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你想罚谁都可以
    文秀英这才松了一口气。恒参是东方慎兄弟两跟前的红人,他要是求亲,东方慎和东方怀一定都不会拒绝,而她身为文家的女儿,是绝对不要与这样的人接触的。

    文秀英看着恒参走过的路,蹙眉掩住鼻子,仿佛有什么难闻的味道。舒窈凑了过去,却听到文秀英轻声道:“一身铜臭。”

    舒窈无奈的又走开,看柳初和恒参的比试。

    恒参虽然出身商贾,但恒家也算是世家,对于传人的培养都是不曾少的,而投壶这种礼节上的游戏,恒参也是玩的不错的。

    此时他站在柳初身旁,手上捏着断箭,笑道:“投壶者,主人与客燕饮讲论才艺之礼也。你我谁都不是客人,所以我就不与你客气了。”

    柳初嗤笑道:“你与我客气?当日是谁被贼快追的抱头逃窜,还是我救了下来?”

    恒参无奈道:“你救了我,但是我这狼狈事,可否能别再提?”

    柳初讽刺道:“怎么,你能做的出来,我有什么不可以提?”

    恒参看了看四周,见附近没人,小声道:“我好歹也是一家之主,给我点面子。况且我还没娶亲,这宫宴上总要挑一个的,你可别将我看中的人吓走了。”

    柳初有些好奇,她问:“你有看中的人了?”

    恒参风轻云淡的笑着:“暂时还没有。”

    柳初问:“既然没有,你担心什么?”

    恒参道:“这西戎总不过就那些世家女,就是现在没有看中的人,指不定多看上几眼就看对眼了。”说着,恒参指了指另一旁赏花的女子道:“那是秦家的小姐,与赵家公子本不合,但来去一次,两人反倒熟了起来,如今两家已经踩亲,就快下聘了。”

    柳初看了眼秦家小姐问道:“既然都快定亲了,她为什么还来?”

    恒参不屑的道:“还没定亲,万一还有别的能相中的呢?人总是贪心的,有了好的还想要更好的。那边赵家公子也来了,更何况,那一位都还有脸来呢。”

    />

    众人都四散开来以后,东方怀向东方慎告饶一声,也跨过了溪流。好好的一场曲水流觞,没有多久,就这样散了。

    东方怀跨过溪流,走到刘芜身旁。刘芜很乖觉的起了身,两人一起向着杏花深处走去。

    近处无人,只有杏花淡淡的芬芳在鼻尖。刘芜有些害怕的微颤,东方怀伸手撑在树干上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刘芜咬了下唇,紧张的道:“我……我做错了……”

    “不,你没有错。”东方怀否定了她的认错,这句话令刘芜诧异的抬起头,眼底都是希冀。她问道:“我没错?”

    东方怀冷冰冰的道:“这里是西戎,不是东麓。我说你没有错,你就没有错。”

    刘芜瑟缩了一下,立即明白了东方怀的意思。和以前并无太多不同,只是回到西戎,东方怀能够包庇她的权利更大了。刘芜看了眼东方怀,大胆道:“我没有错,错的是柳初,她不该人前那样惹眼。”

    东方怀面无表情的聆听,他换了个姿势,倚靠在树上。见刘芜停了下来,点头问:“然后呢?”

    刘芜见他没有生气,一鼓作气的道:“我只是想给她一点教训而已,谁让她惹我不高兴!”

    东方怀点了点头,对刘芜说:“你派人追杀她的事情,我都可以不计较。你只需要知道,在西戎,没有人能大得过你。”

    话虽如此说,但见到皇帝皇后她自然不敢托大的。刘芜点了点头,顺从的听着东方怀的话。

    东方怀面色柔和等我几分,似乎也明白自己吓着刘芜了。他摸了摸刘芜的头发,轻声道:“这些都没有什么,你想罚谁都可以,但不要伤害自己。”

    东方怀伸出手拉过刘芜,跌倒的那一下,掌心撑在地上,白皙如玉的手掌轻微的破了皮。

    刘芜点了点头,轻声应“是”。又问道:“那柳初……”

    东方怀抬起头来,看向远处。柳初正在投壶玩,而从他这个角度,还能看到恒参在远远的看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