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真相
    鲜血喷溅的那一刻,冷静下来的孙晋瞬间想到了一个点子,他禁了口,命人将李毅意图谋反被当场诛杀的消息传递出去。

    这样一个满是漏洞的借口,第一个信了的人确实李家豪。他满面惶恐的请罪,诉说李毅在家大骂皇帝并且拥兵自重的话语,令满朝惊异。

    这样的结果自然令孙晋满意,所以他轻轻的放过了李家豪,并且还讲其提拔做了骠骑将军,继承父职。

    这是柳初所知道的,而在李家豪那里,却又有不同的解释。

    他出生时,李毅正在前线作战。那时母亲高龄,又担惊受怕,所以剩下李家豪时,几乎用了半条命,但是她依旧坚挺的活下来了,为了孩子。

    李家豪记得的第一件,就是夜晚明亮的烛火下,父亲醉酒之后,殴打母亲的画面。即使第二天父亲酒醒对母亲道歉,母亲也抹掉眼泪接受了。但在李家豪心目中,这也是一道永远抹不去的伤痕。

    从那以后,李家豪就开始记事了。他开始记得父亲每一次酒醉对于母亲的殴打,在小院的树上刻下一道道深深的伤痕。那是父亲殴打母亲的次数,也是他对于李毅的恨意。

    当他听到父亲因为谋反被杀,第一时间他感到的欣喜。父亲死了,母亲是不是以后都不用被他迫害。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恐惧,谋反这种大罪,株连九族,岂不是害了他和母亲。

    所以他恨李毅,从幼时起,到他死了反而更恨了。

    但是孙晋没有牵连其他人,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让李家豪将李毅的尸首带回去。而李家豪几乎是当场欣喜落泪,从此对孙晋感恩戴德。

    于他而言,他没有父亲,只有母亲。

    但此时柳初的话语,却令李家豪对于自己当初的理解有了不同的想法。

    当时他迫不及待的希望李毅去死,所以他死之后,李家豪并没有关心所有人都在暗地讨论的真想,而是选择了相信。

    他为什么不相信呢?毕竟李毅该死。

    可现在,在李家豪自身手握重兵的时候,柳初的话对于他来说可谓是会心一击。

    如果李毅当初能够因为手握兵权而被击杀在宫里,那么来年他也会因为同样的原因而被孙晋击杀并且抹黑。

    r />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将军!”

    “我在。”女子轻声回答。

    “这是什么意思?”少年时的李家豪,对于殷木秀的仰慕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喜欢黏着她,而她也未曾拒绝。

    “嗯……就是我们春天出征,归来时,已经白雪皑皑了呀……”

    “那岂不是,要走很久很久都不能回家?”

    “对。”

    “就像我父亲那样,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可……嘉豪,这是军人的天职。”

    是上天给的职责,他们为了自己的信仰,放弃了长久的安稳和团圆,选择了驻守边疆,选择了戎马奔波。

    回忆不过一瞬,李家豪抬起头,已是坚定的眼神。李毅已死,去年母亲也安详的去世,他也还未娶妻。

    他无家无室,无牵无挂,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他说:“将军,请让我继续跟着你吧。”

    柳初微笑:“如果这是你的请求的话,那么我同意。”

    尚在一旁的晋军几乎傻了眼,他们听不到两人说了什么,最靠近的人也只能听到李家豪几句没头没脑的话,然后就听见李家豪转换了阵营。

    他们是晋人,这里是战场。而他们的将军,却在这个时候抛弃了阵营,转投了敌军。他们当场就慌乱了。

    柳初看着漫场的晋人,眼神冷漠。她本该是个晋人的,但是她骨子里流淌的是自由和仇恨的血。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该属于哪里,她只是为了自己的心而去作战。

    所以她说:“这些人,是杀了,还是放了,全凭你处置。”

    李家豪看着晋军,轻叹气道:“我遇见了我的神明,所以我要追随着他。你们可以走,也可以留,此时此刻我不会让他们对你动手。”

    柳初听见李家豪的号,抬了下手。虽然并不明白两人之间的事情,但东麓士兵还是很顺从的听了柳初的指示,停下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