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就凭我
    戚其义看向柳初,神色莫名。自这次出征之后,他就发现自己越来越没有存在感,仿佛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已经集中到了柳初身上。

    他爽朗的笑道:“你们也已经累了这么久,为什么不休息一下。至于亦然的事情,交给我来就好了。偶尔也要让我这个老骨头动一动嘛。”

    柳初自然想将这件事丢给戚其义最好,但是她想起那个领军的人,摇了摇头。她说:“将军可以其他人和我一起,但我是一定要去的。”

    她并没有说原因,因为她的原因不方便说。她不屑于撒谎,也因为没有必要撒谎。

    好在戚其义也并没有问她为什么,他看了一圈,抛去和柳初一起回来的孙仁成,吴敏因为在和晋军作战中伤了胳膊是不能去了,杨威如也受了轻伤,何况他那个性格是跟戚亦然不合的。

    一圈看下来,竟无人可用了。

    柳初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所以她点名道:“把方若那么小队给我就好了,剩下的伤势不重的,愿意跟我去的,都一起吧。”

    柳初冲戚其义笑道:“大家都累了,你想派人跟着我也不能够了。”

    戚其义无奈道:“你也累了一天了。”

    柳初微笑道:“我还比你们年轻,没你们老骨头累得慌。”

    “好啦,时间不找了,也不知道戚亦然如何了。”柳初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她道:“这次也算让他吃个苦头,如何他才能学乖。”

    柳初带着人离去,戚其义再也不多说。

    戚其义没有问,柳初也没有说,但不代表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自从上次他见到柳初是怎么与曲阳对话时,他就明白,这个女子身上的秘密还有很多。

    可,他信任她。

    危机感越来越近,戚亦然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他可以感觉的到,敌方并不如他想象的士气低迷。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他咬牙坚持着。

    他身后跟着他的,都是左路营年轻气盛的新兵。他们都听着老一辈的故事长大,听着村里掉了牙说话漏风的老人一代代传下来的惨烈的故事。

    而在每一个故事里,主角都是悲情英雄,而东麓处于绝望中没有胜利的时候。

    但是他们胜了呀,就仿佛改写历史的英雄,赢得了属于自己的胜利。

    所以戚亦然冲动之下,掀起旗子就号召了一群兄弟,追着晋军逃离的脚步,穿过峡谷,穿过雪地,离晋军大营越来越近。

    他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他们得到的惨烈胜利不属于自己,属于柳初,属于孙仁成,属于峡谷之上的兄弟。

    那他呢?

    他向来是一个高傲自负的人,除了早早出名的将军们,他以为自己已经是最厉害的了。

    可是柳初出现了。

    柳初的出现,打破了戚亦然对于将领的所有美好描绘。他输了,输给了一个女子。他大意了吗,也许是的。但即使保持小心谨慎,他能赢了。

    后来他想了很久,回想起柳初逐渐展露出来的实力,失落的垂下了头。

    他输了,不是输出在大意之下,而是技不如人。

    戚亦然闭上眼,又蓦然睁开。但,他可不是会一直输的人啊。

    被戚亦然追着的李家豪自然不会错过身后的小尾巴,所以他欲擒故纵的放慢了脚步,等着鱼儿上钩。

    但是戚亦然是真的上钩了吗?不是。

    戚亦然是明白的,但是他不信邪。柳初能够令晋军败的那么惨,而他却连败军之将也打不过吗?所以他即使知道对方是故意引他上钩,他也要咬上去,并且将对方拉下水。

    两方在平原雪地中拉开了一条漫长的线,马蹄踏过白雪皑皑,如同一幅泼墨的画。

    西戎,荣秀斋。

    难得的好天气,花香四溢的小院里,东方怀半倚在软椅上,合上了双眼。似乎在这个处处都充满了回忆的小院子,他才能安下心来。

    阳光透过红花素雪,洒在了东方怀身上。在安静的时候,男子姣好的容貌如同神祀,圣洁无双。

    他睁开眼,仿佛世界都亮了。他低声笑,如同铃声悦耳。

    “柳初,好久未见,我竟是想你了。”

    在这个四处都以“秀”题名的怀王府邸,能被记住都是一种偏爱,而大多数时候,人们是没有这个机会的。

    东方怀缓缓起身,姿态款款。回到西戎,他就是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怀王,一举一动都有些不可侵犯的威严。

    在西戎,他是惬意的。无需防范,不需警惕,所以他优雅又从容。

    东方怀唤过随侍的侍女,轻声的嘱咐了几句。侍女垂下头,脸颊微红,像三月的桃花。她听了吩咐,慌乱的走开。身后,东方怀又轻笑出声。

    他透过重叠的梅花,看向未知的远方。

    “柳初,你逃不掉的。”

    牧野平原,战场。

    李家豪蓦然停下了马,他转过身,身边残余的晋军分散开来,呈半包围趋势。戚亦然发觉不对,也停了下来。

    李家豪看着戚亦然年轻的模样,朗笑道:“小子,你当我是谁?”

    戚亦然骄傲的抬起下巴道:“不过是败军之将而已。”

    李家豪不疾不徐,不生气也不难过,他虽然身形狼狈,但神色却依旧从容。他说:“我虽败了,却不是败给你,也不是你这种不知名的小辈能够击溃的。”

    不想再听戚亦然说再多,连对方的名字也不想知道。李家豪只挥了挥手,两旁的晋兵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想戚亦然等人围了过去。

    戚亦然天赋极佳,从来都是在夸赞声中长大的。如果是柳初是他第一次挫败,那么李家豪就是第二次给了他挫败的感觉。

    对方表情轻松,不恼不怒,仿佛没有将他放在眼底。

    他忍不住讽刺道:“你现在没有听过我的名字,以后怕是也听不到了。毕竟今日,你就要葬送在此地。”

    李家豪听了这句话,顿了顿然后大笑:“哈哈哈哈,就凭你?”

    “就凭我。”戚亦然昂起头,骄傲又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