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敌袭
    上首的戚其义却不这样想,他是从刀山血海里走出来的人,知道战场上的胜利并不是一层不变的,人少胜人多也不是不可能的。虽然很难,但一切总有希望。而制定更详细的计划,则需要更详细的资料。

    戚其义看向柳初问道:“柳参军有什么想法?”

    柳初抬起头,看向戚其义目光坚定道:“我的想法很简单,叫阵,输也要输的正在光明。”

    这下子,就连刚才以为必输的人也诧异的看向柳初。他们今晚刚刚偷袭了北晋的营地,明日去叫阵真的不会被拒绝吗?

    面对众人的怀疑,柳初只淡淡的笑了。她说:“北晋来的是魏江大将军,此人委任争执,绝对不可能以多欺少,叫阵他只会同意,不会拒绝。”

    有人忍不住插嘴问道:“柳参军还是第一次上战场,又怎么会知道魏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何况,你怎么知道是魏江领兵。”

    柳初依旧是淡淡的道:“我听到了他们说话,是魏江的声音。”

    这下子怀疑的人就更多了,有人讽刺道:“柳参军还是第一次与北晋的将领接触吧,这都能听出声音是谁的了?”

    柳初似乎这才想起这一茬,但是她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我自有其他的渠道得知,这些事情,不是你该关心的。”

    “你……”那人被柳初气到,想要说什么,却又顾忌到柳初的身份。

    柳初只淡淡的,也不看众人的神色,她知道此刻众人都对她有所怀疑。但是那又怎样呢,东麓与北晋交战就在此时,他们总不能将她推出去吧。

    “好了。”戚其义开口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要做的是如何接下北晋的战争,而不是在这里争吵这些无用的东西。”

    有人不服的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戚其义用眼神制止了。他看向众人道:“我们谁也不知道北晋会怎么做,做好万全的准备,总是没错的。”

    他看向柳初道:“柳初,你就负责调动左路营的将士们,让他们做好明日迎敌的准备。”

    “是。”柳初起身回到。

    “孙仁成。”戚其义点了另一人,是一个年轻的将领。柳初对他还有些印象,是当初在宫内第一个拿起天行云海弓的人。只听戚其义道:“你带人守在周围,随时做好意外发生的营救。”

    “是。”孙仁成也站起身,恭敬的回道。

    “吴敏,你带右军做好突袭的准备。”

    “是。”右军的吴将军也站起来,听从了戚其义的吩咐。

    众人虽然对于柳初不服,但是对于戚其义的话语,还是十分的信服的。

    等事情安排完之后,柳初第一个起身离去。她前世身为将领时,说一不二,从未没有人敢反驳她,而这次她说话,却有那么多人质疑。

    柳初心底不是不气的,但是她还没有这个地位去生气,只得自己一个人先行离去。

    月未尽,天未明。

    柳初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侧耳倾听,只听得远方悉悉索索的声音。她从翻身下床,顾不得脏乱,侧脸贴着地面,细细听着。

    地面微微的晃动,让她突然明悟了什么。就算是魏江也未能阻止,刘韬显然是带人进行了夜袭,而且是在众人熟睡,绝对放松的时候。

    柳初穿好了衣服,拿了一柄长枪,就这样走出了门外。潜意识里,她还不想过早的将天行云海弓暴露在众人眼前。

    柳初出了门,看看了天色,寅时中,这个时辰不早不晚,恰好是众人熟睡都时候。守夜的士兵都抱着长枪昏昏欲睡,被柳初碰了碰,醒了过来,警惕又茫然都四处张望,却看见了一张女子的面孔。

    夜半时分,如同鬼厉。

    两人几乎尖叫出声,却在最后的关头看清是柳初,于是闭紧了嘴。

    柳初扫了两人一眼道:“你们收拾一下,准备撤离。”

    “撤离?”两人惊疑的问道。

    柳初再没看他们,越过两人走向戚其义的大帐。再次惊醒了戚其义门前的士兵,不顾两人惊奇的眼神,直接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柳初进去的时候,戚其义已经醒了,这说明马蹄声越来越近了。柳初心底默默的想,此刻眼前却是半裸着上身的戚其义。

    “晋军来了。”柳初冷着脸,仿佛眼前看到的再正常不过。

    戚其义反倒是有些尴尬,他三两下穿好衣服,然后说:“我感觉到了,所以,我们要马上起来迎战?”

    “迎战?就这种状态?”柳初颔首指向戚其义自己,眼里满是不赞同。

    戚其义有些迟疑,以往打战不是没有遇见过半夜袭营的情况,只是他们每次都是起来做好迎敌的准备,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看出戚其义的迟疑,柳初心底轻叹,难怪东麓念念战败,即使戚其义再怎么关心部下,没有好的计划,也只是空想罢了。

    “这时候就算将人喊起来,也没有十足的精气神去应对。比如撤离此处,西南方向有一处峡谷,将军带大部队撤退,我带人断后。”

    “行吗?”戚其义皱眉,所谓断后,很大程度上就是用生命来给其他战友留下一条后路,是送死的行为。

    “来不及了,晋军越来越近了。戚将军,如果你信我,就照我所说的去做。我们没有时间去商讨谁带兵谁断后,昨天的安排都没有作用!”

    柳初有些急切的道,她来不及看戚其义的反应,掀开帘子向外面的士兵喊到:“鸣金,叫醒所有人,我们撤退。”

    “撤……撤退?”外面的士兵惊疑的叫出声,想再问什么,却只见柳初已经缩了回去。两人对视一眼,只能无奈的听柳初吩咐。

    尖锐的金器碰撞声很快在军营各处响起,四处都是悉悉索索的声音。

    太子被吵嚷声惊醒,没有任何不满。他知道这是战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有大战,而他是监军,是要让所有人目光所至都完美无缺的皇室代表。

    他很快就换好了衣服,任何走出了大帐。这一出去,恰好与戚其义帐中走出的柳初对了个睁眼。太子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咬牙问道:“这个时候,你为什么会从他的大帐中走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