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追随
    而此时远方小道上,却出现了一道身影,随后是一行人前来。说是去准备茶点的刘芜,虽姗姗来迟,但总算是到了。

    东方怀警告的看了眼恒参道:“有些话,不该说的不要乱说。”

    刘芜带着人走进小亭,亲自摆放好点心,又有侍女抬着一架红泥小炉,上面温着一壶热茶。她眸光温柔,含笑问道:“王爷、恒公子,可要留下煮茶的丫头。”

    东方怀看到刘芜,目光也柔和了几分。他对自己曾对她做过的事情感到深恶痛绝,如果只想着倾尽全力来弥补她。而只要想起恒参先前所说,他就对自己更加唾弃。

    所以当刘芜开口时,东方怀心中已是十分愧疚,他温柔着道:“辛苦你了,我与阿恒自己动手就是了,你带着人回去休息吧。”

    “是。”刘芜蹲身一礼,又领着一行人退下。

    恒参翘着腿,拈了一块糕点扔进嘴里,口齿不清的道:“你看,就这个模样,到底哪里像那个人了,值得你一直念念不忘的维护着。”

    东方怀倒了一杯茶,端到嘴边,却迟迟没有喝下。半晌他才长叹道:“她就是变了,可她还是她。阿恒,你不要再说了。”

    恒参摇着头,却坚持道:“东方,我此去东麓,曾听过一个故事?”

    许久经不住恒参缠人,他侧首对问道:“什么样的故事?说来听听。”

    东方怀既然想听,恒参也来了兴致。他放下架起的那条腿,兴致勃勃的对东方怀道:“我去东麓时,曾听闻这样一个故事。听闻华策自五年前那一战被一箭穿心后,就一直没有好过。但是就是去年,仿佛伤口突然开始愈合,华策逐渐就与旁人无异了。”

    东方怀挑眉,他慢悠悠的道:“若你还没忘记,我也才从东麓回来。你说的这事,我自然也知道。”

    东方怀这样说,恒参就十分失望了。他不死心的问道:“也许你听说的,与我听说不是一个版本呢?”

    东方怀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看向恒参道:“这种事情,想知道,只需派手下人去查一查便是,哪里需要听那些传闻。”

    恒参垂头丧气的道:“那哪有自己听来的好玩。”

    “哦,那你说来听听吧。”东方怀也有几分好笑,却顺着他的意说。

    恒参却不肯再说,他道:“你既然都知道了,再让我说一遍,怪没意思的。”

    东方怀坐直了身子,问道:“你既然知道这件事情,那么你知道华策是如何好起来的吗?”

    恒参疑惑,摇头问:“我手下自然没有你的人厉害,你查到了什么?”

    东方怀喝了一口热茶道:“姜行找到了玲珑心,换了华策体内那颗受伤的心。而那颗玲珑心的原主,正是柳初。”

    恒参突然抚掌笑道:“这就对了。我还奇怪,为何柳初一直冷情冷面,原来是这样。”

    东方怀笑容更冷了几分。

    恒参诧异的看了眼东方怀,问道:“难道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在意吗?”

    东方怀起身走到亭边,背着手眺望远方,忽而冷冷的道:“阿恒,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说了。”

    恒参皱眉,明明事情的发展不该是这样的,他走到东方怀身边,同他一起看着湛蓝的天空,问道:“为什么?”

    东方怀想起那个意气风华的女子,看着一起长大的发小,冷着脸道:“我曾不知自己心意,所以伤害了她。重来一次,我绝不会负她,也不该负她。”

    恒参依旧不解的问道:“可她现在变了,而你也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她,难道不是吗?”

    东方怀淡淡扫了一眼恒参,说道:“阿恒,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恒参固执的道:“你既然不喜欢这样的她,为什么要自欺欺人?”

    “阿恒,关于这事,我自有计较。而对于阿秀这一世,也许没有记忆才是最好的吧。而我面对这样的她,又怎么可以移情?”东方怀说着,连声音也冷了几分。

    “你认为这是移情?”恒参觉得匪夷所思,但看东方怀并不想多说的面色,只好道:“好,既然你如此说,那我就再也不管了。我只希望,你能够看清自己想要的。”

    恒参离去之后,小亭里,独留东方怀一人。面对空旷的花园,久久的站着。许久他才轻声叹道:“阿恒,你明明知道,我不肯放手的,从头至尾都只有那一人。”

    而其他的,都可以放弃。

    恒参踏进秀筑时,秀筑中一片肃静。

    “怎么这么安静,天色正好,要不要一起去郊外踏青?”他本也心情不好,但想到柳初,语气缓和了几分。

    柳新立即起身,看着这个对柳初笑的不怀好意的人,拒绝道:“我想你也看到了今天的情况,我们此刻并没有心情去踏青。”他的语气十分不善,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怀王府,恐怕他都要下逐客令了。

    恒参见其他两人都不说话,于是“啪”的一声打开折扇,笑问道:“就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才要出去走走踏踏青。”

    “我……”

    “去吧,不要辜负了恒公子的好意。”柳初打断了柳新即将脱口的话,站起身来道。她深深看了眼恒参,明白他此时心情并不愉快。而如果她不答应,他也一定不会走。

    见柳初同意了,恒参满意的点头。他看了看天色,对守在门外的东篱道:“眼看着就要到午时了,东篱,你让厨房准备一下,我们午间就在外边吃了。”

    柳初默然飘过头,对恒参说:“不必太麻烦了,中午随便附近找地方吃些野味就好了。”

    恒参含笑道:“外面吃的,哪有王府准备的精细。”

    “热腾腾的饭菜,到底比凉了或者半温的要好些。”柳初淡淡的说。

    恒参见柳初这样说,于是也不再拒绝。他对东篱说,“那就不必去厨房了,你为柳小姐收拾一下,我们这就去城外。”

    “城外?”三人同时诧异的道。

    “怎么,你们以为是哪里?”恒参笑道:“现在去城外,还能看到未落的梅花。城内的话,人来人往,哪有什么好看的。”

    “既是去城外,那么就去神庙看看吧。”柳初说着,转头问恒参:“可以吗?”

    “当然可以。”恒参笑道,眼底闪过一丝幽深。神庙吗?当初东方怀献出生命,换柳初重活,可就是大祭司出的手。

    柳初见他咩有拒绝,于是对柳新和李家豪道:“你们呢?是要和我一起神庙,还是自己出去走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