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谈判
    气氛一时僵住了,同意议和的人,自然是不希望再引战火的人,他们想早点回家,早日和和家人团聚。

    如果可以和平的相处,为什么一定要引起战乱呢?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可柳初不是大多数人。

    她从一开始,想的就是杀回玉京,不折手断。

    所以她刺伤殷如晦,令其狼狈的回到北晋。因为她知道这个曾经的父亲,是觉得不会容忍这样的折辱的。而有她那个好姐妹殷贵妃在宫中,就不愁孙晋会下令出兵。

    她算计好了一切,却没有算到北晋会主动议和。

    “想议和?那你们议好了。反正明日的计划,也本就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柳初冷冷的说完,转身摔了帘子出去。

    帐中气氛僵住,突然有人起身推开椅子拍着桌子道:“她当她是什么?不过带了一阵子兵,就觉得能够指责我们了?”

    “好了。”戚其义笑着,缓和气氛道:“想想她的身份。”

    其他人想到柳初另一重身份,忍了忍,又重新坐了回去。

    戚其义笑呵呵的道:“不过她有一点没说错。议和的旨意还没有下来,北晋随时都有可能反悔。”

    “那就不顾议和,对北晋出兵吗?”

    “你可还记得,北晋议和,不正是因为我们兵力的威胁?”戚其义淡笑着问:“如果不是我们将他们击溃,北晋会来议和?”

    帐中其他人仔细想想了,摇了摇头。

    以北晋的行事作风,不论他们有什么目的,都不可能主动求和。除非,受到威胁,也许正是,他们威胁到了北晋。

    “那不就是了,既然他们想议和,那么再次击溃他们,于我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坏处。”戚其义道。

    吴敏反驳道:“将士们会受伤,会丢掉性命。”

    “那我们现在死掉的人很少吗?”戚其义提高声音道:“当初在峡谷之外,我们就已经损失小半的人,如今我们为什么能够坐在这里,难道真的就是我们自己打出来的吗?”

    其他人互相看了眼,想要说什么又吞了回去。

    他们都知道,如今的这一切,要说没有柳初的力量,那不可能。

    “何况,就像柳初说的。明天的战役,是他们的事情。”戚其义缓和了一下心情,平静的道。

    “柳初。”

    柳初步出中军大帐,就听到了一个许久不见,而本该在西戎的人的声音。她抬起头,向声音的来处看去,收敛起心神,面色冰冷:“东方怀。”

    东方怀已走到柳初声音,他凑到柳初耳旁,笑着问:“你喜不喜欢,我给你的惊喜。”

    柳初退后两步,从东方怀的身前推开,她冷冷的问:“你说的惊喜,就是西戎议和?”

    东方怀笑着道:“怎么?你不喜欢?”他上前两步,再次走到柳初身前,低首看着柳初问道。

    柳初再次后退两步,身体却抵到了军帐。她蹙眉,抿唇道:“当然。”

    东方怀轻笑道:“我原本以为,你会同意的。”

    太子看到柳初被东方怀抵在胸前,一股怒火从心底涌起,他想也不想,就想走过去阻止。但是同时,有一个声音阻止了他。

    “太子,别忘了。”

    太子顿了顿,然后低声问道:“他用的什么条件?”他身边没有人,四周都空出了好大一块位置。

    但暗处,却有声音传音入密道:“柳初,和西戎的兵力。”

    柳初听到了空气中的波动,回头了看了眼,正好看见太子嚅动的唇,又转了回去。她一直知道太子身边有暗卫,那些人藏匿起气息来,是很难被发现的。

    太子却并不在意,他依旧问道:“父皇用柳初……换了西戎的兵力相持?”

    “是。”暗中再次传来一声回去,太子等了等,却没有再等到什么理由。他看向不远处,那里,柳初和东方怀是那样的亲密。

    而这份亲密,是他和柳初从来都没有过的。

    太子握紧了拳头,努力压下心底的不甘和愤怒。

    他从来都该知道的,他是一国储君,儿女情长从来都不是他该去想的。就算是再爱的人,该舍弃的还是要舍弃的。

    太子这边的动静,瞒不过柳初,自然也瞒不过东方怀。他几乎是将柳初抱在怀里,温热的呼吸扑在柳初头顶。

    他轻笑着,如同妖媚:“怎么办,被发现了呀。”

    柳初冷笑道:“那又如何?”

    她与太子,本就没有什么私情,说是一场交易,还是一场失败的交易。她需要东麓支持的是出兵,而太子做不到,那这场交易,就结束。

    东方怀低声笑着,气息扑在柳初耳边,他问:“怎样,跟我走?”

    “去西戎?”柳初问。

    “去西戎。”东方怀轻笑着推开两步,看着柳初回道。

    柳初微仰着头,盯着东方怀问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东方怀轻笑着,他喜欢这样的柳初。认真、执着、胆大。所以他对于柳初总是特别的宽容,他说:“因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实现。”

    柳初垂下眼睑,掩住眼底的一丝嗜杀:“即使戎王不同意?”

    “他不会不同意的。”东方怀笑着,意气奋发。

    柳初偏过头,觉得东方怀的笑容刺眼。

    多么令人嫉妒的一个人啊,完美的出声,那么好的天赋,还有一个对自己言听计从无比信任的好兄弟。

    “你就不怕哪一日,他不再信了你了吗?”柳初轻声问道。

    “怎么可能?”东方怀矢口否认道。他是一个别人对他掏出了真心,他就能回报别人一颗真心的人。对于自己的兄弟,他从不怀疑。

    而对于柳初说出这样的话,他觉得还需要惩罚,他低下头,撩起了她的发丝,放到了唇边。他说:“你要知道,我从来不怀疑我的家人。”

    说着,他狠狠的拽了一下,那力道令柳初几乎以为那一缕头发都要被拽掉了。东方怀俯下身,看着柳初道:“这是——惩罚。”

    柳初蹙起眉,从东方怀手里拽过那缕头发,冷冷的道:“我还没有答应你,怀王是否太过自以为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