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神庙
    恒参早就将扇子丢到了一边,他听见柳初问,就走到了前头领路。边走边道:“是真名士自风流,只可惜,我们不能在神庙里烤上一只鹿。”说着,他冲着几人挤了挤眼。

    “为什么不可以,只要不被人发现,我……”我们已经不是常这么干吗?柳初几乎脱口而出,却硬生生的将这句话咽了下去。

    淡淡的梅花传来,无需恒参领路,柳初顺着花香寻去,就看到一棵老美树。山势较高,所以其后也脚冷。所以虽然是初春,但是山上的梅花却开的恰好。

    “故作小红桃杏色,尚余孤瘦雪霜姿。”柳初喃喃念道。

    恒参听到这句话,猛然一颤,他睁大眼看向柳初问道:“你刚刚,说的是什么?”

    柳初淡然一笑道:“苏东坡的红梅,你虽然弃文从商,但也不该不知道吧。”

    “不,我只是没有听清。”恒参否认道,只在心底告诉自己,这只是巧合而已。

    柳初站在梅花树下,看着一树红色发着呆。许久,一阵冷风袭来,垂落花枝上落雪。冰凉的雪沁入皮肤,令柳初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退后两步,拒绝了东篱递过来的披风,轻声道:“我看这里景色很好,午饭就摆在这里吧。”她说的自然,也没有问这里给不给摆饭。

    恒参也没有在意,毕竟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特权总是有的。

    于是午饭就摆在了梅花树旁,偶尔夹着冷风卷过来的落雪残花,别有一番意境。

    恒参看着梅花,数了数自己有多少年没有来过这里了。这样一数,就数出六年。从那个人离开西戎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恒参对柳初笑道:“若不是这一次你偏要来,我还不曾发现,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这里了。”说着,恒参的语气就有些恍然,显然想起了旧时光。

    柳初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见恒参的模样,也回忆起了当初。

    那时候她还不够圆滑,浑身是刺。而见到东方怀真面目的她,更加变本加厉的板着一张脸。神庙于柳初而言,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而这棵树于柳初而言,却是那时候唯一的温暖。

    那时候神庙的祭司刚刚给出她预言,本就心情不好的她冷笑着问道:“若我本该是天煞孤星,那为何我如今远在西戎,而我的父亲和姐姐,都还在北晋开心的活着。”

    也许是她的语气太过恶毒,她被祭司赶出了大殿。她一个人浑浑噩噩的,就顺着花香走到此处。

    那是她第一次在神庙遇见除了东方怀和恒参之外的人,而那个人,是恒参的姐姐,现在的怡宁长公主。

    相比起作恶多端和助纣为虐的恒参,怡宁长公主可谓是一个极为温柔的人。她见到贸然闯入的柳初,没有责怪,反而命侍女将她带来过来,和她一起说着话。

    怡宁长公主,她曾在西戎三年时光中,唯一的光亮。

    柳初垂下眼睑,默默的又咽下了一口饭。

    用过饭之后,等神仆将东西都收拾走之后,柳初莞尔笑道:“既然来了,那就去正殿求一则预言,总不能来了只吃一顿饭吧。”

    恒参立刻兴致勃勃的同意了,他大声道:“隔了六年了,我也想知道,当年给我断预言的那个人还在不在,这一次又会给出什么预言。”

    柳新和李家豪虽然嘴上不说,但是看神色也眉飞色舞起来。

    柳初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她也很想知道,这一次会有怎样的语言。

    几人踏入正殿的动静,很快就引得祭司的注意。祭司依旧坚持着念完最后一段祷文,才起身看向几人。

    在他的视线投向柳初时,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

    而柳初看到他的时候,也觉得十分诧异。这个祭司她曾经见过,不是六年以前,而是不久前的梦境里。

    而现实中,她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祭司的,但他眼里的差异不似作假。

    若她猜想的没有错,当初那并不是什么梦境,而是魂魄离体,飞往了千里之外,跟在东方怀身后,却被祭司发现了。

    不过这件事,祭司并没有说出来,柳初也不会选择开口。作为新一任神谕祭司,在给其他三人都求到预言之后,他要求柳初单独留下来。

    听完祭司的要求,恒参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柳新和李家豪还有些犹豫,但在触碰到柳初的眼神之后,也退出大殿。

    “轰——”声响起,神庙沉重的大门紧紧合上。

    祭司看着柳初,依旧是圣洁的表情。他说:“我曾见过你。”

    柳初并没有否认,她直直盯着祭司的眼眸道:“我也曾看见过你,在我的梦境里……又或者那并不是梦境。”

    祭司看着柳初的眼神,想到自己看到的那个灵魂,不觉道:“可你的魂魄,与你的皮相并不相同。”

    柳初轻笑着答道:“容貌美丑,都是外在,魂魄如何,又是几个人能看得清的呢?”

    她说的似乎有几分道理,祭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总觉得,你身上气息有几分熟悉。”祭司看着柳初,神色有三分茫然。他确定自己没有见过柳初,至少没见过柳初的整个人。

    柳初不动声色的笑了笑道:“我之前并没有来过神庙,何况再早几年,神谕祭司就该是另一个祭司了。”

    她提到前任祭司,神谕祭司恍然道:“你身上有大祭司的气息。”

    柳初心中诧异,但是面上依旧微笑道:“我并没有来过这里,又怎么会有前任祭司的气息留在身上呢。”

    神谕祭司却猛然道破了真相:“你的灵魂与**并不相符,显然是灵魂离体借尸还魂,这……是大祭司的力量。”

    大祭司?那个神秘的神庙执掌者,一直不曾露面西戎第一人?

    柳初眸色暗沉,她幽幽的看了眼神谕祭司道:“我不知道你哪来的猜测,但我的事情,我觉得你并不会说出去,是吗?”

    柳初觉得就目前而言,她与东方怀的关系说不上好,但也比前世好上太多。而她需要借助西戎的力量,就不该暴露身份,让东方怀知道她就是殷木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