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谋算
    “那我就拭目以待,等着你来取我的性命。”李家豪张狂的笑着,他话音刚落,晋兵就已经向戚亦然冲去。

    兵戈相交的声音响起,不同于李家豪的轻松写意,戚亦然则奋力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而李家豪只是骑在马上,冷眼看着。

    分明兵败逃溃的是晋军,但晋兵的气势,却仿佛胜者,气势高昂。

    而只有晋军才知道的是,他们不过是拼着最后剩下的一丝力气,来杀出一条回去的路。而不是狼狈的只会逃跑。

    就算输了,他们也是晋人的骄傲,他们的骨气,是不会容忍对于弱者低头的。

    终于,戚亦然杀出了一条血路。红缨枪沁血,殷红的血顺着银色的枪头滴下,沁入土里,染红了一片。

    他骑着马,握着枪,走到李家豪面前:“现在,我可以打败你了吗?”

    他面上被鲜血喷溅,衣服上也满是血污。是晋人的血,是他胜利的骄傲象征。

    李家豪笑了,他说:“就凭你?”

    这话似乎有些耳熟,戚亦然笑了,他唇边带血,笑容如魔:“刚才你也说了这就话,而现在,我走到了你的面前。”

    李家豪丝毫不为他的话语动摇,他抬起手,长枪在空中划过一个圆弧。他看着戚亦然道:“来吧,看你有没有能力,打败我。”

    微风乍起,抚乱了鬓发。

    四周两军交战的声音已经听闻不到,两人眼中,都只有对方。战意在两人之间升起,直冲天际。

    对视许久,双方都没有先动手。

    李家豪大笑道:“虽然你我们一为晋人一为东麓,但今日,我且当你是个战场上的晚辈。你先出招,我让你三招。”

    戚亦然是多么骄傲的人,他自然不肯,但是也不敢托大。他冷哼一声,凝视着李家豪道:“无需你让。”

    他们都在寻找着对面的破绽,戚亦然紧绷着,在李家豪眼里,确是满满的破绽。而在戚亦然的眼里,李家豪浑身都是破绽,却无从下手。

    “怎么?还不肯出手。再不出手,天都要黑了,我也就不陪你玩了。”李家豪握着缰绳,战马不安分的颠簸了两次。

    戚亦然垂下眼睑,不甘于被看轻。终于,他抬起头,提起缰绳,一夹马肚。战马向前冲去,而他举起长枪向着李家豪刺去。

    李家豪笑了,他不躲不闪,抬起手中的长枪猛然向前冲刺。正面将戚亦然的那一枪突了回去,他轻松的笑着道:“你还太嫩了一点。”

    戚亦然向后一仰,躲过了反震过来的力量,握着缰绳不自觉后退两步。

    李家豪大笑两声道:“再来!”

    戚亦然有些恼怒,他握紧僵尸,制止了战马后退的动作,驱使战马向前。他瞪向李家豪,手中枪再次向前刺去。

    李家豪大笑一声,向后一仰。长年练武的身体竟异常的柔韧,轻松的躲了过去。他一边躲一边笑着说:“还有一招,你尽管来,稍后我就不会对你这么客气的。”

    戚亦然眯起眼,停下了下来,微喘。他看着李家豪,觉得这个人更加的难懂。他不如柳初那样对北晋兵将了如指掌,但是也对眼前之人有所了解,他的潜意识里,李家豪似乎是晋中里最弱的那一个。

    可显然他的认识是错误的。

    再次躲过一招,李家豪仰天大笑。他看向戚亦然,如同看待一次待宰的羔羊。他扬起手中的长枪,在半空中抖出了一个华丽的枪花,向戚亦然刺去。

    戚亦然想躲,却无处可逃。在他的眼里,身前都是长枪的幻影,看不出真假,不知道往哪里去逃。

    “想杀他,问过我了吗?”

    突然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戚亦然仿佛掉入了死亡前的幻境之中。

    他喃的道:“这就是临死前的感受吗?”

    “嗖——”

    一道金光倏然闪过,击断了长枪,刺穿了李家豪的肩膀。

    柳初骑着马从远处奔来,看着李家豪冷笑道:“你父亲才死了多久,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为孙晋效命?”

    李家豪当即变了脸色,他捂着伤口,不可置信的看向柳初:“不,你说什么?”

    柳初冷冷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道:“我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为孙晋送死?”

    李家豪面色变了几变,挣扎着道:“我父亲的死,是罪有应得。我为之赎罪,有何不可?”

    柳初冷笑着哼了一声:“你就这么相信孙晋,就算他说‘你父亲意图谋反,所以在宫中被当场击杀’这么明显的假话?”

    李家豪丢了残枪,捂着肩头,牵着缰绳想要后退。他口中喃喃道:“这一切,难道不是真的吗?”

    柳初冷声道:“自然不是。”

    “不!”李家豪反驳道:“你是什么身份,你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

    “我?”柳初低声笑了,将声音压成一道细线,传音入密道:“当你看到金箭的时候,你就该知道我是谁。”

    李家豪听到柳初传音入密,脸色当即变了,他惊到:“这不……”

    话没说完,就被柳初打断了。她依旧用着传音入密的方式说:“你该明白的,我不想听到你说什么。”

    “当年你父亲一声戎马,为北晋立下多少汗马功劳,我本不忍心对他下手,所以孙晋策划了那样一场大戏。这本该骗不到任何人的戏码,却因为你相信了,而导致其他人都开始相信。”

    “李家豪,你就真的以为,你父亲会谋反吗?”

    李家豪缰绳都几乎握不紧了,他在马上几乎摇摇欲坠,想要反驳,却无从说起。当初宫中传旨意,他怀疑过吗?

    答案是没有。

    他从来都不信任父亲的,或者说因为父亲对母亲的不好,所以他宁可认为父亲是谋反而死。至于为什么没有株连九族,却是皇帝对功臣后代的奖赏。

    柳初说的话半真半假,但是至少有一多半是真的。

    李家豪的父亲李毅,是北晋曾经的一员大将,为孙晋出征多年,奠定了北晋江山稳固的基础。但就像曲无忧一样,同样手握重兵的李家豪被孙晋深深的忌惮的,而在一次宫中冲突之后,孙晋当场将李家豪击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