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投壶
    又说了几句,她们就开始缠着柳初要看射箭,柳初不禁问道:“宴会未散,这样真的可以吗?”

    不知哪家的小姐插了一句道:“这哪是什么宴会嘛,每年都要举办好多回。也只是给适龄的公子小姐相看的,有看对眼的,回去一说,就可以定亲了。”

    柳初讶异道:“西戎竟是如此?”

    文秀英笑道:“西戎不尊那些虚礼的,你若不信,我去说。”话音落下,文秀英就向对岸的东方慎请求道:“我们姐妹们想自个玩闹,所以暂请退席。”

    东方慎果然不在意,他笑道:“你们小姐妹自己玩,若是想去别的地方看看,派人与皇后说。”

    文秀英退了回来,看向柳初笑道:“你看,我说不会有事的。”

    柳初含蓄的笑了笑,然后问众人:“那我们,去做什么?”

    “当然是投壶呀。”

    “看柳姐姐你射箭呀!”

    “或者对花?”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想玩的,一时好不热闹。

    女眷这边热热闹闹的讨论了一会,一致决定要玩投壶。一来是因为柳初在此,顾忌着柳初女将身份,于其他玩法上并不精通。而来也是想看看柳初的本身,百步穿杨的本事,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有的。

    柳初并没有拒绝,她含笑跟着众人,眼瞧着内侍搬来了青玉矮颈壶和长箭。但因为在场人多,所以一群人簇拥着柳初向投壶的方向走,而令有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着亲密的话语。

    柳初在众目期盼中,结果内侍递上来的木箭,微微笑了。她看向其他人问:“你们真的想看我投壶?”

    “当然。”文秀英十分肯定的回道,她笑着道:“这个时候你要退缩,可是不许的。”

    柳初含笑道:“我并不想人数,不过……我更想和你们比一比。只看我一个人投壶,那我可不乐意。”

    而另一旁,又有一个女孩儿抓了一把木箭,冲着柳初笑道:“自然不会让柳姐姐孤零零一人,她们不来,我来陪姐姐玩儿。”

    似乎看出了柳初的片刻茫然,文秀英走到柳初身边轻声道:“这是舒将军的次女舒窈。”

    柳初点了点头,冲着舒窈笑了笑,走到玉壶远处说:“我也不占你们便宜,我站远一些,你们近一些。”

    其他少女听了柳初的话,纷纷心动。她们本就知道自己肯定比不过柳初的,但是若对方愿意退让一步,她们也不是不想玩的。

    于是更多的女子从内侍那里取了木箭,打算玩一场轻松的投壶。

    《礼记传》中说,投壶,射之细也。燕饮有射以乐宾,以习容而讲艺也。

    其实相比起射箭而言,投壶这种轻飘飘的游戏,反而更难掌握一些。距离越远,箭投偏的可能越大,更何况轻飘飘的木箭,被大风一吹,就偏离了方向。

    柳初被众人推了来,自然是第一个投壶的。她站在远处,看着玉壶张开的口,右手举起一支箭,眯起了眼。

    耳边是风声沙沙,是顺风,她得算计箭投出去要近一些;是逆风,她要算计箭投的距离要远一些;若是侧面来的风,她就想怎么投便宜点,好让风吹回去。

    好在壶口够宽敞,所以柳初并没有精细的计算,只估摸了一个大概的距离角度,手上一用力,右手松口,箭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抬眼,春日暖阳微微刺眼,而那支箭却稳稳的落入了青玉壶中。

    “好!”少女们开心的笑了,纷纷为柳初的鼓掌。也许是身心受到鼓舞,也许是感激于这些纯真的女孩儿,柳初一鼓作气,将剩下的九支箭都投了进去。

    舒窈一边为柳初高兴,一边失望的道:“这下可好,姐姐十支箭都投进去了,我们却输的彻底,连赢的希望都没有了。”

    柳初微微一笑,还没说话,一旁的文秀英安慰道:“她是女将军,咱们哪能和她比。输给她是输定了,我们还可以和其他人比比呀?”

    舒窈问:“其他人,就我们这些姐妹们,也都是相熟的了,玩这个也没甚意思。”

    文秀英微微一笑,抬起下巴点了点不远处道:“哪里,不还有一位吗?”

    舒窈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刘芜还留在杏花林里,而身边着白袍的,不正是众人都倾慕的东方怀吗?那一头璀璨的银发,连杏花也遮不住。

    舒窈心中有些不舒服,想起文秀英先前的词,转头与她对视一眼。见文秀英点了点头,于是往刘芜走去。

    舒窈才走了两步,就被另一个人挡住了身形。她诧异的退了两步,仔细看去,却是恒参。她有些不满的蹙起眉问道:“恒家家主,挡在我面前,是否有些不好?”

    东方怀是恒参的挚友,况且他本就知道这些女孩对东方怀的心思。此时见舒窈向东方怀走去,自认为该帮东方怀挡一下。

    于是他拦在舒窈身前,听见舒窈问话,却笑道:“只是凑巧,我刚想从这走呢,没想到舒小姐也从这走了。”

    舒窈气结,这话说出来她当然不信。她不服气的道:“那边都是我们女孩家玩的地方,你往那边走干嘛?”

    恒参拱手笑道:“我与刘将军一见如故,如今见她投壶无人可及,所以心痒,想与刘将军比试一下。”

    舒窈怀疑的看着恒参问道:“真的?”

    恒参坦荡荡的回道:“自然。”

    舒窈半信半疑的领着恒参回去,文秀英挑眉将舒窈拉到一旁问道:“不是让你请那一位吗,怎么将这一位请回来了。他虽是恒家家主,可到底……”

    舒窈知道文秀英接下来要说什么,这些文官家里最讲究的是门第,而恒参虽然家大业大,却只是最低等的商贾,是文家向来最看不上的。

    但舒窈出身兵将世家,从小对于这些身份划分看的不重。所以文秀英的话令她有些不舒服,她打断道:“无论如何他都已经来了,何况他来是为了柳初,可不是为了你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