初找麻烦,而不是真的要了他们的命。

    “追!”

    确定之后,几人快速跟了上去。

    太子带了一个人,速度显然慢了许多,不过片刻,就被几人追上。

    太子有些茫然的抱着柳初,而柳初已经在他怀里昏昏欲睡。他没办法一个人应对这些,他也不确定会不会有暗卫能找到这里来。

    他抬起手,轻轻摇了摇。

    腕间的铃铛没有声音,但是他知道如果暗卫在附近会听到。

    他在等,等一个奇迹。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祈祷,也许是喑铃的声音引来了暗卫,远处突然又冲出来几个人,与追杀他们的人碰上了。

    太子顾不上来人是不是他的暗卫了,他抱着柳初,躲到了安全的地方。然后大声命令道:“杀了他们。”

    来人眼神闪烁的看了眼被太子护在怀里的柳初,然后没有说话,他领着手下的人,向对面的杀手冲去。

    直到看见来人确实不是敌对,太子才松了口气,几乎是瘫坐在地上,怀里还依旧紧紧的抱着柳初。

    他靠着树,疲倦不堪。就算是上手的那一刻,太子觉得柳初实在是够轻的,但是带着一个人跑了这么远,体力的消耗也很大的。

    他看不出来人的目的,但是至少他们暂时是安全的。他看向怀中的柳初,她有些难受的蹙眉,却依旧没有醒来。

    他不清楚柳初是怎么了,明明本该清醒得一个人,此刻却昏迷不醒。他伸手抚上柳初的眉,他不喜欢柳初蹙眉的模样。

    她可以是高傲的,也可以对他不理不睬,可他却并不想看到她难受的模样。他想,或许他终于为她沉沦。

    就算是因为玲珑心,那又如何呢?

    他还要带着这一颗心,活一辈子。

    他坐在地上,垂下头,脸颊贴着柳初苍白的脸,感受到了一丝冰凉。他一直是被保护着的那个人,他知道他的无能为力。

    他所有的权利,出了东麓,在身边无人的时候,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而现在,他有了想要保护的人——柳初。

    柳初陷入昏迷的前一秒,心里想的是,她果然大意了,忘了这里是西戎。与东麓和北晋都不同的是,西戎总有一些神秘的药物和蛊虫,那些药物奇怪的特效让人几乎忘了自己是中药了。

    柳初这次十分清醒的明白自己吸入了药粉,所以她很清醒的从梦境中抽离,冷眼看着一切。

    与其说这是一个幻境,不如说是一个回忆一样。

    这是她十四岁时,她初次来到西戎。那时东方怀也不过是一个幼稚的少年,他是天真稚气的,可他的天真却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柳初站在一旁,看着十四岁的自己,第一次遇见东方怀。

    “自己”看着那个从大殿中走出精致的男孩,好奇而胆怯的眼神投了过去,得到的是一个友善的回应。

    “你是从北晋来的吗?你叫什么?”

    那时候东方怀有着一头柔顺的黑发,被精致的紫金冠束起,五黑的发垂在身后。他面容精致,如同一个易碎的娃娃。

    “自己”十分明白如今的处境,所以她瑟瑟的缩了一下脖子,然后说:“我叫殷木秀。”

    面前的东方怀笑的眯起眼,他灿烂的笑容,如同阳光一样吸引了“自己”的视线。她渴望光明、渴望一切美好。

    “那我可以叫你阿秀吗?”年少的东方怀笑眯眯的说道。

    柳初不禁开口道:“不要答应,离他远一些。”

    可一切都只是徒劳,她现在所处的,不过是一场梦境,一处埋藏在心底的回忆而已。她的声音在空间中回响,但是回忆中的两个人却都听不到。

    柳初只看见那个年少的“自己”,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东方怀依旧笑眯眯的,更加欢快的道:“那我以后就叫你阿秀啦!阿秀以后和我一起玩好不好,他们都不愿意和我一起玩。”

    说着,年少的东方怀神色就有几分落寞。

    柳初伸出手想要拉住自己,可却看见小小的“自己”走上前,牵住东方怀,声音细微的道:“那以后我和你玩。”

    东方怀高兴的咧开嘴,他心情雀跃的道:“我就知道,阿秀最好了。”而以后,东方怀说的这句话,她听的最多,却也是最恶毒的一句话。

    可年少的“自己”并不明白,她看着东方怀的笑,也微微的笑了起来。

    柳初面色复杂的看着“自己”。她也曾是年少天真的,可这一场西戎之行,让她心冷了,从此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画面一转,柳初就看到看到了那个小小的院落。那是她在西戎的第一个住所,小小的院落,冷清的没人人气。

    “自己”缩在墙角,饿了一整天。她满心期盼着东方怀会来救她,可以东方怀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她缩在墙角,失落极了。

    第二日东方怀才告诉她,他昨日出城了,并不知道这件事。

    柳初看着“自己”腼腆的笑了,她看向东方怀,轻轻的道:“我知道,我不怪你的。”

    东方怀惊喜的将“自己”拥入怀里,然后说:“真的吗,我就知道,阿秀最好了。”东方怀将她拥入怀里,开始细数自己每一个朋友是怎样被赶走的。

    在他的叙述中,有人不喜欢他,嫉妒他,却又因为他的身份地位而无可奈何。所以对方只能对他的朋友下手,而他的每一个朋友,都因为受不了折磨而离开了他。

    柳初看到“自己”心疼的抬起手,抚过东方怀微蹙的眉,她心疼的道:“你放心,以后我就是你的朋友。”

    柳初冷眼看着一切,看着过去的自己天真,看着假装无邪的东方怀,无声的笑了。若不是当初这一切,也许她还在北晋,幼稚的活着。

    可痛苦带来的是成长,至少她觉得,如果自己还是那样天真,到了宫里必然活不过一年,更何况生下孩子。

    可……她想到孩子,不由得想握紧拳,却只能握住一片虚浮无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