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谋算
    他看着四周的士兵慌乱的神色,想告诉他们,不要惊慌,这只是个普通的阵法。但是他开不了口,因为他的心慌了。

    他曾在那人身边呆了三年,就跟在她身边看了三年的布阵。即使学不会,但是他也懂得了许多阵法布置要领和破阵的方法。

    他比其他人更清楚,对面在地势悬殊的情况下,不可能布下一个完整的大阵。而最后落下的那一块巨石,就很可能是最主要的阵眼。

    可是在白雾绕到眼前,遮住一切之后,他才明白何为困阵。不是绕在原地走不开,而是明明知道眼前有路,却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到。

    然后不等他再想太多,优势轰隆轰隆的声音,然后有巨石从天而降。

    有那么一瞬间,李家豪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块巨石之下,但是巨石到了头顶,就堪堪停下。

    下一瞬,他听到几个声音说:“将军,你快走。”

    四个人,八只手,将那块巨石撑了起来,就在他的头顶。

    看不清的路,看不到的未来,都在这一瞬被点亮了。

    他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看到自己,所以他退开了巨石的范围说了一声:“我已经安全了,你们放下吧。”

    “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松手。”

    “好。”

    “一,二,三……”

    “轰隆”一声,是巨石落地的声音。四个人同时松手后跳一步,巨石轰然落地,彼此都听到了对方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突然有人“诶呀”一声,李家豪茫然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

    李家豪身边的亲卫,都是跟了他许多年的人,所以他紧张的问道:“真的没什么?你不要骗我。”

    亲卫依旧轻松的笑道:“自然。”

    李家豪明明知道亲卫在勉强的笑,在强撑,可是他看不到。他心底生出一种强烈想要看清楚的**,他想要看清。

    然后他就看清了。

    左侧落下的无边箭雨,右侧依旧有滚落下来的巨石。左侧的兄弟还好,右侧大部分人都被碾成肉泥。

    李家豪一瞬间红了眼,他咬紧牙,握紧拳头,恨恨的道:“东麓!”

    他再也顾不上亲卫的伤势,因为他知道他们看不到。当务之急,最重要的是找到阵眼。他还记得落在右侧的那块巨石,所以他狼狈的躲过箭雨和头顶落下的石块,向之前一瞥之下看到的位置走去。

    踏过的是兄弟们的尸首,有些人已经咽了气,有些人还在呻吟。他红着眼圈搬开石头,将还活着的兄弟救出来。

    肩膀被擦伤了,他顾不上救治,继续向前狼狈而行。

    这布下弥天大阵的峡谷里,数千兄弟的性命,都在他的手中。他慢一步,死去的兄弟就更多。

    仿佛跨过了无数的艰难,他终于走到了放置阵眼的地方。这一路他走的艰难,四处是兄弟的尸体甚至肉泥,他不忍踏过,只能小心翼翼,却又不敢拖延时间。

    而现在,阵眼就在他的眼前。

    他深呼吸一口气,身后是无数兄弟的性命,眼前是救命的良药。他对自己说,只要搬开就好了,这一切都结束了。

    他运起全身力气,一点点推动阵眼那块大石。巨石松动了一点点,他就看到眼前有白色波光荡开。他高喝一声,用尽全身力量。

    突然只觉眼前一暗,他抬头,就见一块巨石朝着他落了下来。

    就这样结束了吗?

    李家豪不甘心,不甘心无数兄弟因为他的失策而送命,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葬送在这里。如果再来一次……

    不,就算再来一次,他也会这样选择。

    北晋的骄傲不容丧失!

    “嗬嗬嗬嗬嗬嗬——”

    巨石被大力推到了一边,李家豪精疲力尽的随着巨石滚动滚到了一边。从天而降的那块巨石,落在了他的脚下。

    “啪——”

    仿佛泡沫碎裂的声音,所有人只觉得眼前的景象变了。再也不是白茫茫一片雾,而是自己相处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战友。

    而有些,已经成为了尸体。

    真是一片人间地狱的景象。

    来不及悲凉和感慨,李家豪大声喊到:“走,都走!”

    众人方才如梦初醒,向着来时的路狂奔而去。山顶的巨石攻击停了下来,但另一侧的火雨却落了下来。

    来不及去想是为什么,峡谷中的晋军都向外逃去。

    突然天空中飘下一瓣雪花,然后是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

    “下雪了。”有人惊喜的叫道。

    冰凉的大雪很快将还未燃起的火光扑灭。

    “连天都在帮他们。”柳初冷哼一声,转过身去。

    阵被破了,对面估摸着也没有巨石了,这场大雪将她预想的火攻也破坏了。幸而他们原本的目的也达成了,至少北晋败退了,元气大伤。

    “真是遗憾。”孙仁成转身对柳新摊开手道:“我们的石头不够了。”

    柳新不屑的转过头轻哼一声道:“北晋败了,戚将军他们安全了,你也满意了。”

    “自然。”孙仁成轻笑道。

    晋军撤了,柳初和孙仁成等人也快速的找到了戚其义等人,而早在之前峡谷中地动山摇的时候,就有人悄悄的去看过,之后自然也像戚其义禀告了消息。

    所以当柳初和孙仁成赶到时,迎接他们的是戚其义为首的东麓战士们。

    柳初微笑着接受着他们的道谢,不谦虚也不骄傲。

    被迫逃避的太子有些狼狈,却依旧保持着身份尊贵的姿态,即使在站在一群人中,也是那样的显眼。

    柳初瞥见他文雅的微笑,也回了他一个笑容。这个笑容,令太子心底无比的慰贴。至少他们还是合作的不是吗。

    而当一群人其乐融融的聊起来时,谁也没有发现在座的少了一个人。

    当戚其义和柳初接到消息时,戚亦然已经出了峡谷,领人追在晋军身后。

    年轻气盛的少年,完全不懂得穷寇莫追这个词。他满心只有被压抑了许多年的自卑,但这次他眼前所看到的,是晋军的溃败和退散。

    他心里只有一个字——追。

    柳初得到消息之后,无奈的起身。今天一天她遇到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如果可惜,她真的不希望节外生枝。可惜的是,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

    被破阵是个意外,但是她对于晋军中有谁能够破开自己的阵法,也是心知肚明。不同于刘韬那个表面粗犷但内心细腻的人,李家豪是真正的心细如发,多疑揣测。

    这么说的意思是,就算李家豪真的败退了,就他的骄傲来说,也不会放过追击来的人。更何况追击的只是一个没有多少领兵能力的少年。

    柳初只得无奈的叹息,向戚其义请求点兵,与她一起出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