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原来
    一行人默默前行,晋军果然没有追逐和干扰。柳初在众人奇异的视线中依旧面色不变,直到来到峡谷附近,碰上了柳新与孙仁成等人。

    “你是说,晋军现在就堵在峡谷入口?”柳初知道东麓不会赢,但是也没有想过会输的这样惨。

    “是。”

    “既然你们出来了,那为什么不一起出来,从背后突袭?”柳初问道。

    柳新愣了下,他是自作主张的带着孙仁成翻过峡谷,并没有想过要人其他人一起出来。也许在他的潜意思里,东麓不会赢。虽然他其实并非东麓人,但至少在这生活了十数年,有些思想根深蒂固。

    “因为……就算突袭也会失败吧。”孙仁成犹豫了下,决定实话实说。

    可柳初却并未领情,她先看向柳新道:“战场上,不是逃避就可以解决一切的,既然处于不利的境地,那就一定要想办法反败为胜而不是逃避。”

    她又看向孙仁成道:“孙将军,按理说你军职比我高,我不该说你什么。但是,兄弟们为你出生入死,而你却贪生怕死……”

    “我没有!”听见柳初说自己贪生怕死,孙仁成急急得打断了她的话道:“我行军打仗也有几年了,一步步爬到今天这个地位,你怎么敢说我贪生怕死?”

    “如果你不是,那么你为什么要说一定会输这种话。只要人还没有死完,那就还有翻盘的可能。”柳初冷冷的道,她扫过孙仁成,扫过他身后的将士们。

    孙仁成动了动唇,半晌才低声回道:“明知会输,又为什么一定要让兄弟们去送死呢?”

    是这样的吗?柳初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然后看向他身后的士兵们,高声道:“我知道你们都跟了孙将军很久,但你们同时也是东麓的子民,我们的同袍。现在,我们的同胞被困在峡谷,你们愿意抛下生死,去解救他们吗?”

    话音落下,没有回答。这番话足以让在场每个人热血沸腾,可他们确实孙仁成手下,只听他一人的命令。

    没有得到回答的柳初也不觉得尴尬,她反而看向孙仁成笑道:“你带出来的兵果然不错,叫一军有什么含义吗?”

    含义?孙仁成面色有些复杂。一军从开始到现在,人数锐减。然而留下来的,当时精兵中的精兵。至于一军的含义……那是兄弟们出生入死拿下的荣耀啊。

    孙仁成再看向柳初,眼圈微红,声音沙哑:“我不会堕了兄弟们的荣耀,你想要做什么,我尽力配合你。”

    柳初微笑着再看一军人马,刚才她就发现一军每个人背后都背着弓箭,这比她预想的要好的多。

    “既然你们都会弓箭,那么一会就垒成阵,万箭齐发。”

    “做不到”孙仁成打断了她的话,柳新也蹙起了眉。

    柳初有些不高兴,但想到这里是东麓她又压下了心底的不满,问道:“为什么?”

    孙仁成皱眉,怀疑的看向柳初道:“这么多人,如何能做到万箭齐发?万箭齐发的后果,怕是会射死战友。”

    柳初微微一笑道:“所以我说,垒成阵。”

    柳初所说的垒阵,只是最简单的穿插而已。第一排下蹲,第二排站着,中间还有空隙轮换,射完一箭就有第二排人补上。

    当然,这只是最理想的状态,事实上一军从未有过这样的演练,但是他们有熟悉的站位,所以很轻易的就站好了各自的位置。

    峡谷外是一片葳蕤的草丛,被积雪压得垂下枝头。

    一行人匍匐前进,逐渐靠近晋军。

    柳初从侧面站起身来,手心中涌起银色的光芒,一把散发着寒芒和杀意的银弓被她拿在手中。她拉开弓弦,金色的光芒凝聚成箭,“嗖——”一声向晋军袭去。

    没有实体的箭很快就融入了风中,除了一点点风声,悄无声息的带走了一条人命。

    “扑通——”

    摔倒在地的声音惊动了一旁的人,一个晋军转身发现好友倒下,蹲下身却只看到一个血口。

    这是天行云海弓的伤口,晋军都熟悉的。他四处张望,然后有些惊喜又有些慌乱的嚷嚷着:“天行云海弓就在附近。”

    没等他们再说什么,铺天盖地的箭雨袭来,令他们无从逃避。

    柳初一箭射出,同时也是一个信号。

    孙仁成将目光从柳初手上的银弓上移开,指挥一军开始放箭。

    那把弓……是他没有拉开的,晋国有名的神弓。在那一场宫宴上,它明明已经消失了的。

    孙仁成没有问什么,默默的当做没有看见。他有些惊讶,又有些觉得本该如此。毕竟赫赫有名的神弓“毁”的太奇怪,所以真相是被柳初收了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何况对于东麓来说,天行云海弓只有凶名,并没有晋人供着一般的神圣感。

    孙仁成缄口不言,一军自然也视而不见,他们在孙仁成的指挥下,下起了汹涌的箭雨。反而是柳初开始带出的人惊呼了起来。

    “这就是北晋的那把神弓,叫什么天行弓的吗?”

    虽然并不像北晋一样神化,但是东麓对于这把射杀了无数东麓精兵良将的弓,也是深恶痛绝

    只看那把弓散发着的森森寒意,就知道这弓绝对杀过很多人。

    不管是赞美还是痛恨,都说明了天行云海弓的强大。柳初微笑摸了摸弓弦,璀璨的光芒亮起了一瞬。她将弓贴到脸上,感受这把弓与她的亲近。

    他们用箭阵削减晋军的人数,然后在与之一战。可很快他们就发现,晋军顶着箭雨前行,根本不管他们。

    “不好,他们突破陷阱了!”柳新是一直无所事事盯着对面的人,所以立即发现了哪里不对。

    “这么快?”柳初诧异,毕竟她以为她设下的陷阱还足以拖延更长的时间。

    “接下来怎么做?”孙仁成问道,全然忘了他职位比柳初高,或许柳初就是有那种别人看到就会信任的魅力吧。

    “前进。”柳初冷静的道。

    “我们打……”

    “听我的。”柳初打断了孙仁成的话,冷静的看着她,眼神中一片冰凉,毫无感情。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