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白虹贯日
    她严肃起来,看起来也就特别严厉。只轻轻扫了一眼,那被她扫过的士兵就瑟瑟说不出话来。

    柳初拧起眉,瞪了他一眼,压抑着积分怒火问道:“戚将军平时待你们如何,你如今就这样回报他的?说话!”

    那士兵想起还在被围困的戚其义,这才大着胆子道:“因为只是去找人,所以将军之呆了二十个人,而对面显然是过来刺探,所以带了大概百人。”

    柳初并不觉得戚其义带了二十个人能应对百人的围攻,就算他带的是精英,可对面带来刺探情报,也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士兵。

    中军大帐中也陷入了沉默之中,柳初扫了一圈,有些失望。她看着杨威如,充满深意的道:“参军,我带人去救将军,你留在此处,与他们好好讲讲道理。”

    她又看了眼太子,多日相处,两人都对对方十分了解。太子十分明白柳初的意思,如今大军出征,就算是有不同的意见,也该齐心协力对外才是。他微微颔首,表示自己会坐镇中军,用太子的身份,来镇压这一切。

    柳初这才放下心来,她看向戚亦然道:“走吧,我们回去点兵,立即去救将军。”

    夜幕星河,众人三三俩俩的围在一起。

    刚才那一路尖锐的声音,大部分人都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他们也已准备好了,等一个命令即刻就可以出发。

    柳初和戚亦然匆匆越过许多人,才来到左路营的军帐处。

    “柳副参军!”

    惊喜的声音传开,众人这才发现柳初回来了,惊喜之意不言于表。

    柳初来不及多说,她转头看向戚亦然道:“我走了一个月了,对军中情况不甚了解,你来点人吧。”

    柳初话音刚落,不等戚亦然开口,就有几个人站了起来。

    “我去。”

    “我也去。”

    “我……我也去。”

    柳初放眼望去,看见了几个熟悉的面孔。她微微一笑,转开头去,却怔了一下,又转头看去。阴暗处,柳新站在那里,欣喜又不满。

    柳初笑开了,她交代道:“亦然,你点两百个人,立即出发,我们去救戚将军。”

    没有去看戚亦然的反应,柳初大步走向柳新。柳新沮丧又倔强的模样,令他觉得十分新鲜,也十分的暖和。

    有一个人在等着她回来,不论何时,她在何处。这种心安的感觉,除了柳新谁也给不了。柳初心想,也许这就是家人的感觉吧。即使她和柳新,相处的时日并不多,却是彼此唯一的家人了。

    “小新。”这一刻,柳初是真心实意笑着的。她平日虽然笑的也多,但都只是微微一笑,并不放入心底。

    柳新对于柳初的了解自然比谁都多,所以一颗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他扬起笑容道:“姐姐。”

    柳初走到他身边,敲了他一下道:“你最近过的可好,我与大军走散,倒是许久不见你了。”她仰头看了下,微蹙眉心疼的道:“你又瘦了。”

    柳新自然的笑笑,没有躲开柳初伸过来的手。他不满的是柳初没有第一时间看见自己,不满的是柳初因为太子而涉入陷阱,可是他知道,在他没有强大的力量之前,他只能作为被保护着的那一个。

    他看向柳初问道:“这次带我一起好吗?”

    柳初怔了下,看着柳新小心翼翼的模样,忽然觉得自己对待柳新是否太严厉,还是最近失踪给他造成了压力。她轻抚着柳新的脸颊,微笑道:“小新既然想去,当然是可以的。”她从来就不会阻止柳新的成长,只要他愿意。

    柳新这才高兴起来,他笑的像一个得到糖的孩子。他高兴的道:“那我去与戚亦然说。”他又皱起眉,他知道那次戚亦然和柳初比赛的事情,不满戚亦然的自大和傲慢,他又道:“姐姐,下次再危险的事情,我也要在你身边。”

    柳初看着柳新坚定的眼神,低声笑了,她答应道:“好。”

    等点好人,整顿好出发,柳初这才扫了一眼众人。雪还在下,冷风刺骨。柳初依旧是一身有些脏旧的薄袄,却依旧眼神锐利,像刀锋一样。

    众人纷纷看向前方,目不斜视。

    柳初面色严肃,声音低沉:“我们这次是去救戚将军,他为了寻找我和太子殿下,如今被敌军困住。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活下来,但是我并不希望你们成为贪生怕死的人。杀掉敌人,才是真正的活下来!”

    柳初的话,深深的印到了在场每一个人心底。这些被挑出来的人,都是跟着柳初训练过的人,他们对柳初的训练方式感到深刻,也明白柳初所做的一切不是没有道理。

    没有人反驳,柳初满意的转身上马。

    “出发!”

    柳初领兵出营,踏着洁净的月光。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洒在战士们的肩头,化成水雾。马蹄扬起,踏在湿润的泥土上,很快被霜雪覆盖了一层白霜。

    出了营地,黑暗中,一切都显得那么沉闷。只听得见马蹄声扬起,而每一个人,都抱着必胜的决心。

    待柳初发现戚其义等人的踪迹,却只看到一把钢刀挥舞而下,直切戚其义的脖颈。柳初甚至连说话都来不及,她丢开马鞭,扬起左手。

    凌厉的银白色寒芒从柳初掌心升起,逐渐形成了一把银弓的模样。柳初左手拿弓,右手拉开弓弦,金色的光芒随着弯弓越来越圆逐渐成型,那是一直赤金色的长剑,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嗖——”

    柳初松手,长箭脱弦而出。

    那一箭,如白虹贯日,贯穿了黑夜,照亮了周遭一切。

    金箭贯穿了刀身,曲阳蓦然睁大了眼,吃惊的转过头看向远处。柳初骑在马上,一手拿弓,一手还搭在弓弦上。风撩起她的发,她的衣摆,她坐在马上,睥睨一切。

    可曲阳的目光却并没有放在柳初身上,他看的是柳初手上那把银弓,银芒凌厉弑杀,即使隔了老远,也能感受到银弓散发出的杀意。

    曲阳几乎要捏碎了手中的刀柄,他惊呼道:“这不可能!”

    几乎是金箭射出光芒的一瞬间,北晋的士兵都纷纷看向来处,待看到柳初手上的弓,都不可置信的发出惊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