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敢!
    东方怀笑出了声,他乐不可支的道:“你会答应的,因为……”他再次凑到柳初耳旁,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边,令柳初有些不适。

    “东麓,不会再帮你了。”

    柳初顿时脸色就变了,她这才明白东方怀来到此地的目的。她用力推开东方怀,与对方隔着三步远,冷冷的问:“这才是你的目的?”

    东方怀摇了摇手,依旧是一副优雅的笑容道:“我的目的,从来都是你呀。”

    为了柳初,他用兵力给北晋压力,令北晋向东麓发起求和。又因为柳初,他给东麓皇帝保证,将柳初交给他,他就会给予东麓保护。

    双方签下的是国书,东麓皇帝不用担心东方怀反悔,至于东方怀要的,只是东麓对于柳初不再庇护。

    将柳初放到在的羽翼之下,这只是东方怀的第一步而已。

    柳初面色几变,最终却抬起头问道:“你说,你会帮我实现我所要的一切?”

    “当然。”东方怀抬手抚着下巴加了一句:“力所能及。”

    “哼。”柳初不屑的冷哼,她转身离去,丢下一个字:“好。”

    东麓大军里再次多出了一个人,还是西戎的怀王,每个人心底都有自己的心思。不过东方怀对于这些都漠不关心,他也不屑于刺探东麓的兵力。虽说如今是三国鼎立,但东麓太弱,北晋和西戎都不曾将他放在眼里。

    虽然说这次北晋被东麓打败,东方怀可能是看的最清楚的人,他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柳初而带来的改变。这样想着,他又笑了。

    东麓的皇帝目光短浅,难怪东麓会这样的弱,而且将来,会一直弱下去。除非……他们做出什么改变。

    可这些,都与东方怀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他安心的待在东麓军营,也丝毫不避讳的四处走动,东麓并将对他的怒目,他也都视而不见。

    如果说这天有谁是最难受的,那一定是太子了。东麓势弱,原本骄傲的太子,在东方怀的光芒下有些抬不起头来,何况这次东方怀还点名用柳初换西戎的相帮。

    用自己的太子妃……换西戎的兵力。

    只要想起一丝,太子就觉得很难受。所以趁着东方怀不在,他拦住了柳初。

    在军营后方的小树林里,映着白雪阳光。太子看着柳初,柳初面色冰冷,双手抱在胸前。

    他想说“柳初,你别走”,可是他说不出口,他明明知道,父皇已经点头了的事情,他没有反驳的余地。他张了张口,只干涩的说了一句:“你都知道了?”

    柳初冷笑一声,问道:“我知道了什么?知道你们父子二人将我送了出去,知道你们用我换了一次北晋的求和?”

    太子反驳道:“不是这样的。”

    柳初却依旧冷笑道:“你说不是,那就不是了吗?华策,你是不是当我是个傻子?”

    太子有些慌乱,仿佛一个战败的孩子,他有些丧气的道:“那是父皇的安排,我……并没有同意……”的资格,他在心底接到。

    柳初再次冷笑,她几乎都要为太子的说法而鼓掌。将一切都推到别人身上,而自己却扮演着一个无辜的角色。她冷笑着问道:“华策,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一点主张。东麓这么懦弱,和你们华家人太过软糯没有一点关系吗?”

    “我……”太子想要说什么,却被柳初打断了。

    “你想说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皇帝就已经将所有的事情决定了?华策,你能不能不要装无辜,你这样让我觉得恶心。”柳初冷冷的道。

    “我不信这件事你事先没有得到一点风声,北晋想要求和,你一个在前线的太子,会比京里的消息还要落后?”

    “好,就算你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那你得到消息之后呢?放弃了抵抗,一切都听从安排。你给不了我想要的,那么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什么好谈的。”

    “柳初——”

    柳初摔了袖子,转身离去,太子伸手去抓,却只抓到一片衣角。柳初回过头,看着太子冷笑,她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用力一挥。

    “华策,从今往后,我们再也没有关系。”

    衣袂从中斩断,她转身离去,徒留太子在身后,手中还抓着一小块衣角。

    古有割袍断义,而今日,柳初这样的决绝是想要告诉他什么呢?太子抓着衣料,再普通不过的布料,却曾是柳初所穿戴过的。

    他郑重的将衣角收到怀里,向一旁问道:“临清,我真的……很懦弱吗?”

    微风吹过,除了风声,他没有得到回答。

    “柳初呀……”

    轻微的声音被风吹的支离破碎,伴随着落下的雪花浅浅埋下。

    柳初回到营地里,这次谁也没有遇到她可以好好的安排明日的一切事宜。她先走到士兵们练习的地方。因为休战,所以锻炼的人并不算多。

    她看着这不算多的千人,拍了拍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我想你们很多人都已经知道北晋求和的消息,我不知道你们对此,到底是如何看的呢?”

    众人看着柳初,犹豫了一下,都没有回答。

    对于他们而言,能够回家,是最好的。但对于军人来说,不管有没有战争,守卫疆土,都是最重要的。

    柳初微微笑了一笑,似乎明白了他们的想法。她大声问道:“我问你们,你们恨不恨北晋。”

    “恨……”过了许久,才有三两声传来。

    柳初并不在意,她再次问道:“那我们问你们,你们想就这样放过北晋吗?”

    没有回答,只有风声吹过。

    柳初大声道:“北晋扰了我们东麓这么多年,难道有一次可以将他们击溃的机会在眼前,难道你们都不敢吗?”

    “怎么会!”这个问题问出,现场就有些慌乱,过了会,人群中有人高声反驳了,三三俩俩的又有声音响起,拒绝承认自己不敢。

    柳初满意的笑了,她说:“我不知道议和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也不知道收兵的旨意什么时候会到,但是我知道,明日就是我们击溃北晋的时候。你们,敢不敢和我一起。”

    “敢。”这一次,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