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死别
    柳初答道:“我不想杀你。”

    曲阳握紧拳头,傲然挺立:“宁愿死,我不会当俘虏。”

    柳初却摇头道:“我也不需要你当俘虏。”

    曲阳定定的看这柳初,两人对视着,谁也没有先开口。许久之后,曲阳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曲阳,你父亲呢?”柳初却并不想这样简单的就放走他,她不记得曲阳,可她还记得曲无忧,那个她最喜欢的大将,可惜后来却死于兵权之下。

    曲阳又是一怔,他本以为柳初是因为战争才知道他可她却认识他死去的父亲。他皱起眉,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柳初并不在意曲阳的反应,她的目的是扰乱北晋君臣之间的信任,所以她微笑问道:“你想不想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

    本已转身的曲阳瞬间回过来,他怒道:“我父亲战死沙场,他死的很正直!”

    “呵呵。”柳初轻笑出声,她笑时,眼眸仿佛蕴藏了一整个星河。她说:“曲无忧是怎么死的,我想很多人都清楚明白。”

    曲阳愤愤的道:“你不要再花言巧语了,我是不会信你的!”

    柳初挑眉,依旧笑意满满的道:“别做梦了,曲无忧是被孙晋害死的,这事情做的并不隐秘,你回去稍微查一查就知道了。”

    曲阳几乎站不住脚,他觉得眼前发黑,仿佛整个世界都坍塌了。恍惚间他看见柳初的眼神,那里是嘲讽和冷漠,还有一丝怜悯。她在怜悯他吗?真是搞笑!

    他觉得很累,身体疲倦,心也累了,可他依然坚持道:“我不会相信你的。”

    即使如此说,他却明白自己是信了的。否则要怎么解释身经百战的父亲死于一场小小的战役。不过是最普通的伤口却因为感染和复发来不及回京死在了路上。

    可这些都只是猜测,他不能也不该因为敌军乱了心。

    他转身离去,柳初也没有再拦。她微笑着看他渐行渐远。

    她需要的只是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而种子破壳而出的后续,她暂时却管不了。

    曲阳一步一步走远。

    柳初无视一地狼藉,踏过满地血污和尸首,衣摆被鲜血浸泡深红。她才走到戚其义身边,她看着这个有些狼狈的将军,心下微叹。到底是她与太子的失踪,才令他如此狼狈。

    柳初温和的道:“戚将军,我们回营吧。”她有些小心翼翼,怕惊到戚其义的自尊心。

    然后戚其义却爽朗大方的笑了:“你回来了,太子呢?”

    柳初见他模样不似作假,才松了口气,随即又觉得自己多心了。戚其义到底是沙场多年的老将,经历过的困境不比她少,又怎么会被这点小小的困境打击。

    她知道戚其义一直担心的,不过是她和太子出事,或者只是担心太子出事,而自己不过是顺带的。柳初微笑道:“将军放心吧,太子此时已经好好的坐在中军大帐中,只等将军回去主持局面。”

    她环顾四周,戚其义带出来的亲兵都有些狼狈,而她带来的百余人马,却比那二十人还要不堪。她安慰了一句:“将军歇息片刻,我们就回营了。”

    人大多都是柳初带来的,即使戚其义是大将军,却也只有此刻不是自己的主场,又怕柳初处理不过来,于是他点了点头道:“你去处理吧,打扫战场也要一会儿。”

    柳初从戚其义身边走开,就走到了另一边,她看到许多人聚集在一起,料到是有谁受了重伤或者离去。

    见柳初靠近,众人自觉的分开一条路,柳初就这样走进人群,一眼看到了地上穿着东麓军衣的士兵——是林翔。

    柳初闭上眼,四周是寂静的,只有风声,和落雪融化的声音。

    是林翔呀,那个一直以来活泼的林翔,如今就这样安详的躺在这里,永远的闭上了眼。柳初睁开眼,努力将一腔思绪压下,冷静的道:“林翔家中没有亲人,就地安葬了吧。”

    她转过身,向另一边走去。

    其他人面面相觑,觉得柳初是否太过冷心。毕竟他们都知道,自从柳初来了,军中与她最亲近的就是林翔了。

    柳新有些担心的看向柳初,她一人走在大雪中,衣袂浸满了献血,沉重的垂了下来,染白了地上雪。

    柳新终于忍不住推开身边的人,像柳初跑去。这种时候,他怎么也放心不下,让柳初一个人走在荒野里,谁知道又会遇到什么。

    身后议论纷纷,看着这一对姐弟,踏入茫茫雪夜之中,被风雪遮住。

    “怎么办?”有人问道。

    众人看着林翔的尸体,大雪冰凉的气息,将浓重的血腥味遮掩了不少,但是再不处理,却很容易引出冬季没有储藏食物的凶兽。

    “……葬了吧。”方若是林翔的队长,他说什么,其他人也只能照着处理,何况柳初早已发话,就地埋葬。

    方若抬眼深沉的看了眼远处早已看不清的两个身影,面色沉重。他没有想到,他这一个队伍之中,最先走的,竟然是林翔。

    柳初也完全没有想到,最先死去的,居然是林翔。这个武艺并不算差,总喜欢绕着她转的林翔,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柳初静静的走在雪夜里,四周都安静的,没有人打扰她。

    “阿姊。”柳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柳初恍然未觉,依旧继续向前走。直到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膀,她下意识的抬手就翻,却听见柳新的声音。

    “阿姊,姐姐。”柳新看着柳初,满眼都是担忧。

    柳初顿时惊醒,依旧抓到柳初的手也松开,放了下来。她停下脚步,看着被风雪遮住越发浅淡的月亮,问道:“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她问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柳新还是很明白她想要知道什么的,于是道:“是……他太过懦弱了!”

    柳初怔了怔,她想过各种答案,却没有想过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她有些诧异,也就顾不上为林翔而哀伤,问道:“发生了什么,详细的说一说。”

    柳新深深的看了眼柳初,他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他又写吃醋,因为柳初对于林翔的关注,又有些别扭,为自己和柳初的关系。

    柳新沉默了一会,似乎在组织语言,如何才将自己看到的一切缓缓道出。

    林翔的死,真的怪不了任何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