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预言
    神谕祭司紧闭着双眼,一首握着一根在柳初看来就是木棍一样的法杖,一首捧着一个盒子。他淡然的道:“大祭司的事情,我自然不会透露出来。”

    柳初没有接话,她垂下眼睑,想着是否该信任眼前之人,又如何才能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让他死的悄无声息。

    似乎看出柳初所想,神谕祭司很是淡定的道:“你不必担心,打祭司当初既然为你续命,自然是得到了应得的,而这点我们神庙上下,都不会泄露。”

    听得他这样说,柳初当下就放下心来,但是表面上她去依旧做出不信的神色,只等神谕祭司说出更多的消息。

    果然,神谕祭司睁开眼深深的看了眼柳初,然后道:“如果你是西戎人,你应该会知道,大祭司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

    果然,柳初转了转眼珠,声音低沉的问道:“我是否可以认为,大祭司以帮人续命为由,换取其他人的性命来延续自己的性命?”

    神谕愣了下,失笑道:“怎么可能?”他站起身,轻叹一声道:“其实大祭司,早已换了无数人,只是大祭司从不露面,其他人又怎么会发现。”

    “呵。”柳初笑了,她不信的问道:“若大祭司早换了无数人,怎么会一点风声都没有?与其说大祭司换了无数人,不如说大祭司找了无数个人来代替自己,我说的对不对?”

    神谕祭司再次深深的看了眼柳初,说了一句看似很高深的话。他说:“即使你说的是对的,那又如何?”

    柳初被他问的一愣,确实,大祭司如何都是西戎的信仰,与她而言没有什么干预。更何况就算她说出来,也叫不醒装睡的人。

    于是她微微一笑道:“那我更像想知道,大祭司给我……留下了怎样的预言呢?”

    神谕祭司也微笑回道:“说笑了,我们神谕祭司只传达神谕,不知道什么是大祭司的预言。”

    柳初懒得跟他扯这些,所以她有些不耐烦的道:“就当是神谕好了,那么……神谕说了什么?”

    神谕祭司看着柳初,只觉得眼前的女子太过聪明,很多事情都不需要他多说,她就能够猜出全部来。

    他走到神像前,放下法杖,将木盒捧在神像前放好,跪下来,低声说着什么。

    柳初跟着他走到神像前,看着神像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熟悉。她站在一旁,看着神谕祭司的脸,想起曾经看过的面孔,蓦然惊觉历任神谕祭司与神像长的都有几分相似。

    她看着与似乎在与神像交流的祭司,手心运起万元功法,荧白的光芒在手中聚起,只要她将掌心的力量打出,所谓的祭司和神像都要毁在她的面前。

    而就在此时,祭司睁开眼,看向柳初的眼里带着笑意,他捧起放在神像前的木盒,取出来其中的一张纸。

    柳初隐隐看到纸张上的字迹,将掌心中的力量卸掉。她含笑指着神像问:“你们的神……说了什么?”

    神谕祭司也不恼,他将纸条递给柳初道:“我想也许你想要字迹看。”

    柳初接过纸,打开却只看到一个字——杀意铺面的一个“弑”字平铺在纸上。柳初蹙眉问:“此字何解?”

    神谕祭司又拿过柳初手中的纸,再看了眼,笑道:“兵戈战事,不是你想要的吗?”

    柳初眼波一转,笑盈盈的道:“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惹得出这样大的事情。祭司说笑了,我不过求个平安喜乐罢了。”

    神谕祭司指了指柳初的胸口说:“你这里,是空的。”

    柳初的笑容僵了一瞬,她冷下脸道:“看来,大祭司这神,也不想当多久了。”

    神谕祭司摇了摇头道:“我早说过,关于大祭司为你续命的事情,神庙上下都不会说出。”

    柳初绕着神谕祭司走了几步,有些烦躁又有些不解。她问道:“你们大祭司,到底求的是什么?”

    神谕祭司淡淡的看着柳初,平静的说出了两个字:“长生。”

    “噗呲——”柳初不禁笑出声来,她看着泥塑的神像,再看着与神像有几分相似的神谕祭司,讽刺道:“长生又岂是那么好求的。”

    神谕祭司对于柳初的态度并不奇怪,他见多了这件的人。他敛眉淡淡的说:“所以,无论你想要做什么,与神庙都没有关系。神庙的人信仰的只有神,不会听其他人吩咐。”

    柳初突然好奇,神庙中的祭司和神仆,为何对一场假象如此忠贞不二。她笑吟吟的问道:“即使你们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只为了给大祭司续命?”

    神谕祭司突然浑身颤了一下,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他慢慢的道:“怎么会……我说了,每一任祭司都在换人。”

    柳初冷笑道:“这种话,也就只能骗骗你自己罢了。”她转身想要离去,却听见神谕祭司喃喃念了一段话:

    “失玲珑心,涨杀伐志。时局崩塌,天下为弑。”

    柳初心下一动,瞬间就明白了,这才是大祭司给自己的预言。

    但,柳初扬起笑容推开了神庙大门,扬声道:“我从不信什么预言和命运,我——只信我自己。”

    门外,刺目的阳光洒下。等候着她是关心着她的柳新和恒参。她冲着两人笑了笑,将一切阴私都抛在身后。

    几人转过身,向来时路走回,而此时神秘按大门再次重重闭上,发出的声音令几人都惊了一跳。

    柳新好奇的像神庙望了眼,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他问:“姐姐,你得到了什么预言?”

    柳初笑着揉了揉他的头道:“并不是什么好的寓意,不过没关系,我向来不信这个。”

    “姐姐……”柳新心底莫名的愧疚,自他知道柳初的身份之后,他就明白柳初对自己这么好,都是娘亲将自己托付给了她,而如果不是自己拖后腿,她这一路也许会走的更顺一些。

    柳初笑着道:“不关你事,我既然答应了,自然要做到。”

    而一旁的恒参不屑的道:“你不要理他们,他们说什么也不用在意。这神庙祭司说是长生不老,其实十年一换,在世家大族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什么长生不老无比灵验,都不过是骗骗那些市井小民罢了。”

    恒参的话让柳初有些犹豫,恒家也属于世家,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她的猜测就不是真的。可如果他说的不是真的,那么到底是恒参在骗他,还是恒参本身也不知道这件事?

    柳初心底转了一圈,就将这事丢开。她试探着问道:“你为何要说,这神庙的祭司十年一换,这么重规律是怎么发现的?”

    恒参笑道:“大祭司虽然不常见人,但每年一次的万寿节和神诞日总会出面,虽然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但是容貌不同总是会被发现的。”

    柳初再问:“若是这些人背后,又有另一个大祭司,而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大祭司,以往十年一换的不过是他的傀儡,你怎么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