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金箭已发
    “很好。”柳初点头,然后等着那人穿过人群走到她的面前。她将火石递了过去道:“箭雨没用,按就火攻,想尽一切办法,让火箭燃起来。”

    “是。”

    看着对面推下的巨石狠狠的砸下去,底下不断传来微弱的惨叫声,他们怎么能够不心动呢?战功和荣耀,都在向他们招手。

    而柳初在下达了命令之后,看着峡谷中被困住的晋军,冷冷的笑了。他们向无头苍蝇一样,看不到来路,找不到敌人,只能被动着接受伤害。

    柳初拿起天行云海弓,它在轻微的颤抖着,似乎在撒娇一般,因为刚才那一箭它没有感受到鲜血。柳初安抚着低诉着什么,右手在空中抓了一把,然后拉开弓弦。

    金色的光芒自银色的弓弦上逐渐凝成实体,五道金芒,汇聚成了五支金箭。

    “去吧。”柳初轻声道。她只能看清下方有人,但分辨出谁是主将谁是副将。但被困住的一群人,只需要一锅端了就好了,而金箭,见血才收。

    五支长箭急速划过,激得四周的空气都在微微的荡漾。它们向着晋军人群中袭去,寻找它们最爱的鲜血。

    “啊——”五支金箭,带走的就是五条性命。

    柳初垂下眼睑,抚着手上的银弓。山下的人,曾经是她的战友,如今是她的敌人。但是她从不懂什么叫做手下留情,而那些过去,也不会有人知道。

    于是她再次将手搭上了银色弓弦,拉开了弓。

    山的另一端,柳新和孙仁成本来还在纠结如何判断下方的人是那边的人。但很快他们发现这样的争执是无意义的。

    上千人搬来的巨石,几乎是山崖上所有能够撬动的石头。

    柳新和孙仁成几乎准备好了一切,就僵持在了要不要推下去。但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时期,下面的人停了下来。

    这对他们来说,显然是这件好事,比起行揍中还要搬动巨石来说,他们现在有足够的时间去休息,去蓄满力气。

    但很快就不需要柳初和孙仁成去判断了,因为他们都看到了一道耀眼的光芒,在半空中一闪而逝。然而就感觉到大地震动,向下看去,却看到一块滚石落到了一个奇怪的位置定住了。

    淡淡的光芒骤然漾开,随后一切都恢复平静。

    比起柳新,孙仁成对于阵法的事情了解的更多。柳新是柳初还没来及教他,而孙仁成却在战场上看过各种千奇百怪的阵法,对于这道漾开的光芒,自然不会陌生。

    所以他深呼吸一口气,随后大声道:“准备!”

    一行人抬着巨石,有圆润一些的,就推着上来。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位置站好,准备孙仁成下一步的吩咐。

    孙仁成看着众人,又看向下方乌压压一片。他再次吸了口气,就准备下命令。

    “等等——”柳新突然惊疑道,“你不害怕吗?”

    “害怕什么?”

    “如果下方是我们的人怎么办?”

    “……金箭已发……”

    “可如果错了呢?”柳新猛然提高嗓音道。

    孙仁成突然愣了下,然后看向柳新问道:“你不信柳参军?”

    “我……”柳新也愣了下。他自然是相信柳初的,但他刚刚那样的做法,显然是在质疑柳初的判断。

    孙仁成轻声笑了,他的视线飘向远方,轻声道:“我们没法做出正确的判断,那么就将这个判断交给别人。”他的眼神逐渐坚定起来,他再次看向柳新道:“你要相信你的战友,更何况,那还是你的姐姐。”

    孙仁成不再看柳新,而是突然下令道:“放!”

    而接到命令的士兵,没有丝毫犹豫的松开手向前一推,十几个巨石就这样轰隆轰隆的滚了下去,风声带来几声微弱的惨叫。

    柳新怔了怔,只觉得自己似乎又学到了什么。像他这样犹豫不决的,在关键时刻,也许只会救了对手的命,而不是救了自己。

    柳新自然是信柳初的,但下面,那是数千人的性命呀,如果错了呢?他不敢想,可孙仁成敢。

    他知道如果错了,那么不仅仅是他,就连柳初和他们所带领的士兵,都会成为罪大恶极的罪人。

    可是他无从拒绝。

    或者说,从他选择相信柳初开始,他就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除非他更加强大,有更好的办法。

    显而易见的,他没有。

    他赌的是柳初的判断,赌的是上万兄弟的性命,赌的是自己。

    而峡谷底下,一路赶来的晋军疲惫不堪,李家豪恨铁不成钢,却不能强硬的要求他们继续前进。

    他无奈的摆手,让众人停下歇息。

    峡谷入口狭窄,但进到里面来,竟然豁然开朗。不过即使这样,两边密布的参天大树,也遮天蔽日的将峡谷掩盖住了。

    这样一个地方,竟然没有被人发现过。若不是东麓军队躲了进来,他们还无法发现这里有这有一个峡谷。

    因为刘韬的被怀疑,所以这一次留在军营的是他,而领兵出征的是李家豪。相比起刘韬,李家豪沉稳一些,心思也更细腻一些。

    所以他抬头看去的瞬间,就发现了不对经。

    正常生长的峭壁树木,会这样为什么会感觉有身影在窜动。是动物吗?李家豪眯起眼,再次看去,不对,不是。

    他立即想起之前在峡谷外遇到的箭雨,心底警钟敲响。

    “鸣金,有情况。”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李家豪声音响起的同时,一道金色的光芒急速划过,落到了对面的峭壁上。

    一块巨石滚落了下来。

    然后,是一片白雾遮住了视线。

    是阵,困阵。

    很多时候,你都会发现,有些天赋是别人独有,而你稀罕的不得了的,却也无法学到的。比如说布阵。

    李家豪也曾是在一个人手下见到过阵法,当时他亲眼看着那人轻轻巧巧的将几块石头摆放在了不同的位置上,然后一阵白晕荡开,阵法就这样成了。

    那时候他只觉得神奇,所以也曾像将军讨教过几手,但是学不会。仿佛是与身俱来的天赋一般,他看着将军将阵法玩出花样,将对手玩的团团转。

    当时他是羡慕又嫉妒,看着将军将对面的人玩的团团转,自己抚掌大笑。

    但是今天,这一幕,回到了他自己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