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你害怕了吗
    北晋的士兵彼此都看了眼,最后看向李家豪,有人愤愤的问道:“将军,你忘了吗,你是晋人。”

    李家豪大笑道:“你说的对,我是晋人。”他看向柳初笑道:“晋人的天性就是追寻自己内心的光明,我身处黑暗良久,如果找到了自己的光明有何不可?”

    “可……她是东麓人啊。”

    对于北晋的人来说,他们渴望的是追求自我,晋人认为人生下来天生就是黑暗的,而他们需要一个人来点亮自己内心的光明,那个人就是他未来追随一生的人。

    这个人可能是主公,可能是妻子,总之他们为了所谓的光明,可以放弃一切。

    但从未有人向李家豪一样,在战场上寻找到自己光明,当场就叛变了阵营,抛弃了过往的一切。

    晋人所追寻的内心光明,会出现在东麓吗?

    在场的士兵都有些茫然,却有有些恍然大悟。原来,内心的那点光明是不分阵营对错的。

    李家豪笑道:“她是东麓人又如何,在我心里,她是东麓也好,蛮夷也罢,都是我所要追随的光明,不管她去哪里,身处哪方,我都不会改变自己追寻的目标。”

    柳初在一旁微微一笑。

    她是晋人,孙晋也曾是他心中的光明。可后来,那盏灯碎了,光明没有了,黑暗占据了她整颗心。

    如今她在战场上,弑杀的是晋人,是他的属下,是他的臣民。

    孙晋,你害怕了吗?

    利用别人的感情,这种事情对于晋人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就是天生黑暗的晋人,他们对于利用和被利用理所当然,如果你不被利用,那说明你毫无价值。

    所以李家豪愿意追随柳初,柳初愿意利用李家豪,对于李家豪来说反而得感激她给自己机会。

    柳初对此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对,也不觉得哪里要改。加上一个李家豪,对于她而言就是加了一个筹码。何况还有摇摆不定的曲阳放在北晋。

    这条杀回北晋的路,她还要慢慢谋划。

    晋军走了,没有主将,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柳初说交给李家豪处理,就真的交给刘家豪处理。他说不会伤害他们,柳初就命令所有人都不许动手。

    这些跟着戚亦然的人,对于柳初的威信都有所了解,所以也都顺从的听了。

    李家豪则跟在柳初身边,依旧是晋军的盔甲,却笑的更加真实了。

    戚亦然该是全场距离二人最近的一个人了,他全程听着二人都对话,看着二人的面部变化,却觉得越来越迷糊。

    他看不懂李家豪为什么突然叛变,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听不清柳初中间说的大段大段的话。

    可是他知道,今天这场由他引起的追杀结束了。而柳初,救了她。

    戚亦然曾经有多讨厌柳初,那他今日就对她有多感激。在他看来,一个曾经与自己作对的人涉险,他是绝对不会去救的,可柳初救了他。

    那曾经被林翔戳破的秘密,在心底开始萌芽。

    一行人回到东麓大营,已经是日落十分。本就没有进食的柳初,回到军营已经是饥肠辘辘,又困倦无力。

    将李家豪丢给戚其义,她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中。因为峡谷不方便,所以帐篷小了很多,但至少还是够用的。

    柳初掀开帘帐进去的时候,柳新已经在了。他正巧在倒水,见到柳初就将套碗递了上来,“姐,你累了吧,快休息吧。”

    柳初确实困乏,还有些饿。她问:“有吃的吗?”

    柳新点头道:“有。”他从怀里掏出一块油纸包,这么冷的天气,还温热着。柳初接了过来,有些嫌弃的看着他道:“贴身放着的?也不嫌油腻。”

    柳新摸了摸脑袋道:“不是有油纸包着么。”

    柳初打了开来,是两块菜饼,尚有余热。她咬了一口,就着水咽了下去,三两口吃完了,然后丢到一边摊到在床上。

    “我很困。”柳初道。

    “我知道。”柳新坐到床边,轻声道。

    “我要睡觉,你别来烦我。”柳初嘟喃着。

    柳新声音更轻了,如同梦幻。他说:“我知道了,你快睡吧。”

    柳初迷糊的睡着了,柳新抬起手,想要放在柳初身上,却又怕惊扰了她。他犹豫了下,抚上了她的发丝。

    柳初依旧熟睡着,没有发现。柳新心底轻叹,是该说柳初信任自己吗,原本那样警惕的一个人,如今还酣睡不醒。

    他没有发现自己心底有一丝喜,甜滋滋的。

    东麓,中军大帐。

    戚其义和李家豪二人对峙着。

    接到消息的那一刻,戚其义就在心中转过很多想法,他不明白柳初将李家豪带回来是为什么,甚至他还没有问清战场上发生了什么。

    柳初疲惫的回去了,戚亦然本身就不清楚,其他人就更不清楚了。所以此刻戚其义仍旧有些不明白,却不妨碍他对于李家豪的试探。

    他举起碗,碗中是一碗清水,他只当不知的笑道:“哈哈,李将军,我们也是多年不见。这一杯,我敬你。”

    李家豪不屑,他追随的是柳初,而不是投奔的东麓。所以他直言道:“我为了……你们的女将军而来,可不是为了你们东麓。”

    戚其义面上僵了一刻,他自然是知道李家豪是跟着柳初来的,但是这有什么区别?柳初是未来的太子妃,而李家豪既然追随柳初,就是追随东麓。

    他面色更加缓和的道:“当然,柳初是东麓的太子妃,你就是我们东麓的一员大将。”

    “什么?”李家豪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他问道:“你说什么,她是你们的太子妃,成亲了?”

    “还没有。”戚其义搁下了碗,多年的将军生涯让他很快就嗅到了什么,他继续道:“柳初和太子定下婚约,早晚都要成婚。”

    戚其义原本的意思是,如果你想的是娶柳初,那么不好意思,名花有主了。但是李家豪和戚其义的想法不一样。他拍着桌子笑道:“这样,你早说啊,吓我一跳。”

    其实对于李家豪来说,柳初成没成亲,对于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但是没有成亲是最好的,至少不会发生当年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