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春宴
    r />

    但令柳初失望的是,上坐着的东方慎,看起来也许有帝王的精明,也有东方家世代相传的美貌,但是相比起东方怀的气场来说,却如同一个普通的世子。

    她又看向东方怀,却见东方怀笑的真挚。她不禁疑惑,就连东方怀这样的人,也会对一个人露出这样真挚的笑容吗?这样想着,她不禁看向另一边的柳新。而恰好此时,柳新也看了过来,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笑开。

    是了,就连她也有倾心以待的人,东方怀对自己的兄弟倾覆所有,也不是不可以。

    “起吧。”人前的东方慎,虽然不如东方怀耀眼,却也是十足的帝王威严,待众人都行礼之后,他才叫起。

    “今日宴会,不过是春日近,加上有客远来,所以才有此宴,不必拘谨。”他环视一周,特别在女眷人群中仔细看了看,像是再找什么人。

    莺莺燕燕一群,东方慎显然没有找到。他看向东方怀,露出一个疑惑的眼神。东方怀点了点头,东方慎只好道:“听闻柳将军也来了,还请上前一见。”

    隔着溪流,柳初自然不会此时跨过去。所以她只是走出了人群,对着上周的西戎帝王欠了欠身道:“柳初,见过西戎皇帝陛下。”

    东方慎笑了笑,虚抬一下道:“起吧,不必多礼。”

    说是如此说,但以柳初对帝王心术的了解,自然不会再人前不给面子,依旧半蹲了下去,将一个礼行足了,才起身。

    东方慎满意的点头,他笑道:“朕听闻女将军武艺高强,今日宴会,不知可否有幸?”

    柳初这才觉得,东方慎怕是真的不适合做一个帝王。宴会之上,让将军表演武艺,是舞一套剑法,还是厮杀一场?

    她摇了摇头,拒绝道:“兵者,不详之气。宴会乃喜庆之事,不好在此舞刀弄枪的。”

    东方慎似乎有些失望,他道:“可惜了,也只能如此。”

    说着,他就不再管柳初,坐在了上首,看着众人笑道:“也别站着了,都坐下,今日我们玩的文雅一些,这曲水流觞的雅事,今日我们也来玩一玩。”

    柳初惊异的看了眼东方慎,真的没有生气,而且还能有心思玩乐,看来是个心大的。她诧异的看了眼东方怀,想不明白这样的人怎么会坐上皇位。怕是没有东方怀,这样的人在皇宫里,早就被吞的骨头都不剩了。

    东方怀看到柳初的视线,抬手拾起眼前溪流里传过的酒杯,对着柳初举了举杯,一饮而尽。

    而上首的东方慎看见东方怀的动作,抚掌大笑道:“这还没开始呢,你就抢在人前头先喝了一杯?该罚,该罚。”

    东方怀好脾气的笑了笑,此时又有侍女走到他身后跪下来,高举的托盘里三杯清酒。东方怀饮了酒,杯口向下对东方慎笑道:“酒也罚了,可以放过我了吧?”

    东方慎大方的挥手道:“好吧,那就放过你了。接下来可要认真了,这酒传到谁那里,可是要表演才艺的。”

    柳初微微一笑,看着兄弟俩的互动,突然觉得东方怀也不是那么可恶了。她前世在西戎没有听过西戎,但并不代表此人不重要,而说不定正是太重要,所以被东方怀重重保护起来了。一个重情的人,在柳初看来,就绝对不会是恶不可赦的人。

    虽然……他们曾经的过往,回忆起来是那么可怖。

    突然,四周静了静。柳初愣了一下,从思绪中出来,就见众人都在看她。木碟托着酒盏,正从她面前慢慢划过。

    东方慎抚掌道:“没想到第一个中招的就是东麓来的女将,方才你拒绝了朕的提议,此时怕是不能拒绝了吧?”

    柳初从容的拿起酒盏,对着上首东方慎倾身一礼,然后一饮而尽。她笑言:“我不会什么才艺,但军中多年,也会唱几曲小调。”

    对岸的东方怀蹙起眉,显然发现了柳初言语中的漏洞。她明明从军不过一载,哪来的军中多年?

    但此时柳初并没有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她仔细想了想,然后从记忆中挑出一曲小调,轻轻柔柔的唱了起来。

    军中的男儿,唱的大多是思乡的调子,渐渐的,就有那么几首流传了下来。每逢佳节,总能听见有人哼上两句。

    柳初唱着轻柔婉约的调子,想起的是逝去多年的母亲。

    她有家有国,却无法回去。她在家里,唯一思念的人,就是母亲。可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逝去了。

    每当手下的亲兵思乡,她就在想,她虽然有家,可是那个家里,又有谁是值得她留念的呢?为了权谋的父亲,还是争权夺位的姐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