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谎言
    “不,当然不。”东方怀收拾好心情,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道:“我自然相信你可以做到,毕竟你已经做到了不是吗?”像是牧野之战,柳初令北晋惨败至只剩二人,而这一切,全凭柳初一人之力。以他对东麓的了解,他可不信是东麓出了什么别的能人异士。

    柳初反而有些怀疑了,她抬头看向东方怀问:“你真的相信?”

    东方怀笑了,柳初现在的样子,仿佛像是一个得不到认可的孩子在祈求大人的认同。他点头道:“我自然相信,不过……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如此做?”

    “……因为我师父。”柳初的语气有些低落,她说了这么一句话,道出了一个东方怀从未听说过的人。

    东方怀手上动作一顿,他问道:“你师父?倒是第一次听说。”

    柳初顿了顿,她自然也有师父,是前身的师父,但是她师父早就云游不知何方。不过如今要告诉东方怀的,却是要胡乱编出一个才是。

    柳初半真半假的说:“我师父名归鹤,十年前途径东麓,见我资质尚不算驽钝,于是收我为徒。而我有一位师姐,想必你是认识的。”

    “哦?是谁?”东方怀这一生认识的女子很多,但真要让他记住的名字的,却寥寥无几。

    柳初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她将自己的前身说成师姐,接下来的话想怎么说就简单的多。她说:“我师姐是北晋曾经的女将军,后来的皇妃。至于再后来,我却再也没有她的消息。听说她过的很不好……”

    她话语中却有漏洞,比如她对北晋了如指掌,又如何会对前身死去的消息一无所知。但东方怀却激动了起来。往前数上几年,他能知道的北晋女将,就只有殷木秀一人。

    东方怀激动地捏住柳初双肩,语气急切的问道:“你是说,你的师姐是……你和她同出一门……”

    东方怀激动的语无伦次,柳初被他捏的双肩生疼,她推开东方怀,继续道:“后来我得到消息,师姐已经在北晋的冷宫中,逝世了。”

    小小的院子里,柳初走了几步,就又与东方怀撞了个正面。她看着东方怀黯然的神色,继续道:“后来师父找到了我,将毕生所学都传授于我,只让我为师姐报仇。”

    “报仇?”东方怀喃喃道,像是问句,又像是喃喃自语。

    “是。”柳初点头,她神色有些冷淡,眼神中却溢满悲哀。她说:“师姐她在冷宫中过的一点也不好,但是为了她的孩子,她一直苟延残喘着。否则,以她的性格,又有哪座冷宫可以困得住她呢?”

    “过得很不好吗?”东方怀喃喃道。

    柳初瞥了一眼,没想到东方怀对于前身的事情这么在意。不过这番话,也只有现在能够骗骗他,等他冷静下来,一定会发现漏洞在哪。

    所以趁着东方怀还没有反应过来,柳初推着他出了秀筑:“你在我这也呆了许久了,该离开了。这里是怀王后院,我可不想明日就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来。”

    她推着东方怀出门,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刘芜一身正装,领着几个侍女朝这边走过来。见到东方怀和柳初,她也怔了怔,然后挂起一个温婉大方的微笑。

    真是将自己当作正室了吗?柳初心底嗤笑,面上却依旧不露神色的将东方怀推走。她声音微微提高,恰好能够让刘芜听个正着。

    “东方怀,你可快走吧,免得一会就有人来找我要人了。”说完她就笑了起来,笑声玲琅。

    东方怀一抬头,就看见不远处的刘芜,回想起柳初刚说过的话,明白她说的是刘芜,顿时脸色就黑了下来。他愿意给刘芜特权,不过是因为她的身份,但刘芜管的太多,却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刘芜听到柳初说的话后,心里顿时“咯噔”一声,顿时明白了柳初的用意。但是她此时已经走到了秀筑门口,连东方怀也抬头看见了她,她总不能再退回去吧。刘芜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向东方怀屈膝一礼。

    东方怀对于刘芜的做法并不认同,但想到刘芜体内的是殷木秀的灵魂,他还是忍住了。他自己都觉得吃惊,原来他也可以对一个人不断的让步。

    他点头,淡淡的道:“起身吧。”

    刘芜有些战战兢兢的起身,她低垂着首,不敢去看东方怀。

    东方怀见她这个样子,微微蹙眉。他见惯了柳初大气的模样,对于刘芜这种小家碧玉的模样反而看不习惯。但只要想到刘芜内心深处住着的,也曾是那样巾帼不让须眉的灵魂,他就忍不住不去想。

    回忆和现实一墙之隔,但是他却分不清到底是自己开始淡忘过去,还是现实中的人更加令人着迷。如果他忘了,那么怀王府,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他这样想着,对于眼前的刘芜就更加在意起来了。他不愿意忘记殷木秀,所以他强迫自己记住她。有刘芜在眼前,无论何时他都可以想起曾经,那些她在身边的记忆,一点一点,串联成了一个梦一般的过去。

    而一门之隔的柳初则有些吃惊。以她对东方怀的了解,东方怀是觉得不会容忍后院女子打探自己的行踪的。不是他在数年不见之后有了她不知道的改变,就是刘芜对于东方怀来说更加不同。

    相比于前者,柳初更加愿意相信是后者。那就代表,东方怀又多了一个弱点,而这个弱点还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内院女子。

    而如今是前者,那只是说东方怀现在的修养更加的好,并且心思也更加的深不可测。而那,并不是柳初想要看到的。

    一扇门,隔开了三个人,各有心思。

    “回去吧。”东方怀轻声说,好像怕声音大一点,都会吓到刘芜。

    刘芜点了点头,最后看了眼紧闭的木门,转身离去。

    东方怀走后,方才想起未将宫宴的事情告诉柳初。但他此时已经陪在刘芜的身边,以他的性格,是坚决不肯再离去的。所以他吩咐了莲蕊两句,就让莲蕊将这个消息带给了柳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