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为了胜利
    “咦?”那人瞬间发现了哪里不对,他走到柳新身边突然伸手,被柳新侧首躲过。

    这让那人确定了不是熟悉的人,大笑道:“就是你,隐藏在军中传递消息?”

    什么跟什么?柳新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却明白对方绝对是误会了什么,所以他顺着杆子爬上去,低沉着嗓子道:“被你发现了,真是不幸。”

    他抬起头,一双眼森然的看着那个人。

    他从前也许是需要保护的,可现在不是。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柳新了,所以姐姐,偶尔也信赖我一下好吗?

    “你……”

    柳新一刀捅死眼前的人,鲜血喷溅在他手上,他毫不在意。他侧首看向远方,那里是柳初在的方向。

    柳初带着人埋伏在山坡之后,等着柳新等人传递出消息再进行下一步。

    下了一夜的雪,大地都裹上了银装。

    很快,北晋大营就发生了混乱,远远的看见一大群人追着几个人跑。

    柳初抓紧了缰绳道:“走。”

    柳初打头,一行人冲了下去。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柳新他们身上时,冲了上去。随军携带的粮草不会多,但至少会让对方饿上两三天。

    有这两三天的时间,怎么也会得知对方真正放置粮草的地方。柳初令人到达目的地,来不及多看,众人就忙着帮了起来。

    他们带来的简易拼凑的板车将一代代粮食装了起来,粗糙的麻绳捆绑好。很快没人都拖了一个板车,而晋军的粮食却还有一半。

    “参军,他们这粮食,比我们预想的要多。”有人凑到柳初身边道。

    柳初看了眼晋军的粮仓,然后蹙起眉。行军打仗,大部分粮草都不会放在军营里,而是放在百里外。军营里储存的粮食,很大部分就代表了军营中的人数。

    比他们预料的要多出一半?怎么可能。

    她只能认为,军中出现什么在她预料之外的人,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不在预料中的事情。带了足够的粮草,是障眼法,还是……以为打东麓太过简单只需要这么多粮草呢?

    柳初勾起一抹微笑,然后转身问道:“有油布吗?”

    身后的人都在怀里和袖子中掏了掏,然后摇了摇头。

    “没关系。”柳初看向四周,夜晚总是要点灯的,所以柳初很快在角落找到了些许残留的木炭。

    她掏出火石,点燃了木炭丢进了木炭。

    如果北晋真的自大到就只带了这么点粮食,那么就等着粮秣被烧尽吧。柳初冷眼看着火舌一点点爬上袋子,淡淡的焦味传来。

    “没想到,居然是你。”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柳初猛然抬头,正是许久不见的孙沛。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柳初将手比了个手势,让他们先走。

    也许是信任眼前的女子,也许是对方看起来弱不禁风,所以柳初身后的人都快速上马明目张胆的拖着粮草走了。

    孙沛也不阻拦,他拿着羽扇放在胸口,饶有意思的笑道:“哦?你认识我?”

    “呵,我当然认识你。”柳初冷哼,她自然认识孙沛,那个少年期就诡计多端、心思不正的人,也只有孙晋还拿他当一个亲人。

    柳初双手抱在胸前,抬手看了眼半空中黯淡的太阳,慵懒的道:“或者,我该叫你一声孙伯爷?”

    孙沛手上动作顿了下,然后向柳初走来,面上洋溢着笑容:“你连这都知道,消息竟然很灵通,令我意外。”

    柳初偏了偏头,看向孙沛思索道:“让我猜猜,你这么副模样,是做到你梦寐以求的军师了吧?”

    孙沛脸上笑容不变,他依旧亲切的道:“没想到你连这个都知道,确实,我如今是北晋的军师。”他抬起双手张开,指给柳初看:“现在,整个军营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而你,想不想要感受一番?”

    没想到孙沛竟然是来挖人的,这倒是在意料之外。或者是因为前世她本就对孙沛不屑一顾,所以没有太过关注。

    柳初冲孙沛浅笑问道:“为什么?我又有什么好处?”

    孙沛笑道:“因为我看好你,这天地间,能够崛起的女将,都不是轻易之辈。而只要你来,这千军万马,都归你管。一人之上,万人之下。”

    “噗嗤——”柳初笑出声,然后控制不住的笑的前俯后仰。半晌,她收起笑,直起身,冷冷的看着孙沛道:“既然你说我不是轻易之辈,那你觉得你说的这些,不是太可笑了吗?”

    孙沛轻轻的摇着扇子,温文尔雅的道:“我并未觉得哪里可笑,我说的出,自然也能做得到。”他转过身,指着身后被火舌一点一点吞噬的粮草道:“就连这些,你都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解决。”

    “呵,可是我还没有答应。”柳初冷笑道。

    “你会答应的。”孙沛自信满满的道。

    柳初不屑一顾,她不知道孙沛哪里来的自信,但她清楚明白她是绝对不可能去北晋。她转身离去,背对着摇了摇手,“既然你如此有自信,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看看是你丢盔弃甲,还是我狼狈不堪。

    柳初翻身上马,向来时路走去。她相信柳新能跑掉,至于其他人的性命……战场本来就是会死人的,不是吗?

    孙沛看着柳初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扬声道:“来人,灭火。”

    很快就有人端着水桶过来,像是早就准备好了,就等柳初离去,等孙沛下令。看着几人开始灭火,孙沛转身回了中军大帐。

    “怎么样?”今日的战争,魏江还是没有露面,仿佛北晋就是这样的高傲一般,对东麓弱国不屑一顾。

    “确实是个奇女子,可惜,不太容易招揽。”孙沛摇了摇扇子,摇头道。

    魏江点头道:“确实,像她们这样的人,比一般的大将更容易骄傲一些。毕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呀。”

    “独一无二?”孙沛冷笑,“要是独一无二,就不会她死了不过一年,就出现一个与之相似的女子。”

    “更何况,将才看的不是性别,而是能力。”

    “那倒也是,那么军师以为,这女子能力如何?”魏江并不很想与孙沛起争执,所以他转移话题,问起柳初。

    孙沛平复了心情,有些不满的道:“若是我觉得不行,那么我就当场令人射杀了她,哪里会放她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