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你不一样
    李家豪推着他向莲蕊安排的地方走去,他说:“诶呀,男孩子嘛,干嘛和姐姐黏在一起,羞不羞。”

    柳新有些不满,却也知道正常的姐弟也不是永远都黏在一起的。只是柳初身边优秀的男子太多,柳新不觉间有些担心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担心的是姐姐被其他男人欺骗更多,还是担心柳初会被其他男人抢走更多一些。他总觉得,没有他在柳初身边,会错过很多。

    而李家豪眼里,早看出柳新对于柳初的不同。不像是弟弟,更像是男女之情。他虽然知道柳初的真实身份,但不知道柳新的真实身份。在他眼里,柳初现在的身体和柳新是姐弟,姐弟项链,有违天伦,那么他就一定要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这一切都是柳初所不知道的,此时她正在秀筑中小憩,鼻尖传来的是幽幽梅香。春寒未过,红梅依旧开的艳红。

    东方怀踏入秀筑时,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副景象,当然如果柳初的面相更好看一些就好了。在时下人的眼里,柳初的面容过于刚毅,不像女子。

    柳初是个警惕的人,所以东方怀踏入秀筑的第一刻,她就已经感觉到了。她并没有打算刻意去装什么,所以她睁开了眼,乌亮的一双眼就这样映入了东方怀眼底。

    东方怀轻笑:“我原以为,住进我的后院,你不会同意。”

    柳初起身,撩了一下长发,漫不经心的道:“我以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东方怀走近几步,伸手挑起柳初的下巴,慢悠悠的道:“那我是否可以认为,有些小结,你也不会在意?”

    柳初侧过头,躲过东方怀的动作。她说:“那我以为,怀王不会强迫一个女子做什么?”

    东方怀轻笑道:“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

    柳初转过头看向东方怀,眼底意思明朗。

    东方怀大笑道:“那你错了。我东方怀一生收藏美人不说无数,却也不少,但也从来没有对她们做过什么。”

    柳初怀疑的看向东方怀,按他的说法,他还算洁身自好?

    东方怀自然看出柳初的怀疑,他轻笑道:“怎么,你不信?我还不屑于强迫她们什么,她们想要的不过是在我身边,我给了。她们想要居处住所荣华富贵,这些我也给了。”

    柳初轻哼一声:“她们怕是更想要的是你的宠爱。”

    东方怀也笑了:“若我是怀王,她们想要得到宠爱也不过是为了荣华富贵。若我不是怀王,她们怕是也不会靠近我一步。”

    柳初偏头想了想,觉得东方怀说的似乎有几分道理。她勉强道:“好吧,算你说的有几分道理。”

    东方怀笑了,他问:“那我之前的提议,你是否也有几分心动?”

    柳初问:“被你收藏在府里,当一个收藏品?”

    东方怀摇了摇头,否认道:“当然不,你自然是不一样的。”

    东方怀的话令柳初不禁响起之前他说过的话,于是她问道:“你之前告诉我,刘芜于你而言,也是不一样的。”

    东方怀回答:“是这样没错。”

    柳初笑道:“你现在又对我说,我于你也是不一样的。”

    东方怀轻摇着扇子,答道:“当然。”

    柳初笑问:“那我于你,又有哪里不一样。与刘芜,又有什么不同?”

    东方怀摇着扇子的手一顿,他调笑道:“看起来,你也不是那么不在意。问我这些,说明你吃味了?”

    柳初漫不经心的道:“不过是问一句罢了,你即便不说也没什么的。”

    东方怀合起扇子,晃了几步才道:“应该说,就连刘芜也和其他人一样,而只有你是最特殊的。”

    柳初不经意间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她意味深长的问:“哦?”

    东方怀继续说道:“他她都是藏于后院深处的一朵花,只有你是不同的。你是放任在外的鸟儿,无拘无束。”

    柳初讽刺的问道:“家养的雀儿,还不是要绑上一只脚。”

    东方怀看着柳初深情款款的道:“柳初,你要知道,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家。”

    柳初很是高冷的转过头道:“一日未成,四海为家。”

    东方怀拿着扇子,拍在自己的掌心,听着柳初的豪言壮语,却分毫未动。他笑了起来,一时间连有些冻结的气氛都松动了。他说:“你志向如此之大,可我却从来不知道,你是为何?”

    柳初似乎不想提起,却还是问道:“你想知道?”

    东方怀依旧笑着道:“你若想说,我就听。你若不想说,那我不听也罢。”

    柳初低下头琢磨着,真的理由自然不能告诉东方怀,但是如果他一定想要知道,编造一个假的原因也不是不可以。而此时却听东方怀道:“我一直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一定要陷东麓到那种境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你想要借北晋的手,灭了东麓。”

    柳初讶异的抬起头问:“谁告诉你说,我要借北晋的手消灭了东麓?”

    东方怀一挑眉,同样诧异的问:“难道不是吗?北晋兵强马壮,东麓若微弱如尘埃。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加速东麓的毁灭。”

    柳初面色的古怪的看向东方怀问道:“即使先前我带领东麓打赢了北晋,你也这样觉得?”

    东方怀笑道:“西戎也曾经打过一次胜战,但是对于这个对手,我依旧不敢轻视。”但话说到这里,东方怀也明白过来,显然柳初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更加好奇了,他一手环胸,一手撑着下巴问道:“那么,你是为了什么?”

    柳初很爽快的回答:“自然为了摧毁北晋。”

    “摧毁……北晋?”东方怀差点呛着,他觉得柳初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但却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他表情有些僵硬的笑道:“很伟大的理想。”

    柳初瞥了他一眼,满不在乎的道:“不必勉强,我知道在你们眼里,这一切看起来都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