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恒参
    />

    唯有柳初,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也许本来还有怀疑,那么她大胆问出的这句话得到的回答,就足以证明东方怀本身有多矛盾。若他果真不在意,那么他大可以说一句不可能或者没发生的事情谁知道,但是他没有。他走了,就代表不想提。

    就代表那个女子在他心中的地位,和对她的威胁。

    “主子。”一旁的月魄见东方怀走远,轻声唤道。

    “没什么。”刘芜回过神来,强笑着道,“宫宴的事情自有莲蕊安排,我们去挑几件那日进宫要带的衣服好了。”

    第二日,春光甚好。柳初推开门,就见一束阳光洒了进来,晒得暖呼呼的。她看向一旁侍立的侍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侍女屈膝回道:“我叫东篱,篱笆的篱。”

    柳初伸出一只手指,点在下巴上,偏头问道:“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谁取的名字,意境不错。”

    柳初没有叫起,侍女也不敢起身,她依旧屈膝道:“是王爷取的。”

    柳初点了点头,叫了起。然后问道:“我想出门,可以吗?”

    侍女又微微屈膝道:“王爷吩咐,柳小姐想去哪里都可以,要用银子,也可以直接管账房拿。”

    “行了,我知道了。”柳初知道自己可以出门就可以了,至于银子,她还不稀罕用东方怀的银子。她跨过月亮门,像前院走去。按她的印象,很轻松的找到了柳新他们住的院子。

    而此时,柳新和李家豪正在推攘。

    “你们在干什么?这么大了,还玩闹呢?”天气不错,暂时没有那么多烦心事情要处理,柳初的心情也不错。

    柳新一听到柳初的声音,立即推开李家豪,向着柳初走去。却又被李家豪一把拦住,“你放开我。”

    “嘿嘿,不放。你要是能挣扎的开,尽管试试就是了。”李家豪笑嘻嘻的,仗着柳新不能拿自己怎样,硬生生阻在他身前。

    柳初有些好笑,但是她还要出门,所以她问:“我要出去,你们去不去。若是不去,我就自己走了。”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在打闹的两人都停了下来。李家豪立刻松开手,向柳初走过去道:“要出门?昨日我恰好逛过葡京,你要去哪,我能给你引路。”

    柳新整理了一下衣服,也像柳初走去,期间还阻拦了一下李家豪。他眨巴着眼睛看着柳初道:“我昨日也去了,姐姐出去做什么,带着我。”

    柳初笑了笑,摸了摸柳新的头道:“自然带着你,我们一起去。”她又看向李家豪,然后道:“你也一起。入乡随俗,我们都去买些西戎的衣物。”

    她只字未提入宫的事情,但是李家豪很快就抿了出来。他们两个人,一个曾经的北晋将领,一个曾经的东麓女将,西戎皇帝必然是要见上一见的。于是李家豪朗笑着道:“好啊,昨日我逛了成衣店,可惜手头拮据,今日可要好好宰一宰你。”

    柳初但笑不语,只领着两人出了门。

    葡京与京都又有不同,古朴的城墙内,处处都是新颖的样貌,和十年前柳初见到的大不一样。又或者说,十年前的葡京,正在一点点向如今的模样改变。

    “是不一样吧,葡京可真是变了许多。”李家豪走在柳初身旁,见柳初四处张望,笑着道。

    “这话说的,好像你们以前来过一样。”柳新走在另一边,见李家豪开口,立即就反驳道。

    李家豪与柳初相视一笑。

    他们都曾来过葡京,柳初是当年被当做质子送来,而李家豪却是数年前随使团一同来此。也就是那一次,两人第一次相见。

    柳新看着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相视一笑。心底有几分不爽,这种两人之间的秘密,瞒着他的感觉。

    所以他轻哼一声,缠住柳初问道:“姐姐,你出来是要买什么吗?”

    柳初好笑的看着他问道:“难道我就不能出来随便逛逛吗?”

    “当然不是。”柳新矢口否认道。

    柳初笑了笑道:“过几日西戎皇帝设宴,我们都要参加,如今我们初来西戎,自然要好生置办一套衣物才是。”

    “宫宴?我也要去吗?”柳新吃惊道,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参加过宫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