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流觞
    一曲小调唱完,柳初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过去的早已过去,而怀念却不如看向前方。她还有更艰难的路要走,父亲、姐姐?你们可要活着等我来才好。

    她对着上首的东方慎再次行了一礼,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早有侍女换了酒盏,木碟再次逐水而下。

    “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东方慎抚掌叹道:“军中的将士们,常年驻守军中,多年不曾还家,也许都是这样的思念故乡吧。”他转头对身后的内侍道:“吩咐下去,朕惜将士们辛苦,寒食节给将士们放个假。”顿了顿,他又说:“该值守的还要继续,等寒食过了,休假的将士们回来了,原本值守的再放假回去。”

    柳初笑了,又起身对东方慎一礼道:“皇上如此心疼将士们,那些驻守边疆的将士们知道,定会更加感激的。”

    东方慎叹道:“守家卫国,将士们做得比谁都多,可吃的苦也是最多的。”

    柳初笑了笑,其他人又插科打诨几句,将这个话题结束了,又开始了击鼓传杯的游戏。这次酒盏稳稳的停下了一个官小姐的面前。

    那位小姐含笑接过酒盏,大方的站起身来,也唱了一只小调。她唱的是:“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此时一阵风过,恰好杏花落了满头。此词正应景。

    东方慎听了笑问:“陆小姐这是看上了谁?只管与朕说,朕来为你撮合一下。”他点了下手一种男子,乐不可支。

    陆小姐大大方方的看了过来,柳初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正是东方怀。

    柳初笑了笑,从东篱一直捧着的托盘中取了一盏清茶,抿了一口润了润喉。

    说起来,有女子向东方怀求爱,她是一点也不吃惊的。以东方怀的才智样貌,以及他至今高悬的王妃之位,若是没有女子倾慕他,她才觉得奇怪。

    东方慎看着陆小姐,笑了起来。他端起一杯酒,对着陆小姐道:“算朕失言,你若是看上了王弟,那朕也无能为力。朕自罚一杯。”

    陆小姐落落大方的接受了/>

    对岸的少女们纷纷笑了起来,就连东方怀身侧的少年们也开怀的笑了。

    等莲蕊研开墨后,东方怀拾起笔,表情也严肃了起来。他沾了墨,就开始细细绘了起来。柳初侧首看,却好似猛然发现东方怀侧颜也是风华无双的。

    在场每个人都安静了下来,似乎都在等着东方怀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画面。

    微风轻拂,吹落无数杏花雨。

    东方怀勾勒完最后一笔,将笔放下,拿起湿巾擦了擦手。自有宫侍待墨稍干,就将画展示在众人面前。

    简单的一副工笔画,杏花树下,半倚着的女子被花枝遮住了半边脸。

    对面的小姐们纷纷议论,开始寻找到底是谁家小姐有幸,被东方怀画进画里。画面上画的简单,但在场的小姐们眼里,却一定是有原型的。

    这边一个公子哥搭上了东方怀的肩膀,问:“你悄悄告诉我,你画的是谁家小姐?”虽说是悄悄,但他的声音却全场都能听到。

    东方怀笑了笑,拦住他道:“你莫要套我话,这画的,谁也不是。”

    那人不依不饶道:“这画的情义十足,我不信你能凭空想一个人出来。”

    东方怀也不理他,端起酒盏道:“你不信就不信,再缠着我就该罚你喝酒了。”

    那人只好告饶道:“风大,你说什么?”

    一群人嘻嘻哈哈中,鼓声又响了起来,木碟慢悠悠的在水面飘过,柳初伸出手,拨弄了一下水面。

    不一会儿,鼓声停了下来。柳初微微一笑,看着木碟停在了刘芜面前,收回了手。她回首对东篱说:“水有些凉,拿干的布来给我捂一捂。”

    刘芜有些无措,但是很快镇定下来。她拾起酒盏,一饮而尽。她看着对面的东方怀,东方怀对她点了点头,她吸一口气,站了一起。

    “小女不才,只好献舞一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