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左侧后方
    “好。”柳初点头同意。这种事情戚其义愿意交给她最后,因为她本身就不是一个会信任其余人的性格。

    商讨完事情,柳初强打着的精神就松懈下来,或许是戚其义太让她放心,所以她昏昏欲睡起来。

    “哥……”莽撞闯进来的戚亦然一眼就看见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柳初,和正走到柳初身后的戚其义。

    柳初被惊醒,只眨了下就恢复了清明。她看着兄弟二人微微笑道:“我没事了,就先回去了。你们继续。”

    戚亦然看着柳初走出,目光不舍的收回来,看向戚其义问道:“柳初怎么会在这里?”

    戚其义皱眉,不动声色的转开话题问道:“你这么急着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并没有很执着于柳初的戚亦然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啊,我是说……”

    戚其义看着门帘微微晃动,想着柳初有些疲倦的面孔,微微失神。

    柳初出了戚其义的大帐就被太子拦了下来,她有些冷淡问:“有事?”

    太子犹豫着道:“我想我冷静了很久……”

    立刻明白他要说什么的柳初抬起手,打断了他即将说出的话语,然后道:“我很困,等我睡醒再说好吗?”

    太子顿了下,无奈的道:“好吧,我等你。”

    柳初不再去看太子的反应,几步走进不远处安排给自己的营帐,倒床闷头大睡。

    太子跟了进去,在一众人暧昧的目光中,面不改色。他们还在未婚夫妻啊,这种时候只是进下大帐怎么了。

    太子看着扑倒在床的柳初,笑的三分温柔。他坐在床边想:真好,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也不错。

    外人的侵入柳初自然有所察觉,但感受到太子的气息之后,柳初就放弃了抵抗,反而更加放松了。毕竟是同行一个月的同伴,相比其他人更值得信任吧。

    柳初迷迷糊糊的睡着之前,这样想着。

    等她醒了,已经是正午。她抬眼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太子,心中有几分感动。这样等着自己的人,很久之前,也有那么一个。

    柳初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然后走到桌旁倒了一碗水,抿了一口润润有些干燥的嘴唇问道:“等了这么久……现在可以说了。”

    太子怔了下,其实他并没有等多久。中途他出去过,只是柳初对他没有防备,所以才没有察觉。但他聪明的什么也没说,他含蓄的笑:“你之前说让我冷静一下,我想过了这么久,我已经足够冷静了。”

    柳初依旧没有表情,太子看着这样的柳初微微有些失望,但是他鼓足了勇气要说的话却不能停。他说:“我对你的好感,不管是发自内心也好,玲珑心影响也好,这都是存在的,而我不想放弃!”

    太子看向柳初的目光柔和而坚定,他说:“我知道我们决定不了自己的婚姻,但是我们本来就有婚约在身,为什么不可以尝试离对方更进一步呢?”

    柳初看着太子,神色冷淡的道:“我不觉得……”

    太子有些急切的打断了她,他问:“难道那一个月你就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感觉?柳初微微一愣,她或许有信任和感动,但是其他的还真没有。

    太子有些失落的垂下头,却被柳初抓住了手。她干净利落的说:“如果是婚姻的话,只需要对我有利,我不会拒绝。”

    不会拒绝的意思是……太子蹙起眉,觉得这句话有些危险。但到底他的目的达到了不是吗?太子反手握住柳初的手,心底有一丝满足。

    像那个人一样总能带了奇迹的女将,总算被我抓住了。

    而柳初则垂下眼睑,掩住复杂的心思。东麓的太子妃,既定的身份,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因为自己的关系破裂呢?

    休息了一日,第二日,晋军就主动前来挑衅,果然是有打算将人围在峡谷不放出的打算吗?

    柳初带人站着峡谷一侧,默默的想。

    风拂过她的发丝,她伸手抚平,然后侧首道:“走吧。”

    这里胜负如何,都是在为了他们做准备。而他们的目标,是军粮。

    翻身上马,悄然离去。

    北风呼啸,凌厉的风如刀子扑在每个人脸上。

    柳新只要微侧首,就能看到柳初严肃而认真的表情。

    “姐姐,你和太子和好了吗?”

    声音从风中传来,几乎淡的听不清楚。柳初回道:“与其说和好,不如说我们从未吵过。”

    柳新失声道:“那之前……”

    柳初道:“那只是一种筹码。小新,你总会有想要的东西,而这些是你要付出另一些去得到的。”

    柳新心情复杂,喃喃道:“那现在这样,就是姐姐想要的吗?”

    柳初否认道:“不,我想要的更多,而一起才刚刚开始。”

    柳新垂眸。

    姐姐,你什么时候才会需要我呢?

    前军出战,后军自然也不会空虚。柳初到的时候,还能看到森严的守卫。

    晋军的粮草会在哪里呢?柳初远远的看着,考虑从哪里下手。

    “左侧后方,是他们堆积粮草的地方。”仿佛看穿了柳初的想法,一个声音传来。

    柳初侧首往前只望见一截羞红的脖子。

    真是容易害羞呢。柳初心想,然后大声道:“跟我走,小新准备了。”

    想要完全不被发现是不可能的,那只有故意让对面发现踪迹,然后引走部分人马。还在柳初的计划中,本就有这么一出。

    很快接近晋营,在柳初一个手势下,其他人停了下来,柳新带着几个人悄悄摸了过去。

    柳初看着柳新带人离去,皱了皱眉心想:太瘦了,小新是不吃饭吗?

    十五六岁正是发育的时候,柳新正在拔个,然而身体高了,却怎么也胖不了。

    柳新小心翼翼的进了晋营,比了个手势,和其他人四下分散开来。他选中了一人,淬毒的刀子直接抹了脖子,然后换上了那人的衣服,将尸首藏在一边。

    “是谁?”

    不好,被发现了。

    柳初低头,匆忙向另一边赶去,“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你来这里干什么没你什么事,还不去里面看着!”声音的主人看见柳初的瞬间,就喝声道。

    柳新一耸肩,道:“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