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进退
    柳新一直以为,他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娘亲的去世。

    而那一天之后,一切都变了。

    以前温柔体贴的姐姐似乎一夜之间就坚强了起来,开始展示出一些他从来不曾接触过的手段,变成了一个他陌生的人。

    但也许最幸运的,就是他还有弟弟这样一个身份,能够站在她的保护范围内。

    然而突然有一天,他的生活中闯入了另一个人,告诉了他的另一重身份。从那以后,他就知道自己不再是一个可以继续贪玩下去的弟弟,而是肩负复仇的王位继承人。

    有时候他想,如果他没有那样的身份该多好,那么他继续还可以继续躲在姐姐的庇佑之下,就算贪玩一点,姐姐会生气,却舍不得罚他。

    可有时候他却觉得,新的身份让他有了新的力量,让他从另一个渠道,可以帮助到姐姐。这也许是他知道身份以后,想的最明朗的一件事情。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在柳初身边留多久,但至少在这段时间内,为她做更多。他无法说出口的,对于柳初的执念。

    也许,早在他得知自己身世时,他对于柳初的姐弟情就已经变味了。

    而眼前,他唯一能为柳初做的,也许就是帮助她实现她想要做的每一件事。

    他看着柳初蹙起眉,看着晋军不顾身后的箭雨,一窝蜂的向峡谷内冲去。

    “怎么办?”他转头看向身侧的人,看着她逐渐坚定的眼神,听着她坚定的语气,奉为宗旨。

    “先走。戚将军他们向峡谷里面去了?”柳初翻身上马,俯下身子快马加鞭。她的声音在风中传递开,渐渐的扩散直至消失。

    “我走之前这样劝过戚将军,他也说本就有这样的想法。”柳新疾行在柳初一侧,他侧过头,看着柳初道。

    “吁——”柳初停下马,转身看向众人道:“那就兵分两路,从山谷两侧突进。”

    柳新自然不会有疑问,但其他人却问道:“我们与晋军那么远,赶得上吗?”

    柳初反问道:“赶不赶得上,难道就要看晋军将东麓的并将一网打尽吗?”

    孙仁成挑眉,骑马在柳初一旁,想要缓和气氛。他说:“没有人只有峡谷里面有什么,何况有先前的陷阱,晋军自然小心翼翼,我们想要追上也是容易的。”

    追上自然容易,但是能不能赢,才是最关键的。而孙仁成看着柳初并不柔和的侧面,心想,那样复杂的陷阱,不知道这女子什么时候布下,挡住了晋军的攻击。

    而事实上,休战的那一整天,柳初都在峡谷中忙上忙下的布置这些陷阱。她重生一次,没有以前的势力,唯一有的,就是自己的实力。

    在东麓这个弱势的局面下,她唯一能倚靠的,就是自己所掌握的冷僻技巧。

    然而北晋是对她最熟悉的一个国家。就如同她对北晋将领的属性,北晋虽然并不认识她现在这个身体,但对于她留下的陷阱,却不是没有办法。

    这就是她最头疼的一件事了。

    “我们没有时间再去想那么多了,现在听我说!”她视线扫了一圈,直到周围没有人敢抵抗她的命令,她才继续说道:“孙将军带人,从右侧突破,柳新跟着。我带人从左侧围攻,金箭为讯号。”

    她掌心又涌起一阵银光,迅速的化成了银色弓箭。她冷冷的说:“我并未想要过早的暴露这个,但你们最好都能够认识。”

    “它也许从前是殷木秀的武器,但它现在是我的!”

    柳初霸气的宣言,让人不由得回想起那个传说一样的女子。日上中天,灼热的阳光直射而下,照出她额上汗珠闪闪发光,令她整个人都仿佛散发着光芒。

    那一瞬,看到的每一个人,都生出一种感慨:这个女子,值得他们追随一生,无关风月,生死同袍。

    孙仁成喉咙动了动,然而压抑住了。他还有很长的时间,在未来去证实这个女子是否在值得他追随,而不是凭借此时的一时冲动。

    柳初扫视一圈,转身道:“出发!”

    行军路上,是枯燥无味的。也许是晋军都一味的向前冲了,所以并未有人注意或者说并未有人在意身后的东麓士兵的去向。

    在骄傲的晋军眼里,死的兄弟的仇,他们会替他们报的,但死去的人,却是本事不济,并不需要在意的人。至于身后的人,不过是一群苟延残喘的残兵而已。

    午时的烈日,是炙热的。每个人都抹着汗,继续默默的前行。柳新跟在孙仁成身后,一言不发。

    突然有一声“咕噜”的响声,然后此起彼伏。

    孙仁成打马转身,看了眼彼此,然后无奈:“情况紧急,有带干粮的,就边走边吃吧。”他看了看天色,估摸着晋军都在吃午食,正好趁这个时候,追上他们。

    自上了陡峭的坡壁开始,他们就丢弃的战马,开始徒手爬山。而现在,他们拼的是时间,最好是赶在晋军找到东麓大军之前,先一步布下埋伏。就算不能,也要赶在同时抵挡,然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孙仁成是东麓这一代就年轻的将领,他有着所有年轻将领都有的傲气和自负。但难得的是,他也有很多杀场大将有的隐忍和布局。

    柳新看在眼里,若有所思。他不知道柳初将他放到身边,是否有让他学习孙仁成的想法,但至少此刻,他是这样做的。

    在远离柳初的时候,柳新是冷静自持的,他冷眼看着周围每个人的行动,判断着是否可用与不可用。

    顶着烈日,爬过陡坡。逐渐的,山顶上弥补的树木,挡住了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的星星点点光晕,反而像是一副装饰画。

    柳新出来的急,他没有带任何食物。或者说在他的意识里,没有过这种想法。但至少这一次让他明白了,不管是什么情况出去,他总要在身上带点什么以备不时之需的。

    正这样想着,突然一张麦饼递到了他的面前。裹着粗糙的纸,拿着的是一直粗糙的手。柳新抬头看去,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士兵。

    他嘴唇嚅动了两下,没有说话,也没有接过。他也曾穷过,却没有接受过嗟来之食。这对于他来说,仿佛施舍,是他不能接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