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困境
    此时他拍在桌子,整个人都几乎贴到对面人的脸上,吼道:“我要点兵出去,戚将军被困了,不是什么小兵小卒!”

    对面人仰着身子,远离杨威如,他嘴里还反驳道:“戚将军领了不少人,自然有办法回来,哪里需要我们去救。”

    杨威如直起身,抑制不住的怒气直往外冒,他喝道:“我看你就是贪生怕死。”

    对面的人淡然的抚了抚袖子,然后说:“都到了这一步了,谁是贪生怕死的人。只是死——也要死的有价值。”

    “可——”杨威如还要再说,却瞥见了大帐门口,柳如和太子的身影若隐若现。他一下子止住了话语,仿佛嗓子被堵住了。

    对面的人洋洋自得,为自己说服了杨威如而得意。他得意的笑道:“杨参军,看来你也觉得不该死的那么不值得吧。”

    “你说谁会死,谁又死的不值得。”柳初淡淡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那原本说话的人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满面通红,不可思议。

    柳初在众人诧异和惊喜的视线中走进大帐,而身旁是太子从容冷淡的走过。太子一路走到前方,坐到了上首。

    原本桌旁坐的人都站起来,挪了一个位置。柳初懒得理会这些人,直接坐到了太子下首。她虽然职位没有这些人高,但是她的身份却不止如此,何况太子还在场。

    柳初扫了一眼众人,冷哼一声道:“我没工夫跟你们吵,我要领兵去营救戚将军,不管你们同不同意。”

    不赞同的人还想说话,却在太子冰冷的眼神下失了声。

    柳初满意的点头,才坐下就站起来看向杨威如道:“我想领左路营的人马去救将军,你不会拒绝吧?”

    杨威如怎么会拒绝,他绝对是举双手赞成,恨不得自己也去。来不及问太子和柳初怎么回来的,他忙道:“自然,你自去点兵出征即可,我想他们也不会反抗你的命令。”

    即使柳初已经消失了一个月,但是左路营对于柳初的威名还是记忆如新。

    柳初转身看向上首的太子,颔首问道:“我要去救戚将军,你留在营里?”柳初不过白问一句,太子刚刚回来,就是太子想去,众人也不敢放他出去。

    太子颔首道:“我……孤在军里等你凯旋。”

    柳初笑开了,她说:“不过一小波人,哪里算的上什么凯旋,随便打打而已。”她自信满满,此处靠近东麓,北晋不可能放大部位轻易过来,只会是一小波人马探探路,恰好遇见了戚其义带人出去找他们而已。

    相比起某些人……她目光森冷的扫了一圈,然后冷冷的道:“等我回来处置你们。”

    “戚其义,你得意了一世,也没想到能在这里落在我手上吧。”

    戚其义他握紧手中的刀柄,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张狂的笑着,一言不发。

    “怎么,这你都不敢说话了?”北晋参将曲阳驭马上前,逼近戚其义。

    “唰——”两刀挡在了戚其义身前,挡住了曲阳的去路。森然凛冽的刀光在火把下闪烁着光芒,戚其义的面容在刀光的照应下,如同地狱出来的修罗。

    “曲阳,你是否太过自信了一些。”戚其义看着曲阳,冷冷的道。他面容依旧刚毅,却隐隐带了一丝疲惫,显然是因为太子和柳初的事情而累了。

    曲阳得意的笑了,他傲慢的看着戚其义说:“你放出去的人已经走了半个时辰了,可是你的援军,怎么走的这么慢呢?”

    曲阳紧紧盯着戚其义,看到对方瞳孔紧缩,满意的笑了。

    戚其义一手进紧握着马绳,一手握着刀,紧抿着唇,目光森然。许久,他才说道:“你今日带着这么一小支军队入境东麓,还想回去?”

    “哈哈哈哈……”曲阳大笑着,指着戚其义,回首看着身后的士兵说道:“你们看看,都这个时候了,他还在做梦呢。”他看着戚其义,冷冷的道:“戚其义,你别做梦了,不会有人来救的。”

    他挥了一下手上的长刀,刀尖碰撞,擦出了激烈的火花。

    戚其义不由得后退了几步,避开锋芒。

    曲阳大笑,振臂高呼道:“给我上,杀了他们。”

    北晋的士兵听令四散开来,将东麓的兵将分隔开,戚其义身边的亲卫很快就自顾不暇。他们大声喊到:“将军,快走。”

    曲阳在乱兵中看着戚其义孤立无助张扬的笑着,他长刀直指向前,表情狰狞的道:“戚其义,受死吧。”

    戚其义一言不发,却拿起了刀,做好了应战的准备。他不能丢下自己的兄弟逃跑,所以对于亲卫的话,他也只当做听不到。

    曲阳冷哼一声,他是北晋的战将,世代效力于北晋皇室,虽世世代代都战死沙场,他却只为自己的身世而自豪。

    他俯下身,驭马上前,大刀向前削过。

    戚其义打马躲过冲击,侧过身子躲过了这一刀,然后谨慎的绕了个圈,绕到了曲阳身前,急速上前一个冲锋。

    双马对撞,很快将两人都撞的一个踉跄。

    曲阳稳住身形,眼底也警惕起来。戚其义到底是战场上无数死人骨中活下来的人,他的对战经验丰富,不同一般,所以曲阳也不敢大意。他试探着驭马上前挥动刀子。戚其义眼神凌厉,直面应对,右手一抬,刀锋相交,叠加的力量将两人都震开。

    就是这里。曲阳瞬间眼神凌厉起来,他长刀再次挥过,戚其义刚拦了一刀,一手抓着马绳,眼看着刀就要挥了下来。

    近了,那刀冲着戚其义的脖子就砍了下来。

    “将军——”

    “不——”

    千钧一发的时候,只听得“嗖——”的一声,众人眼前闪过一到锐不可当的光芒,直奔而去。

    “我也要去。”

    柳初听到声音,毫不惊讶的转身,看向跟进来的戚亦然,微微笑:“左路营的人,自然是我可以跟我去的。”

    其实她并没有打算带整个营去,毕竟那太多太繁杂,不过她倒是迅速的想起另一个问题。她看了一圈,然后视线放在角落里一个战战兢兢的士兵身上,问道:“戚将军带了多少,对面又有多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