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汇合
    走走停停,有惊无险的离开了西戎。柳初若有若无的感到有人在保护自己,但是她没有说出来,而太子显然并没有发现。

    太子没有发现,柳初也不会说出来,他们踏在月光下,青草漫过脚背。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安静祥和。

    冬天已经到了,细雪漫过眉头。

    “柳初,我们还有多久才能走到。”太子侧首,看着身旁的女子问道。他越来越抑制不住的,是一颗心,还有奔流而去的感情。

    柳初微蹙眉,看向远方:“我不知道。”

    远离人间的孤寂,令两人都有些沉默起来。他们脸色苍白,踏着细雪迎着月光,向未知的远方一步步前行。

    远处,有他们的军队,他们的同伴,在等着他们归去。

    夜深了,雪厚了。两人前行在雪夜里,明月照着细雪纷纷而下。冬日里最难找的就是食物了,所以两人已经许久只靠存下来的干粮走了一路。

    前方的路还有多远,他们并不知道,谁也不敢肯定东麓的军队走到了哪里。

    雪越下越大,细雪纷纷漫白头。

    “那是——”

    柳初抬头,远远地却看见星星点点的火光,在这荒无人烟的边界,有火光就代表了有人,代表的是军队驻扎。

    柳初惊喜的叫出声,她太久没有看到人烟了,离了村镇,踏入了边界三不管地带,就几乎与人世隔绝。

    太子顺着柳初的视线看过去,只隐约看到点点光芒。他没有修习内功,所以视力不如柳初,看得也不够远。所以他偏过头,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柳初眯着眼,眺望远方:“我看到了火、还有烟。”那些细微的烟,飘上空中,隐隐绰绰看不清楚,但柳初就是有这样的感觉,那是炊烟,哪里——有军队。

    柳初像前跑了几步,却被太子一把抓住了手腕。她回收略带不满的看向太子质问道:“你干嘛拉住我。”

    太子皱起眉问道:“你怎么肯定那里有军队。”

    “感觉。”

    “感觉?”太子冷笑道:“柳初,你不是一个普通女子,我从未想过,你居然会凭感觉去相信一件事情。”

    柳初拧眉,她不喜欢太子这样的态度,所以她收起了不满的深色,抬起下巴傲然的道:“我能够看到炊烟,那样大片的烟,一定是有军队。”

    太子松开手,双手抱在身前道:“好吧,就算那里有军队,那么你怎么肯定那一定就是东麓的军队,而不是北晋的。”

    太子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浇了下来,柳初瞬间就冷静了。她神色晦暗不明的道:“你说的对,是我太过激动了。”

    太子看着远方闪烁不明的火光,然后冷静的道:“不管怎么说,都是一条路,走吧。”

    “嗯。”

    两人走了许久,才逐渐接近到有火光的地方。因为不清楚是敌是友,所以两人小心翼翼的躲在树影后面,躲藏着。

    “林翔。”

    有声音隐隐传来,柳初停下脚步,竖起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太子不要出声。太子看着柳初纤细的手指,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

    “戚亦然,你来干什么?”

    是林翔的声音,听他的话语,还有戚亦然。柳初心中一喜,却又有太子的警告在耳边,怕一切不过是陷阱,于是小心翼翼的靠前。

    火光被风吹得闪烁,林翔的面孔在火光下隐隐有些不满。戚亦然笑道:“你也在等,不是吗?”

    林翔不屑的道:“我与你不是一路人,我等我的,与你何干?”

    戚亦然负手望天,那个他曾经与之拼搏的人,不见了,却在他心中留下了一个很深的印象,抹不去、忘不掉。

    他轻叹道:“可是现在,我们同病相怜。”

    林翔有些懊恼,他恼怒道:“谁跟你同病相怜,戚亦然你给我听好,我心思没你那么龌龊,我……”

    “林翔?”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女声传来,林翔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像声音来源看去,只看见一个久违的女子婷婷而立,盈盈笑着。

    这难道是个梦境不曾?林翔不可置信,失踪了那么久的人,突然就这样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想信,又怕最终只是失望一场。

    “柳副参军。”一旁的戚亦然反而要冷静许多,他看着柳初,弓手行礼道。

    柳初点点了头,含笑道:“你们怎么在这里,如今军里如何。”

    林翔尚还没有反应过来,戚亦然很自然的接口道:“自你和太子失踪起,军中已经十分不安,消息已经传回京都去了。军中有戚将军他们在,尚且安好。”

    顿了顿,他有说:“没想到你们竟然走到这里了,太子殿下呢?”

    柳初回首看了一眼,太子就走了出来,他抚了抚衣服上的皱褶,虽然在野外过了一个月,但回到众人面前,他还是那个规矩严谨的太子。

    “太子殿下。”戚亦然见太子走出,于是抱拳行礼,同时捣了下身边的林翔。

    林翔回过神来,这次看见太子,抱拳道:“太子殿下,柳……副参军。”

    太子冷漠的点了点头,他问了一句和柳初相同的话:“军中可好?”

    戚亦然点头,刚要说“还好”,就听见一道刺耳的惊呼声,才要出口的话语就被打断了。

    “报——戚将军被敌军围住了。”

    “这就是你们说的还好?”柳初毕竟曾经领兵多年,所以经历过的比太子还要多,此时不慌不乱,只淡淡的扫了俩人一眼。

    戚亦然差点将舌头咬掉了,他刚说完军中一切都好,他亲哥哥就被敌军围了。他有些尴尬,又有些紧张的道:“将军每日都要带人出去寻一番,怕殿下和副参军在附近找不到路。”

    柳初回首看了眼太子,他们二人行路一个月,拐了一个大弯才看见军队,要不要大军走走停停,他们怕是得走到前线才能遇见。

    她蹙眉道:“此处离前线还有一段路,戚将军怎么会遇见敌军。”然而事不宜迟,她来不及想太多,于是吩咐道:“先回去,整军出发,营救戚将军。”

    柳初去到营中,才发现情况并不乐观。

    她走进大帐里,里面还在讨论要不要出兵营救戚其义。里面拍桌子的,是平常轻易见不到的左路营参军杨威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