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密谈
    东方怀拉过刘芜道:“你若想对付她我们有的是正大光明的手段,这周下三滥的手段,日后我不想再看到。”

    刘芜垂下头,心中暗恨。她生长在刘家,母亲也只是个妾室,整日见多了后宅争风吃醋的手段,也没人教她闺阁里的东西。

    东方怀轻叹道:“是我忘了,你对这些并不熟悉。明日我就找皇嫂要两个懂规矩的嬷嬷来,让她们教你这些。”他怜爱的看着刘芜,欲言又止,最后却只得轻声叹:“你什么时候能够想起来呢?”

    刘芜咬唇,在心底道:“永远都不可能了。”她知道自己不是东方怀要找的那个人,也许东方怀找的人就在眼前,也许那个人远在天边。但这个秘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说出口。

    而东方怀看着恒参与舒窈争执起来,就向着那边走去。

    东方怀走过去时,恰好听见恒参说自己的投壶技术很不错,却被柳初反驳。他下意识的帮恒参说了句话,在看到柳初诧异的眼神的时,顿时后悔了。

    恒参的投壶技术他再清楚不过也许能比上其他闺阁女子,但想要与柳初相比,几乎没有余地。恒参连他都不如,何况柳初?

    不过说出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想收回是不可能了。东方怀只得在一旁冷眼看着两人比试。

    “阿怀,你来不来?”恒参突然问道,领东方怀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笑道:“我要是也玩,怕是你输得体无完肤。”

    恒参想要反驳,但是看着柳初,再看东方怀自信的眼神,竟无言以对。

    柳初抓着此时喊到:“恒家主,别抓壮丁了,让我瞧瞧你的投壶。”

    恒参轻哼一声,瞪了柳初一眼,此后终于安静下来,完成了投壶十连。但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十连全中。

    恒参得意洋洋的看向柳初,等着对方的反驳。柳初只笑了笑,没有说话。此时两人当然比试已经吸引了满场的注意,而每个人都期待的看着柳初如何翻盘。

    柳初环顾一圈,然后站到恒参刚才站的位置,勾起了唇角。十连全中她也可以,但此时此刻想要胜利,却并不能仅仅如此。

    但是她不动声色的投完手中八支箭,只剩最后两支箭。柳初看了众人一眼,突然笑了。她背过身,向右手边走了两步,闭上了眼。在一旁惊呼哗然中,柳初用力一掷。

    好险,那一支箭碰到了壶口,但是还是进去了。

    柳初蹙眉,又移动了一点点,然后背对着玉壶,讲手中的箭掷出。一阵风吹过,将箭的落点吹偏了。

    在众人提心吊胆之下,那支箭还是撞到了壶,落了进去。

    十箭全中,更有两箭是背对着的,所以输赢一目了然。

    恒参心服口服的对柳初道:“你赢了。”

    而柳初却看向东方怀问道:“你可要老试一试?”

    东方怀摇了摇头道:“这上面,我不如你。”

    他这样干脆利落的认了输,令柳初诧异的看了东方怀好几眼。

    恒参大笑着道:“原来你也会有不战而败的那一日。”

    东方怀看着恒参笑道:“当然我若想要赢你,还是很轻松的。”

    恒参有些恼怒的道:“你们一个两个的,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不能。”柳初突然插嘴。

    恒参气结,两人对视一眼,却又相互笑开了。

    此时舒窈再次走了过来,嚷嚷着道:“这本是我们姐妹玩的游戏,怎么反到让你们玩上了?快让一让,我还没玩呢。”她手上抓着一把箭,拉着文秀英一起。

    因着东方怀在这,所以三三两两的又有女子走了过来。柳初离恒参和东方怀远了一些,站到了文秀英两人身旁。

    三个人站在一起,有一下没一下的投着箭,说着悄悄话。

    “怀王和恒家主,你觉得哪个更好看一些?”舒窈问。

    柳初诧异的看了眼文秀英,恰好与她惊诧的眼神对视。明白对方也不知道,她清咳一声道:“要只说样貌,自然是怀王风华无双。”

    却听舒窈嘀咕了一句道:“要我说长那么妖也不好,还不如恒家主清清秀秀好看。”

    恒参?清秀?柳初差点被口水呛到,她有些无奈了转头看了两人一眼,对比一下心里想着,与东方怀比起来,恒参确实算得上清秀了。

    说着,舒窈又问柳初:“你投壶那么准,是不是有什么技巧,能告诉我们吗?”

    文秀英也露出好奇的眼神。柳初也不藏私,就细细的说:“首先投的准,这个是要眼里和腕力的。眼里能看清楚自己投分距离,腕力却是控制自己投射。否则轻飘飘的一箭,是射不进去的。”

    恰好此时舒窈一箭轻飘飘的落在玉壶不远处,她俏皮的吐了吐舌问:“然后呢?还有吗?”

    “剩下,就是经验的问题了。”柳初说着顿了顿,却还是将关于风的那一套理论说了出来:“若是顺风,就要落点近一些,风会带着箭走。若是逆风,箭遇到的阻力大,就需要更用力一些,也要射的更远一些。”

    舒窈用力将手中的箭投出,堪堪碰到壶口,然后落了进去。

    柳初笑了笑道:“这就是力气问题了,力气小,箭矢在半空中就卸了力,是很难投进去的。”

    舒窈有些不甘心,用力投了一支箭出去。那支箭撞到壶口,却因为力气重,弹了回来,冲着刘芜而去。

    舒窈惊怕的掩住口,文秀英睁大了眼,而柳初一眨不眨的看着东方怀的动作。

    只见东方怀仿佛不经意间伸手,就将那一支箭探到,然后随手扔了回去,正中瓶心。

    柳初看着东方怀,眸色更加幽深。

    东方怀却伸手抚了一下刘芜的发丝,正轻声对她说着什么。

    舒窈有些羡慕的道:“真好呀。”

    柳初想起西戎女子大方的性格,打趣道:“你若羡慕,今日春宴有不少君子,你且拉上一个处一下试试?”说着她又凑到舒窈耳旁小声道:“我看恒公子就不错,你不是一直夸他吗?”

    舒窈恼羞成怒道:“我哪里有夸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