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也许他是真的病了
    一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真的让一个冷情冷性的人动了情。太子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自己的,他绝对不是一个轻易就爱上别人的人。更何况,柳初的拒绝,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她并不爱上。

    也许……又是玲珑心在作怪吧。太子伸手抚上胸口,那里散发着微热的温度,一颗心在手掌之下砰砰跳动着。

    他一直都知道,玲珑心对自己的影响,就算是现在,他也认为自己是在玲珑心的驱使一下,才会来找柳初。

    但是他现在并不反感,反而欣然接受了这一切。他不肯承认自己爱上了柳初,他宁肯相信是玲珑心造成的这一切。所以他放任自己接触柳初,放任自己的心不由自主。他并没有发现,他愉悦的享受和柳初在一起的时光,又酸楚柳初与其他男人接触。

    他望了望天,雪花落到眼角,融化成了一滴水珠。他伸手抹掉那一滴容易让人误会的水珠,然后转身向自己的帐子走去。

    他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忘记柳初,可是他做不到。他的一颗心跳动的,呐喊着,而这一切都汇聚成一个名字——柳初。

    太子心想,自己也许是真的病了。

    相思成疾。

    很快战争就打响,柳初也没有时间精力去思考太子的事情,柳初前军指挥,太子后军坐镇。那日的事情,两人都没有再提起,仿佛一切都恢复了原样,但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他们之间有一道越不过去的鸿沟。

    “参军,现在怎么办?”

    柳初扑到在地,她身边趴着的士兵问道。那日之后,杨威如就主动卸下了参军一职,推荐了柳初,戚其义顺他的意思就让柳初接任。

    柳初看着远方,尘烟扬起,来人必然不少。最让人担忧的是,她带的兵里,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是当初林翔的模样。

    “先归队,再详细作安排。”柳初起身,拍了拍灰尘,然后翻身上马远去。一旁的探子看了看远方尘烟滚滚,只得无奈的跟着起身离去。

    柳初一骑绝尘而去,很快就回到了东麓大营。一路不断有人起身向柳初行礼,有的是为柳初本身折服,有的则是因为戚其义而对柳初恭敬。等柳初走到中军大帐中,其他人都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柳初扫了一眼,略过了坐在上首的太子,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事情总算是可以开始说了。

    杨威如清咳两声,表情严肃的道:“与北晋对上,对我们来说形势是非常不利的,今天我们商讨一下如何去做。”

    柳初面无表情的抬头,开口打断道:“北晋这一战势在必得,来的人不少。”

    杨威如转向柳初笑问道:“那柳参军觉得,如果是好?”自从他卸任参军,当了一个小小的参谋之后,就变得不再那么懒散了。

    柳初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自从那一日太子向她表达了心意之后,她就一直是这般模样。她开口道:“出其不意是最好的办法,于其等他们摸清楚我们的情况,不如抢先出兵,攻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是否太过冒进了?”立即有人站起来反驳道,柳初冷眼看过去,是皇帝安排来的监军,一个胆小的文官,也是主和派的人。

    柳初冷冷的问:“监军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胆小的监军被柳初扫了一眼,就战战兢兢,不过令其他人佩服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能坚持原本的想法:“两军尚未交战,还是有谈和的机会的。”

    “谈和?”柳初语调怪异的强调了一下这个两个字,然后讽刺的道:“非要敌军杀到大营门口,监军才会想起‘哦,原来我们是来打战的,不是来议和的’这样吗?”

    忽略掉这个顽固不冥的监军,柳初看向其他人问道:“各位将军们,还有什么别的看法吗?”

    见没有其他人再说话,戚其义拍板决定:“那就如柳初所说,其他都先散了,柳初留下与我详细讨论一下战术。”

    太子作壁上观的看了许久没有出声,直到听到这句话,眉头微蹙。他看了看柳初,又看了看戚其义。柳初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自那日起,她见到他就没有别的表情;而戚其义再自然不过,只是讨论战术而已。

    太子虽然心中有些不满,但是军国大事上,他也不会胡来。所以他含笑道:“既然如此,孤这等闲人就去了,戚将军和柳参军可要商量一个好对策来。”

    太子率先离去,然后是监军不满的摔了袖子,冷哼一身掀开帘子出去。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去,最后大帐中只剩柳初和戚其义两人。

    军中没有精致的茶水,戚其义端起碗喝了一大口水,然后看向柳初道:“卫监军说的不错,你太冒进了。”

    柳初轻轻一笑,毫不在意的道:“可是将军不也同意了吗?”

    戚其义皱眉,看向柳初的眼神是不赞同。他说:“我是同意的,但是并不代表我同意了你去冒险,你要答应我,谋定而后动。”

    柳初微微笑,轻言细语的道:“放心吧,将军。我可是惜命的很。”孙晋还没死,她的好姐妹好父亲还没死,她怎么舍得丢了命呢?

    戚其义这才舒展开眉头:“我自是信你领兵作战的能力,但是北晋兵强马壮,不是轻易就能对付的。”

    柳初听着这句话,拧起了眉。北晋确实很强,这里指的是国强所以军队的配置都很好,即使没有了灵魂人物,依旧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

    柳初认真起来,神色也严肃了几分,她向戚其义道:“放心,就算是袭营失败,我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柳初的话刻意的避开了士兵,只说了自己可以全身而退,不知戚其义是真的还是没听出来,还是并不在意。他见柳初面色严肃认真,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那就好,你要小心。”

    “是。”

    夜,灰蒙蒙的,月亮被厚重的云彩遮掩。

    地面是白茫茫一片,远远看过去,仿佛在散发着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