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战场豪情
    孙沛被李家豪的笑容骇的退了两次,又想起现在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于是用尽力气稳住了身形,他看着李家豪道:“你父子二人就是不忠不义,待我回到玉京,定要将你父亲的坟挖出来鞭尸。”

    “你敢?!”李家豪怒道。他虽然对李毅并不喜,但是人已经死了,他虽没有原谅他,却也不想别人侮辱他。

    柳初眼中带笑,她轻蔑的看了眼孙沛,对李家豪说:“你不用担心,孙伯爷还想回玉京,就是我的弓箭也不会同意的。”

    “柳初,你不要以为自己拿了天行云海弓,就真的能够将它用的得心应手了。”孙沛似乎自信满满,他再次抬起下巴,高傲的说。

    柳初蹙了蹙眉,不明白孙沛的自信从何而来。她拿起弓,指向对面道:“废话不多说,给我拿下对面。”

    话音落下,旗兵举旗,东麓的战士们纷纷跟着战旗的动作向前冲去。

    柳初脚尖点在马背上,身子轻飘飘的后仰出去。她手上拿着天行云海弓,在虚空中,如同一个神祀。她满弓如月,倏然射出一道金光。

    金光在在前进的过程中凝结成箭,冲着孙沛射去。

    “嗖——”

    金箭划过的地方,隐隐有几道黑色的裂纹出现。不过须臾,金箭就已经窜到了孙沛胸前。就在柳初以为孙沛死定了的时候,一道淡白色的光芒从孙沛身上荡开,将金箭的伤害抵挡住了。

    柳初再次落回马背上,只看着被金箭的力道击得后退两步,却仍是一丝伤害都没有受到。她眯起眼,仔细打量着孙沛周身。她并不信孙沛会有这样的力量,那么只能是对方身上哪里带着类似护身符的东西,抵挡了金箭的伤害。

    从孙沛方才的动作来看,他所佩戴的只能抵挡弓箭伤害,却并不能抵挡力量带来冲击。

    “还算是有几分小聪明。”柳初喃喃道。殷如晦回朝之后,一定会将天行云海弓的消息带回去,所有人都知道天行云海弓的消失,但孙沛还是第一个带着防备而来的人。

    “只可惜,并没有什么用。”柳初讽刺的笑着,带着一丝嗜血的意味。

    “嗖——嗖嗖——”

    三箭连发,一箭接着一箭,再次向孙沛刺去。柳初冷冷的看着孙沛,想要看到一个结果。

    果然,一道微弱的白光从孙沛身上荡漾开来,再次抵消了金箭的伤害。但就在同时,第二箭接着第一件刺了进去,白光闪了一下,却如同瓷画一般破碎成快。

    “噗——”

    第三箭再次追上,在白光破碎之后,刺进了孙沛的胸膛。

    柳初冷眼看着孙沛丢下了羽扇,捂着胸口跪了下来。

    不管是护身符还是什么,这世上,能够挡住天行云海三连击的力量的宝物,还没有出现呢。

    柳初不再去管孙沛,她再次张开弓,挽弓如月,一片金光在弓弦上布开。柳初一松手,数道金光从弓弦上射出,向着晋军的人群中射去。

    鲜血喷溅,染红了一地白雪。

    这一战,只打了半日,晋军以最惨烈的方式活下了最后几个人。

    魏江、曲阳、孙沛、刘韬。

    都是晋军的将领,然而没有了大军的保护,几人都如同待宰的羔羊。

    “孙沛,我的弓箭,用的好不好?”柳初偏过头,看向孙沛露出一个纯洁的笑容。

    柳初的箭,最后几乎布满全场。这是她第一次用柳初的身份用出那样华丽精湛的效果,也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真正的暴露了天行云海弓。

    她要让东麓的人明白,没有她,他们真的什么也不是。

    “是你!是不是你?!”

    突然,孙沛扑到了刘韬身上,拽着他的衣襟狠狠地问道。他神情狰狞,一身狼狈。

    刘韬有些莫名,他推开孙沛,莫名其妙的问道:“你在说什么?”

    孙沛被刘韬推开,狼狈跌倒。他却如同疯魔了一般,他捧着一块玉,大笑道:“一定是你,否则玉的破绽怎么会被别人知道?我早就觉得你有问题了,东麓一直对我们了如指掌,是不是你一直在传递消息?”

    刘韬被他问得恼怒,他拔出剑来,指着孙沛道:“我从来都对北晋都忠一不二,你的怀疑对我而言,是一种侮辱。”

    孙沛疯狂的大笑道:“不可能,如果不是你,那会是谁。”

    刘韬恼怒的一剑刺穿孙沛的胸口,他拒绝承认,愤怒的说:“你一定要这样说,那就先送你死好了。”

    孙沛被刘韬一剑刺穿胸口,只觉得力气一点点从四肢百骸中流逝。到死他还抓着那块玉,坚持道:“一定……是你……”

    孙沛死了,刘韬环顾了一眼四周,到处都是红色的血和尸首。他觉得有些悲哀,也知道北晋的强势从这一天起,就要开始衰落。

    他回不去了,从孙沛怀疑他开始,到他杀了孙沛以后。

    他看向柳初,她冷眼看着余下三人,似乎漠不关心。

    他看向魏江,魏江面上有一丝鱿鱼,还在犹豫不决。

    他看向李嘉豪,他是笑着的,看他们自相残杀。

    他突然觉得悲哀,拔出了插在孙沛胸口的剑,抹上了自己的脖子。

    天地间似乎都失去了颜色,刘韬带着不被信任的伤害,自杀了。

    “你们看起来似乎不太好。”柳初双手环报在胸前,看着魏江道。她没有分出一丝眼神给曲阳,仿佛那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魏江站在一地的尸首中,有些茫然。他不一定是晋国最出色的将领,但也不是最坏的那种,而这次战役,令他失去了所有。

    没有了军队,孤零零的两个人。

    魏江抬头看向柳初,声音干涩的问:“为什么不杀我?”

    柳初笑了笑道:“因为我还要留你给孙晋递上一句话。”

    “什么话?”魏江问。

    柳初看向北方,目光悠远深长,她说:“你告诉他,葳蕤草木生,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将这句话转告给孙晋。当然,我想东麓不会拒绝送你回去。”柳初转过身,命令身边的人将魏江和曲阳绑了。

    这一战,东麓赢了,北晋惨败。

    而柳初布下的局,也在一点点完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