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议和
    当柳初嫁入深宫,当然那些事情,也许在东麓又有上演一次。

    戚其义有些郁闷,他不知道是自己没有说清楚,还是李家豪是真的不在意,他试探着道:“太子和柳初的婚约定下很久,等立了战功回京,估摸着就要赐婚了。”

    李家豪当即明白了戚其义的想法,但是在他看来,至今没有完婚就是柳初并不满意。而柳初还要杀孙晋,怎么可能这么再嫁入深宫?

    但是这些都是不能明说的,所以他眼珠一转道:“对呀,这你说过了。”他笑道:“真到那时候,我还要找柳将军去讨一杯喜酒喝呢。”

    戚其义有些纳闷,难道自己想错了?但是对着李家豪这样的说法,也无言反驳,只得笑着转移话题道:“那是自然。不知李将军来东麓,想谋个什么官职。”

    李家豪又拍着桌子道:“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来东麓,我是为了柳初,为了柳初!”

    经过的太子顿下了脚步,听着戚其义军帐里陌生的声音说着“为了柳初”的话,制止了亲兵传话的动作,掀了帘子进去。

    “是谁对我们的女将军念念不忘?”

    “是你?”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两人面上都同时闪过一丝诧异。

    太子是对李家豪的话感到诧异,所以他微笑着问:“你认识我?”

    李家豪是对于东麓太子突然出现觉得诧异,他听到太子的文化,撇了撇嘴道:“当年被将军一箭穿心还没死的人,谁不知道你。”

    太子面色变了变,左手想要伸手去摸胸口,却又止住了。他微笑着道:“哦?北晋人的口中,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李家豪嗤笑道:“嗤——好命的小子。”

    太子面色不变,依旧微笑着沉思道:“好命?……我还确实挺好命的呢。”

    李家豪噗嗤一笑,不再想理会他。

    西戎,荣秀斋。

    冬雪未化,红梅映雪,煞是好看。

    东方怀懒懒的半倚在软椅上,听着下人的回复,淡淡的笑了。他轻吐气,温热的气息触碰到冰冷的空气化成袅袅轻烟。他问:“他们答应了?”

    “是。”

    “呵呵。”东方怀轻声笑着,他一笑,如同春光明媚,仿佛冬天都不再寒冷。他摆了摆手,下人就退下了。

    合上门前,忍不住抬头看了眼。怀王啊,西戎人心目中的神祀。

    当院子里再次恢复平静,东方怀透过稀疏的梅枝,看向远方。那里白云朵朵,阳光明媚。

    “柳初,你可要等着我才好。”

    牧野平原,失去了一员大将的北晋节节败退。李家豪虽然口上说着不屑的话,但柳初的吩咐他却是听的,所以就目前而言,东麓多了一名良将。

    北晋的节节败退造成的是东麓的气势高涨,喜报不断的传回,粮草也在一直向前线运送。战场上久违的胜利,令东麓举国上下都无比欢喜。

    这种时候,没有什么比趁胜追击更重要的事情了,所以柳初和戚其义一早就商量好了,明日,由柳初领兵,李家豪侧重,正面击溃晋军。

    她原话是这样说的:“李家豪本是北晋的一员大将,如今他虽然投靠在东麓,但却没有上场过。而明天他正式上场,对于晋人来说就是最重的一击。这一次,我定会让他们溃不成军。”

    戚其义对于柳初的能力自然是信的,虽然对于李家豪的目的还有存疑,但是东麓的士兵,他不信会在李家豪的带领下叛变。

    就如同柳初所说,他们所需要的,只是李家豪对于北晋的心理压力,而不是他的领兵如何。

    如果这是李家豪布的局,那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个局从何下手。所以他否认了这个想法。

    “殿下。”前来传递消息的暗卫有些担忧的看着太子,毕竟这个消息,对于太子来说,并不算什么好消息。

    “你先退下吧。”太子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头,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这一次……居然是……

    暗卫却没有立即退下,他坚持道:“殿下,这是皇上的旨意……”

    “我知道,我会遵从,你现在退下!”太子有些恼了,他打断了暗卫的话语,指着门外对暗卫说。

    “是。”暗卫弓身一礼,悄悄退了出去。

    狭小的军帐中再次陷入沉闷,只有沉重的叹息声传出。

    “父皇呀……”

    北晋派使者谈和了。

    这个消息传递到军中时,的确是一个该欢喜高兴的消息。毕竟东麓年年战败,而这次却逼迫得北晋求和。

    但欢喜的是其他人,不是柳初,她还想踏过国界,杀到玉京,杀到孙晋跟前。但是现在,显然是不可能了。

    另一个人不是很高兴的人,却是戚其义。和其他人不同,戚其义有着很强烈的危机意识。北晋为什么要求和,是兵力不足,还是粮草不足?是境内发生灾情,还是另有阴谋?如果让北晋议和成功,那么修生养息恢复好的北晋,会不会再次对东麓发动攻击,而到时候,沉浸在欢喜中的东麓还有没有还手之力?

    戚其义想了很多,最后他才决定下来,一定要趁着圣旨下来之前,对北晋再发起一次进攻。就像是他原本与柳初说好的那样,将敌人击溃。

    当会议再次召开,再次围坐一桌的大将却又有了不一样的心思。

    戚其义将想法提出,就遭到了去掉柳初的所有人反对,至于李家豪?他还没有参加这个会议的资格。

    “将军,北晋难得求和一次,我们又何必咬着他们不放呢?”

    不止是一个人这样说,对于东麓的将领们而言,他们渴望和平,从不主动发起战火。当然,这和东麓本身实力弱有一定的关系。

    柳初冷哼一声,站起身来道:“你们恨不得自己去求和,哪里管是谁来求和呢?北晋败了你们多少次,而一次议和,就让你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

    “没有军人洒下的热血,哪里有安稳的家园?议和之事是否成功还在待定,你们就已经开始忘记来到此地是为了什么了?你们的目的,难道就是止步于此?开疆扩土,难道我们现在没有这个实力吗?”

    “你怎么知道,北晋就不会再派兵?”有人反驳道。

    柳初立即反唇相讥道:“那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一定会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