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真心
    “你当初明明说的是……”柳初突然禁了声。是了,东方怀此人,他做出承诺,又怎么会可信呢。

    “我当初怎么?”柳初用折扇敲了敲额头,好似思索的道:“让我想想。啊!”他突然顿悟道:“我当初对你说,只要你来西戎,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柳初低垂着头,额前一缕发丝飘落,看不清她的神色。

    东方怀却笑吟吟着道:“柳初,你不是从来都对我怀有恶意吗?有时候,我都在想,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那么,你又怎么会相信,我对你做出的承诺呢?”

    刘芜从后方走上前来,她走到东方怀身边,依偎在东方怀怀里。她目光温柔缱绻,嘴里吐出的话语却不那么温柔。她说:“王爷,跟她多费什么口舌。”

    东方怀揽着刘芜,亲密的说:“是了,阿芜你说,该怎么罚她?”

    刘芜看着被暗卫押着半跪在地的柳初,轻声笑着:“阿芜不曾罚过人,不如王爷想一想,冲撞圣驾,该怎么罚?”

    东方怀笑着,眼中却闪过一丝寒芒,“到底是东麓送来的客人,还是留点面子。就送到暗房简单的罚一罚好了。”

    虽然说是简单的罚一罚,但刘芜却并没有什么不满,她是去看过暗房里的惩罚的,从轻到重,就是最轻的惩罚,也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而最重的惩罚,大概就是蛇窟了。深深的洞底,无数毒舌吐着信子。只要想一想,刘芜就觉得不寒而栗。

    刘芜颤抖了一下,然后就连笑容也有些勉强。她对东方怀道:“既然如此,那就交给暗房处置好了。”

    东方怀将刘芜的表现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揽着刘芜道:“既然要罚,自然要看着她受罚才有趣,不是吗?”

    刘芜想要拒绝,但看着东方怀的眼神,却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她虚弱的笑了笑道:“好。”

    收到命令的暗卫立即拉扯着柳初,想要将对方送到暗房里。

    “助手!”

    而就在此时,柳新突然出现,他昨夜辗转反侧许久,今天一早就想来找柳初,却一定要拉着李家豪一起。李家豪磨磨蹭蹭了许久,这才来到秀筑。

    此时柳新只庆幸自己来的不迟,否则再迟一些,可能就看不到柳初了。

    他越过院墙,落在柳初身边,猛然踹向柳初身边的暗卫。而李家豪站在柳初另一侧,对付着另一群人。

    东方怀又勾起了一抹笑容,他看着柳新和李家豪轻笑道:“何必挣扎,你们若是想,我也可以送你们和柳初一起去暗房。”

    “这里好生热闹。”

    “这里好生热闹。”恒参笑吟吟的推开门,看到一大群人,爽朗大笑道。

    然后下一刻,看清形势的他,诧异的看向东方怀问:“东方,这是怎么一回事?”

    东方怀与恒参可谓是至交好友,从恒参来怀王府甚至不需要通报就可以走到这里就可以看出,所以他的问话,东方怀自然不会不说。

    于是当他将事情说出,恒参就更加诧异了。他看了眼刘芜,又看了眼被李家豪和柳新护住的柳初,忍不住出声道:“东方,有件事,我想与你说一说。”

    东方怀看了眼恒参,知道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但却依旧坚持道:“等我先将这几个人抓了,我们再仔细聊聊。”

    恒参见他依旧执意要惩罚柳初,忍不住皱眉道:“你也知道,柳初是我的救命恩人,看在我的份上,放过她这一次吧。”

    东方怀看着站在柳初身边的柳新和李家豪,又看着为柳初求情的恒参,面色微冷,“就连你,也要站在她那边?”

    “当然不是?”恒参矢口否认道:“但你就算一定要处置她,也请听完我要说的话,再考虑吧。说不定,你会改变主意呢。”

    “我不认为,有什么会让我改变这个主意。”东方怀这样说着,但是却送开了刘芜,神色也缓和了几分。“但是,我给你这个机会。”

    恒参笑了,他也不管东方怀,走到柳初身边,对着王府的暗卫和侍卫道:“你们也听到了,我和东方有事情要谈,在我们出来之前,你们不可动手。”

    侍卫们面面相觑,暗卫却立刻退出了小院,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东方怀点了点头,表示了肯定,侍卫也收起了防备,退出了秀筑。

    恒参这才放下心来,他看向东方怀张开双手笑道:“那么,我的朋友,接下来我们好好谈一下吧。”

    东方怀却不理他,让恒参抱了个空,他也不尴尬,只悻悻的摸了摸鼻子。

    东方怀转身低头对刘芜道:“阿芜,你先回去休息,我与阿恒说点别的事情。”

    刘芜虽然不甘,但却听话的蹲身行了个礼道:“那,王爷与恒公子慢聊,阿芜去给你们准备茶点。”

    说是准备茶点,其实这些东西有下人准备就好了,哪里需要刘芜亲自去做,不过是给自己留个面子罢了。

    刘芜转身气势汹汹的来,转眼间又带着浩浩荡荡的人走了。

    东方怀只扫了眼柳初,就当没有这个人一样,与恒参说:“你要说什么?去小花园里坐坐,那里风景好,地势也开阔些。”

    这就是保证说的话不会有第三个人听到了。恒参拍着东方怀的肩膀笑道:“也好,我这次出去九死一生,正好来你家里当是散散心得了。”

    东方怀也不在意,只一笑而过。两人说笑着走远了。

    柳新扶着柳初,李家豪也站在柳初身边,两人关心的问道:“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柳初摇了摇头,回到屋里坐下。她喝了一口热菜,缓了缓才道:“东方怀此人,不可信。”

    李家豪嗤笑道:“他这个人,面上看着却如同神祀一样,从来心底的心思比谁都黑。”

    柳初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是我一时大意了。”

    李家豪安慰道:“也不怪你,东麓太过软弱,现在周边国家,只有西戎兵力强一些,可以利用。”

    柳新在一旁听着却有些着急,柳初和李家豪的对话,他根本就插不上嘴。虽然知道了柳初的身份,但是他却不知道柳初究竟要做些什么。

    柳初见到了,安抚的笑了笑。她对柳新说:“我昨日与你说过,我是北晋的殷木秀。这个名字,想必你也曾听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