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争执
    r />

    “呵呵。”柳初痴痴的笑着,伸出一只手,在虚空中仿佛想要抓到什么。她痴痴的看着天际说:“他呀。”

    “他是谁?”东方怀脚尖点地,一个飞鹤冲天,稳稳的落在了柳初身边。他伸手抓住柳初的手,用力的按下。

    “他是……月华君呀。”柳初笑着,一身酒气。

    东方怀心下松了口气,用力将柳初伸出的手按住,然后说:“月华君不过是个传说,柳初,你喝醉了。”

    柳初痴痴的笑着,伸手拍到了东方怀脸上。她说:“怎么会呢?你看,月华君现在就在我眼前。”

    东方怀笑了,眉目间都多了三分温柔。他容貌出色,自小就有无数人追捧着夸他,也听过各种夸赞的话语。但不得不说,柳初的夸赞令他十分欢喜。

    他看着柳初笑道:“你若想,天天都能见到。”

    可下一刻,柳初却将东方怀推开。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大声道:“不,你不是他。”

    东方怀皱着眉,看着柳初疯疯癫癫的样子。然而下一刻,却睁大了眼惊呼道:“小心。”

    柳初痴笑着,伸出手想要去抓天边的月亮。她摇摇晃晃着,突然一脚踏空,整个人都跌了下去。

    东方怀瞬间运起轻功,追着柳初下去。但柳初却翩翩然落地,对东方怀笑道:“你看,他也不舍得让我受伤呢。”

    东方怀才松了口气,又皱起眉,看着柳初冷冷的喝道:“你清醒一点,不要装疯卖傻。”

    柳初偏过头,看着东方怀痴痴笑道:“你在说什么呀?”

    东方怀眯起眼道:“柳初,你不要以为本王会一直惯着你,你想清楚了。”

    柳初痴痴笑着,也不理他,追着月色,踏着月光离去。

    东方怀看着柳初远处的身影,眸色幽深。他不知道柳初是真的醉了发酒疯,还是装模作样,但不得不说,柳初娱乐到了他。

    “月华君吗?”东方怀抬头看着天边的原谅,轻声的笑了。

    第二日一早,柳初醒来时,却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室的酒味,让她瞬间明白自己都干了什么。

    只是她是怎么回来了,喝醉了之后都做了什么,她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若让她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想必她也不屑一顾。出生北晋的她,对于晋人浪漫的心思是最了解的,曾经也曾浪漫过的她,也曾将某人奉若神明。可最后事实却告诉他,与权势相比,爱情,什么都不是。

    而等柳初还没有用完早膳,刘芜就已经带着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秀筑。

    “柳小姐,刘姑娘来了。”东篱有些慌张的向柳初禀告,而柳初却依旧不紧不慢的抽出帕子,擦了擦嘴角。

    没等下人收拾好桌面,刘芜就已经推开了小院门。

    柳初已站在门口,看着刘芜笑道:“他乡遇故人,与你我而言,想来却不是什么好事。”

    刘芜压下心底的不安,有东方怀给她的鼓励,她底气十足。她看着柳初冷哼一声道:“这里不是东麓,西戎怀王府上,柳小姐似乎胆子很大。”

    柳初轻笑道:“怎么?当初在东麓用过的手段,这次还要再用一朝?”

    刘芜轻蔑的笑了:“当初你是东麓的太子妃,现在,你不过是东麓求和的工具。你过的好不好,又有谁会管你呢?”

    柳初镇定自若的笑了,她笑的灿烂张扬,如同盛开的云裳。她问:“刘芜,你要知道,以我的手段,让你消失在怀王府里,不过是极为轻松的一件事。”

    “是吗?那我倒也想瞧瞧你的手段。”

    东方怀突然出声,刘芜侧过身,领着下人们给他让出了一条路。东方怀就这样走到人前,与柳初对视着。

    柳初毫不退缩,与东方怀相看两厌。

    东方怀只一个眼神,四周就突然涌出数个暗卫,向着柳初扑来。

    柳初瞬间转身躲过一个暗卫的攻势,又伸手挡了另一个人的攻击。昨夜醉酒,柳初头还很疼,所以没有支撑多久,就被暗卫压住了身体,半跪在地。

    她冷冷的看着东方怀,连一个不屑的眼神也懒得给刘芜。她冷冷的道:“东方怀,你可不要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东方怀大笑道:“柳初,你是不是忘了,这里是西戎,该求着我的,是你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