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姐弟
    李家豪坐在另一边笑嘻嘻的问道:“男人嘛,长大了就有一点自己的小秘密了。”说着他对柳新挤了挤眉,仿佛知道他去干了什么。

    柳新忍不住反驳道:“你想哪去了,我是另有正事。”

    李家豪笑嘻嘻的道:“不要解释,我都懂的,我想将军也不会介意的。”

    柳初听李家豪这样说,莫名的觉得有些刺耳。她又倒了一杯茶水,重重的砸在李家豪面前,那力道令茶水都溅了出来。她狠狠的瞪了眼李家豪,命令道:“喝水。”

    李家豪摸了摸鼻子,不明白柳初为什么突然发脾气。但是柳初让他喝水,他还是乖觉的不再提,端起了茶盏,品了一口后喟叹道:“将军倒的茶,就是味道也香了几分。”

    柳初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是不会喝茶,从来都只喝酒的吗?”

    李家豪依旧嬉皮笑脸的道:“我虽不懂茶,但只要是将军亲手倒的,别说是香茶,就是苦茶,我也觉得是甜的。”

    柳新见两人说笑,心底闷闷的。明明柳初开始还是关心他的,但被李家豪三言两语打岔,柳初就不问了。

    柳新心底有些矛盾,他既想柳初来问她,这样他就可以将一切都告诉柳初,而不必自己一个埋在心底。但是又不想柳初来问他,因为那样他可能会说出的更多,包括东方怀在找的人是柳初的事情。

    东方怀对于柳初和刘芜的态度,柳新一直都看在眼里。所以他知道,如果将柳初是东方怀要找的人说出来,东方怀一定会柳初更好。给自己添加一个强大的情敌,柳新自认为自己还没有那么傻。

    他苦闷着,清咳着两声,打算说点什么来引起柳初的注意。

    恰巧此时,东篱敲了敲门,随后鱼贯而入的,是捧着餐盒的侍女。每一个餐盒里,都用热水温着一道菜,所以菜上到桌子上时,还是温热的。

    三个人,八道菜,两道汤,还有三碗胭脂米饭和一碗甜品。

    柳初也不诧异,待侍女摆好饭菜之后,柳初笑了笑对两人说:“怀王府一向这样讲究,反正吃的是东方怀的米,你们也不要太过意不去。”

    李家豪只依旧满面是笑,只扫了眼,也不说柳初不在时,他和柳新吃的是什么。

    柳新却心中升起疑问。他与柳初一起长大,两人同样是初次来到西戎,为什么她连怀王府一向的讲究都知道。

    柳新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他的心思太好猜,不止是柳初,李家豪也看出来了。

    李家豪看了柳初一样,又看向柳新,示意柳初自己解释。柳初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将事情给柳新掰扯明白。

    她心底叹气,她与柳新这对姐弟,今夜过后,怕就要分道扬镳了。他有自己的身份,而她也不是他认为的姐姐。

    待用完饭之后,李家豪自觉的告退,而柳初屏退了众人,拉着柳新坐到一边。确定周围没有暗卫之后,柳初对柳新道:“有些事,我一直瞒着你。但是你今日既然有所怀疑,那我就告诉你好了。至于之后是去是留,你自己决定。”

    柳新顿时慌了神,以为柳初是要说他身份的事情,慌忙的将一切都托盘而出。他匆忙道:“姐姐,我并不是有意瞒你,只是……只是我怕你知道了以后不再理我。”

    柳初诧异了一瞬,接着就明白过来,柳新并不知道自己早就暴露了。她笑眯眯的问:“那你说说,你都瞒了我什么?”

    柳新见柳初并没有生气,这才稳住心神,缓缓道:“我是狄丘的皇曾孙,早在去年,狄丘丞相就已经找到了我,想……”

    “想让你会去继承王位?”柳新说的犹豫,柳初打断了他的话,自己补充道。

    “嗯。”柳新点头。

    “那位丞相……是李财?”柳初问道。除了李财,东麓境内,她想不出还有谁能认出柳新的身份,唯有那一次,柳新一直随身带的玉佩碎成了块,被人发现。而李财对待柳新的态度一直也很奇怪,比起柳府其他人对柳新的态度,李财对柳新太过好了一些。

    “是。这一次,西戎境内,也有两个人联系到了我。”柳新点头,又说了今天出门的事。

    “这就是你今天离开的原因?”柳初问道。不等柳新回答,她就已经肯定了。她眯起眼,回忆起狄丘的情形。

    天子年老、太子与太孙都死于权谋争夺,摄政王掌控朝廷。

    柳初伸出一只手敲打着桌子,问道:“他们来找你,怎么敢肯定你就能顺利的继承王位,而不会被狄丘摄政王继续把控朝政。”

    柳新抿唇,他对于政治并不是十分敏感,所以也有些茫然的道:“我不知道。他们告诉我说,摄政王并不得人心,曾爷爷年老,而他们所有人,都在等我回去。”

    “哼,都是空话。”柳初轻哼一声,冷冷的道。她又看向柳新道:“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如果你还信我的话。”

    “当然相信。”柳新立即道。

    柳初轻叹一声,揉了揉额角道:“接下来,才是我原本打算告诉你的事情。”柳初闭上眼,将声音压成一道细线,送到柳新耳边。

    柳新认真的听着,只听柳初说:“其实,我并不是柳初。”

    柳新震惊了,他瞪大双眼看着柳初。虽然知道柳初的一路都很传奇,但却没有想大,最大的传奇之处还在这里等着他。

    既然已经开了口,那么接下来也没有好隐瞒的。柳初忽视柳新的震惊,继续道:“我想我的身份,也许你也猜到了一点点。”

    柳新茫然的摇了摇头,柳初抬起手掌,运起内功,淡淡的光芒在她掌心汇聚成那把弓,那把他已经见过许多次的弓。柳新突然有一丝明悟,却听柳初说:“我是北晋殷木秀。”

    “我本已于去年死在了北晋冷宫之中,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上天竟然又给了我一次性命,我又重活在柳初的身体内。而柳初,怕是已经再那一场大病中,逝去了。”

    虽然早就察觉到柳初的改变,但是柳新一直以来,只以为自己从前没有过多的了解这个姐姐。却没有想到,原来早就母亲死前,柳初就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柳初的。

    柳新这样想着,突然就觉得心中豁然开朗。

    他以往所有的顾忌,不过是因为柳初是相处十六年的姐姐,即使不是骨血上的姐弟,他也不该对她有别的心思。

    而当“柳初”不是“柳初”,他是否又多了一些胜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