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心疼
    是了,这只是个梦境,而一切都只是回忆,过去的终究是已经过去了。柳初松开手,有些无力的苦笑着。

    过去的已然改变不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对过去自己犯下的错进行弥补。

    她看着画面转变,到了“自己”第一次发现东方怀真面目的时候,嘴角噙着噬血的微笑。她的成长,从这一刻开始。

    “阿秀最好了。”东方怀低头看着“自己”笑着,然后指挥着人将鞭子甩在了她身上。年少的“自己”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仿佛突然明白什么,冷下了脸。

    既然怯弱的保护色不可用,那么唯有更加强硬才能保护自己。刘

    柳初突然想起来,她藏了六年,几乎连自己也快忘了,年幼时自己是多么的强势。而她演了六年的怯弱模样,被东方怀一朝破解。

    柳初看着“自己”,她没有被绑起来,也没有被堵住嘴,施刑的人似乎喜欢看人疼的打滚和大叫的模样,所以她咬紧了牙,一声不吭。

    突然强硬的强势更加引起了东方怀的兴趣,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强硬的模样,抬手示意停。柳初看着他走到“自己”身边,半蹲下身子,伸手挑起她的下巴。

    “嘴唇都咬破了,既然怕疼,为什么不求饶呢?”

    为什么?柳初自己也不知道。她看着“自己”撇过头,不理会东方怀,却被他强硬的掰了回去。

    她听见东方怀说:“我还真没发现,你还有这副模样。”

    年少的她闭上眼,不去看他。她也没有想到,东方怀真实的面目会是这样。也许是因为以前一点点的信任,所以她此时恨及了这个人。

    柳初面色复杂的看着“自己”,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有些事也许会忘,可有些事记忆深刻到不愿意想起。

    画面转变。蛇,成百上千的蛇扭动着,吐着信子。

    即使明知道这是个梦境,柳初也禁不住惨白着脸。

    东方怀笑吟吟的道:“阿秀,你喜欢这个吗?”

    她冷着脸,即使面色苍白,却依旧面无表情。

    东方怀有些失望的道:“看来阿秀并不喜欢啊。”他挥了挥手,推上来一个字,然后说:“阿秀不喜欢,让他去死吧。”

    恐惧爬上了那个人的面庞,他哭着求饶,东方怀却仿佛没有听到。“自己”依旧冷着脸,冷冷的看着那个人。

    临近蛇窟的时候,那个人知道无可逃避,狠狠地瞪着年少的她。

    他恨她,明明要杀他的是东方怀。

    可“自己”依旧面无表情,冷眼看着每个人被推下蛇窟,被蛇群缠住,一点点吞没。

    恐惧感令鸡婆疙瘩爬了一身,少女只觉得手脚冰凉,软弱的提不起来。可她已经冷眼面对着东方怀,因为他说:“阿秀,好玩吗?”

    太子抱着柳初远离战场,双方已经缠了许久,却都没有下杀招。太子却没有观看战场,他满心满眼都是柳初。

    昏迷的柳初,将性命交给他的柳初。他掰开柳初握紧的拳头,抚开她紧蹙的眉。

    她梦见了什么?太子想,一定是什么可怕的事情,才会将手心掐出印子,才会紧蹙着眉苍白着脸。

    会是什么呢?太子温柔的看着柳初,满眼心疼。

    突然,柳初身上的气息极不稳定,她呼吸急促,双拳握紧。

    太子突然慌乱了起床,他抱着柳初,在她耳旁喊道:“醒醒,柳初。那只是一个梦境——”

    他的声音呀然而止,因为柳初身上爆发出一道白光,虽然只有一瞬,但他却并没有看错。

    那道光讲柳初包裹住,像是一个保护罩子。

    然后,柳初清醒了。

    柳初看着“自己”明明害怕得不行,却依旧强硬装作无事的样子,心微微的颤抖。

    就是这样,就是经过了这一日之后,她才彻底的明白了东方怀是怎样的人。这个人有些如同神祀的面容,却有一颗比毒蛇还要恶毒冷漠的心肠。

    柳初冷冷的看着东方怀,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掐死他,以绝后患。可是不能,这是一个梦境,一切都已经只是过去。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过去的“自己”,强迫着让自己看着蛇窟,看着那个人被一点点吞没,惨叫声渐渐虚弱,直至无声。

    东方怀笑眯眯的,转过身问她:“阿秀仿佛很喜欢?”

    柳初看着“自己”脸色苍白的道:“不。”

    东方怀却似乎很苦恼的道:“哦?阿秀不喜欢,那就再送一个人下去吧。我相信阿秀总会喜欢的。”他看着她的眼,仿佛笃定她一定会说出他想听的话。

    可年幼的她只是垂下头,听着耳边传来战战兢兢的求饶声。她孤身一人来到西戎,死的再多也只是西戎的人,与她何干。

    她冷漠着,孤独的站在一边。

    每一个人死去的人,他们不敢恨东方怀,只敢死死的盯着她。他们一边恨着她,一边又期望她会做出改变。

    可是没有。

    柳初觉得无力,她拯救不了自己,也拯救不了任何人。她看着过往的经历,想找一个倚靠的地方,灵魂却穿透了一切。

    而小小的“自己”,看着一个个人惨死在面前,冷漠无情的,悄然红了眼圈。

    不等柳初多感慨,画面又转向一个光亮的地方。刺眼的光芒令柳初不自觉眯起眼,等适应这光亮之后,她惊讶发现,这个地方不存在于她的记忆中。

    而眼前所看到的,也没有她的过去。

    她只能看着东方怀在身前,一步步的踏入白塔。她只犹豫了一下,就跟了上去。踏入白塔,就看见一个背对着的白衣人,像是祭祀,面前供奉的是西戎的神灵。

    “祭师,如何了。”东方怀焦急的问,他声音有些疲惫,却依旧悦耳。

    柳初发觉哪里不对,直到定睛一看,才发现此时的东方怀满头银发,声音也不是少年时清脆。

    柳初这才发觉,这是东方怀成年以后的事情了,而那时,她早已回到了北晋,嫁给了孙晋。

    被称作“祭师”的人慢慢的转过身来,语气深长的说:“东方怀,你太急了。”

    他转过身来,柳初才大量这个人两眼,就发现此人直盯盯的看着她。

    他看得见她?柳初心底怀疑着,她明白自己陷入了幻境,但是被幻境里的人发现……不可能吧,毕竟东方怀都没有发现她。

    “你是谁?”祭师问道,显然不会是问东方怀。柳初瞬间明白,自己的存在被发现了。她提起警惕,灵魂状态的她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

    东方怀诧异的顺着祭师的视线看过去,只看到一片虚无。他拧眉道:“祭师,你看见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