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围困
    那人却依旧将麦饼往前递了递,沙哑的嗓子道:“吃吧,我看你好像没带东西。大不了回营里还我就是了。”

    军营里食物都是统一分配的,留下了的,都是平时省下来的。柳新自然明白的,但他看着那固执的伸在他眼前的麦饼,伸手接过。

    “谢谢。”他轻轻道,在心底轻叹。

    那人也笑了,收回手,继续向前。

    柳新将麦饼放在嘴里,咬了一口。生硬的麦饼,并不好吃。他却硬生生咬了一口,用力咀嚼着吞了下去。

    吃了大半,只勉强有些微饱。柳新将剩下的一半包裹好,郑重的塞进了怀里。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军旅生活:

    饿了就咬几口硬的几乎不能下口的麦饼,吞下去,喉咙生痛;渴了就从捧一捧雪吃到嘴里,化成水从喉咙里淌下去,彻骨心凉。

    柳新突然发现,整个世界都明朗了许多。

    他从前是天真的,那是因为还有娘亲,还有姐姐。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他。而娘亲离世,姐姐强势之后,他如同一个刚接触这个世界的孩童,陷入了茫然的慌乱之中。

    但是现在,他明白了。

    这世界就在他眼前,而路,就在他脚下。

    “找到了。”

    突然有人兴奋的说,打断了柳新的思绪。他收敛起心神,专注起眼前的事。

    孙仁成停下脚步,回首问:“哪里?”

    那个士兵指了指下方,柳新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看得见乌黑一片,看不清人影。真的有人吗?柳新怀疑着,却也没有反驳。

    孙仁成仔细的看过去,只隐约看到几个人影在动。他皱起眉,因为无法分辨这是晋军和是麓军。

    “这样怎么看得出来?”他喃喃的道。

    柳新只觉得脑海里闪过一丝什么,却没有抓住。

    一行人继续跟着下方人影行动,却始终没有商量出一个好的方法。而对面的山头也没有动静,所以他们还有时间去思考哦。

    柳新看着两岸的树木,隐蔽的遮住了所有人的身形。何况这么高陡壁,他们总不能自己滚下去当滚石压死对面吧……滚石?!

    以高打低怎么打?在所有的军事案例中,埋伏在山谷两侧的胜率绝对比被两路夹击的那一方胜率要高,而滚石或者滚木,是运用最多的一种手段。

    但这是山崖啊,就算现在砍木头不好砍,但石头遍地都是啊。军营里,能徒手搬巨石的人不多,但几个人一起,想要搬动一块巨石还是很轻松的。

    柳新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并未想多藏什么,而是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孙仁成,毕竟在这里,他才是最高长官。

    孙仁成听了柳新的想法,并没有拒绝。但是他却提出了一个问题:“如何确定下方是敌人,而不是我们自己的兄弟。”

    这种事情,不需要孙仁成来判断。因为山头另一端的柳初,已经开始布局。她所布的,是一个天罗地网阵。

    天罗地网,密不可逃。

    她想做的,第一个字是困,第二个字是杀。

    柳初看起来是很惬意的,至少在表面上是。马不能上来,她就弃了马,粮草不能带上来,她就弃了粮。

    仿佛将之前努力的一切都丢弃了,但柳初却并没有懊悔。她轻松写意的指使着跟在她身后的人忙前忙后,但想要布下这样一场大阵,至少要有一个触发的关口。

    所以表面上柳初有多轻松,那么心底就有多紧张。她紧张的不是胜利与否,而是她今生第一布阵,不知是否还能成功。

    至少目前看来,山上的布置是丝毫不错的,但因为地势的悬差,所以她将最重要的一个阵眼,选择在了山上。

    柳初眯了眯眼,看了眼峡谷底下。

    她走之后,晋军果然迅速的换了人,而她曾经讨厌的孙沛,也达成了他的梦想第一步,当一个军师。至于是青史留名还是遗臭万年,她会帮他好好谋划的。

    而现在看来,晋军果然越来越松懈了。在她入宫之后,就松了对军队的管束。她是知道孙晋的野心也多大的,他不能容忍其他人手握军权,自然也不能容忍她,所以当初柳初聪明的放开了手。

    但也幸而是她当初放了手,否则她现在要面对的就不是一个一再败北的晋军,而是一个强盛无敌的敌人了。

    她心底冷哼一声,取出天行云海弓。

    柳初再次眯起眼,仔细盯着对面的峭壁上,似乎在估算着什么。

    然后她拉满弓,猛然松手。

    金箭从弓弦上窜了出去,直直的射向了对面,撞在了峭壁上,射下了一块山石。巨石滚下,落到了一个特别的点上,突然停下了下来。

    山崖上的人只觉得四周闪过一道白光,然后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跟在柳初身后的人,即使已经是第二次看到柳初拿出天行云海弓,却已经觉得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仿佛神话一般的迹象,就在他们眼前展开。

    而峡谷对面的峭壁上,突然发出一阵轰然。

    柳初定睛看去,却看到巨石从山顶滚落下来,落到下方,就能砸死一片人。这显然不该是她一箭的威力,那就是孙仁成或者柳新的安排了。

    柳初只笑了一下,就严肃起来。她看着怔住的士兵,喝道:“愣着干什么,射箭。”

    接收到命令的士兵拔出身后箭筒里的长箭,张开弓弦,就开始想山下射箭。但箭是有限的,而这么远的距离,弓箭能造成的杀伤力也太小。

    只看着他们射了两轮,柳初就轻叹口气,让他们停下了。是她没有料到的,这么远的距离,就算她布下了阵,也无法将晋军都葬送在这里。

    想到这,柳初就抬头看向对面。不知道是柳新还是孙仁成想到的,这么高的山崖,推下去的巨石,造成的杀伤力是普通的关键没法笔的。

    但总不能只看着对面动作而不作为呀,她布的这个阵地势差距很大,只要对面发现了阵眼,那么就很容易破开。至少要在对面破开困阵之前,尽可能的多杀一点人。

    柳初从怀里拿出火石,转身再次问道:“谁有火油?”

    出任务时,谁会带这种东西,他们面面相觑,却有一个弱弱的声音道:“我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