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神庙
    柳新自然不会放弃跟在柳初身边的机会,他立即道:“自然是跟姐姐一起。”

    柳初又看向李家豪,李家豪也点了点头道:“将军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要保护将军的安危。”

    谁保护谁还不好说呢。柳初腹诽着,转而看向恒参问:“我们几人一起,恒公子不会接吧。”

    “自然不会。”恒参顿了顿,又道:“你可以叫我名字,或者与东方怀一样叫我阿恒。”

    柳初只笑了笑,恍若未闻。恒参遗憾的耸了耸肩,觉得柳初比起东方怀来说还要难对付。恒参又对东篱说:“你去外面,喊门房准备马车。”

    东篱看了眼柳初,见柳初没有拒绝,这才应了声,转身离去。

    而柳初则回了房间里,虽然她从不在乎外表,但不代表不在意仪表。何况这次去的是西戎的神庙,西戎最圣洁的地方。

    她换了一件月白色的衣裙,上面披了一件兰色的上衣。铜镜照不清人脸,只能模糊的看到几分。柳初抚着脸,叹天行云海弓潜移默化的作用强大。照这样下去,再过一两年,她大概就会恢复原来的模样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再出门,令等候的几人都感到眼前一亮。

    柳新仔细看了几眼,只觉得哪里不对,而等他琢磨着回味过来,才发现柳初的容貌变了。虽然目前容貌的改变并不大,但与柳新而言,也是另一种柳初身份的证明。

    柳初她……再也不是他的姐姐了。她是另外一个人,不是柳初,不是他从小相依为命长大的那个人。

    没有哪一刻,柳新觉得自己像现在这般清醒。

    一行人上了马车,东篱作为唯一带着的侍女,坐在靠门的角落,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而恒参却说着笑着,与他们将神庙的不同,“你们去了神庙,可不要惊讶。那里的祭司总是神神叨叨的,跟你说了什么也不用放在心上。”

    听着恒参的声音,柳初不由想起很多年前,来神庙的那一次。

    那一次,神谕祭司拉着她的手道:“真是天煞孤星呀。”

    天煞孤星?

    柳初从来不信这些,但是重活一世,她倒是想看看西戎的祭司,会给她一个怎样的预言。她答应恒参就是为此而来,而神庙的祭司,可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说是踏青,那么自然是踏青。

    一行人在城外下了马车。柳初下了车,就被灼热的阳光刺得眼泪都掉出来了。

    恒参爽朗的笑道:“出来踏青,比镇日呆在府里要好得多。才多久不出门,就连阳光也晒不得了,真是娇气。”

    柳初警惕的观察着四周,而恒参见他警惕的模样,笑着凑到她身边道:“不过是出来踏个青,你别紧张,我可没有下什么埋伏。”

    柳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她自然明白恒参的为人,但这不代表不会有人从京里就一路跟到这里来。

    柳初晃了一圈,恒参问道:“怎样?”

    柳初摇了摇头,恒参笑道:“既然是出来踏青,那就放轻松一些。往山上去还有一树梅花,马车上不去,我们得走上去。”

    柳初看着高高的山,没有拒绝。因为她知道,半山腰上,坐落着西戎最有名的神庙。

    这神庙,柳初来过、恒参来过,但柳新和李家豪却没有来过。所以在上山的路上,柳新与李家豪就一直问着恒参关于神庙的事情。

    走了许久,沉默了很久的柳初突然问道:“我们是要去神庙中赏梅花吗?”

    恒参嘻嘻一笑,对柳初说:“于肃穆出赏梅,难道不是一种别样的感受吗?”

    柳初抬头看向不远处,神庙已经在眼前,由不得她反悔。更何况她原本的目的就是这里。

    柳新和李家豪对视一眼,都发现了柳初的不对劲。一路走来的柳初过于沉默,沉默的不像是踏青,反而像是赴死。

    “将军。”李家豪突然挡在柳初面前问道:“我们一定要来这种地方看梅花吗?”李家豪这样问,虽然没有直言,但听在柳初耳里,就是很直白的问,“这种地方陈旧的记忆那么多,一定要来吗?”

    一定要来吗?柳初闭上眼问自己。然而不过瞬间,柳初又猛然睁开眼,“当然一定要。”她还有很多疑惑,很多不解的事情,需要祭司来告诉她。

    李家豪轻叹气,给了柳新一个眼前,让他上前。

    李家豪退开之后,柳初就继续向前走去。而此时柳新几个快步走到了她身前,转过身看着她问:“姐姐,既然里面的祭司会说什么不好的话,你也一定不要放在心底。”

    不好的话?什么才叫不好的话?柳初心底冷笑,神色却冰冷。

    柳新败退的很迅速,正在两人都拿柳初毫无办法时,一段轻快的小调从一旁传来。

    恒参摘了一片叶子,放在唇边,吹着一段轻快的江南小调。曲毕,恒参笑嘻嘻的说:“你们知道,我第一次来神庙,那祭司是怎么跟我说的吗?”

    柳初和李家豪都摇了摇头,而柳初也放慢了脚步,显然也在听他说什么。

    恒参笑着道:“我当初来神庙,祭司说我家到我这一代,就断了传承。那时我爹娘都以为我活不久了,而我却活到了现在。而如今我弃文从商,空有世家之名,却无世家之权。这样想来,当初祭司说我家传承断了,也不是没有道理。”

    听了这一袭话,柳初眼珠转了转,过了许久,想是想明白了什么,她转过身来,站在神庙门口等着其余几人。

    “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吧,恰好我腹中饥饿。”等几人都近了,柳初先一步踏进神庙。踏入神庙的瞬间,柳初只觉得自己仿佛是从泡沫中挤了过来,仿佛整个世界都亮了许多。

    这是一个纯白的世界,洁白的神庙,雕刻着神祀的画像。雪还未华,就连山谷树林间都是一片雪白。

    “你说的梅花,在哪?”柳初偏头问道。其实这个地方她知道,但是“柳初”并不知道,所以她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