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她的温情不过是臆想
    />

    柳初不管曲阳信还是不信,她继续道:“箭收在了南边平野上的老槐树下,树下有一座小小的观音庙,在观音座下有个暗门。”

    “我为什么要信这是那支箭,而不是你找人放进去等我去拿的。”虽然过往的信念都被摧毁,但曲阳却依旧警惕的问道。

    柳初嗤笑转身:“你可以不信,但你也可以想想,曲无忧征战沙场多年,怎么会一箭就死了。何况那支箭,还射偏了。”

    她顿了顿,又道:“哦对了,或许你还可以试试滴血认亲,毕竟那支箭是从曲无忧身上拔下来的,你还能削下一些粉末,化开就是了。”

    她一步一步走远,独留下曲阳在冷风之中,成了一个雪人。

    “你去哪了?”

    柳初还在往回走,却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她怔了怔,然后抬起头看向太子道:“你应该已经看到了。”

    “是,我看到了。”太子拽紧了她的手,将她拽到身前,低头看着胸前的女子,恶狠狠的道。太子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不对劲,他说不上来,他只是看到柳初和那人呆在一起那么久,心里十分难受。

    “所以你打算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太子低头问道,温热的呼吸扑在柳初头顶,在寒夜里形成一片白雾。

    柳初呼吸一窒,她想要推开太子,但却没有推动。她神色微冷,觉得可能是一个月的相处,让自己对于太子也过于温情了。她冷冷的道:“太子殿下想知道却不能了,这只是我的私事。”

    太子呼吸稍微有些急促,他退开两步,双手掐在柳初肩上,强迫她看向自己,然后一字一顿的道:“柳初,我倾慕你。”

    柳初顿时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几乎窒息。她拍开太子的手,这一次,太子没有禁锢她,而是放她离去。

    柳初后退了两步,然后正视太子。她只是失了心,不是瞎了眼,太子眼中的柔情不是假的,所以他说的那句话也不是假的。可是柳初并不能接受这一切,她重活一世是为了复仇,而不是谈情说爱。

    她能接受太子妃的身份,是因为她知道这只是一种利益交换,是没有感情存在的。而如今太子的心思,就表明了他很有可能将这个利益交换做成现实。

    柳初深吸一口冷风,然后道:“太子还是冷静一下,这里风雪足够大,我想能够让太子冷静下来的。”

    她转身就要走,却被太子一把抓住了手腕。他近乎哀求的说道:“柳初,我是真的倾慕于你。”

    柳初却冷冷的甩开手道:“太子殿下,我并非不信。但是我觉得殿下你,是否该冷静一下,再来想想今天说的话值不值得。”她是想要提醒太子,利益联姻比所谓的爱情更加重要。

    太子看着柳初走远,转过身,曲阳也早已消失了踪影。他站在雪地里,周遭是茫茫一片,心却比风雪更冷。

    他驻足许久,才轻声叹了口气。

    他在中军大帐等了许久,也没有见到柳初回来。等戚其义来到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将一切都交给了戚其义,然后自己走开了。他问道了柳初的营帐,然后找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了柳初从帐子中出来,向后方走去。

    那个人他并不认识,隔得远他也看不清听不清,但他知道肯定不是一个女子。即使两人从头到尾都隔了一段距离,可他还是为了两人的独处而酸涩不已。

    等柳如走过来,他还是忍不住现出身,然后抓住了柳初。也许是之前一个月的相处,所以柳初开始并没有发现他,后来也即时停住手,没有真的将他摔倒。

    他即感觉安慰又觉得苦涩,这是他们相处了一个月的信任,而这一点点信任,被他一句话全部化为乌有。

    太子站在风雪中,大雪铺天盖地而下,顷刻间白了头。

    又是一阵冷风吹来,太子打了一个寒颤,徒然清醒了过来。也许他该庆幸的是,柳初拒绝了他,让他明白,那一个月所有的温情,不过是他的臆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