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花帖
    恒参若有所思的看了柳初一眼,问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等柳初回答,他又说道:“若真有那样一个人,也就是他们口中的‘神’罢了,既然于西戎无害,又何必多事。想来陛下乐得有这样一个神祀来约束平民想要翻身的**。”

    他话说的毫不客气,也十分清楚世俗礼教对于平民的约束。看起来,确实不是一个世家公子的风范,也难怪他接受恒家之后,恒氏会被世家除名。

    柳初淡笑着扫了一眼恒参道:“你说这种话,只怕陛下听见了,也不会告诉的。”

    恒参笑着看了眼一旁的柳新道:“这事只有你我他四人知道,再不会有其他人。”

    柳新突然在一旁插嘴道:“这样说起来,在这里的四人,竟然是四国之人。”说完柳新就有些后悔,恒参虽然说这柳初对他有救命之恩,但到底不是心腹之人。

    而恒参诧异之余,恍若没有听清的问道:“你方才说了句什么?风声有些大了。”

    神庙大门重重的合上,再次将阳光阻挡在外。昏暗的大殿里,神谕祭司一手托着照明的夜明珠,一手拿着法杖,走过冗长的隧道,站到了一扇雕花精致的门前。

    他敲了敲门,轻声问:“大祭司?”

    “明悦?进来吧。”

    床上坐着一个身着黑袍的人,他紧逼着眼,声音有些老态,但看面貌却过分的年轻,仿佛岁月不曾在他脸上留下痕迹。但神谕祭司只是淡淡的扫了一下,就放下夜明珠,左手在身前划过,弓身行礼道:“大祭司,我见到了那个人。”

    大祭司睁开眼,问道:“才不过一年,你见到了那个人?”

    虽然床上的人看着毫无危险,但神谕祭司依旧态度恭谨的道:“是,当然大祭司续命施法后留下的神谕,我也已经告诉她了。”

    大祭司满意的点头笑道:“既然如此,就让她朝着这个目标去做好了,总有一天,神庙的势力会扩张到各国各地。”

    神谕祭司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但……她似乎并不相信这些。”

    大祭司也并不在意,他说:“凡人总是口口声声说着自己不信,但是心底却是信了的。她若不信,那她的命是哪来的?若是不信,她又为何要再次踏入神庙?命运的线以及被神祀纺了出来,她就一定会朝着既定的方向走。就算有一点点小改变,那又有什么关系。”

    “是。”神谕祭司再次行了一个礼,神色肃穆恭敬。

    大祭司满意的道:“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若不是当年……大祭司的位置,早该换人了。”

    神谕祭司吃惊道:“可祭司你明明才坐上大祭司的位置,不过十二年。”

    大祭司笑道:“外面传言都说神庙有对大祭司的诅咒,所有坐上这个位置的人,都活不过十年。我强行给自己续了十年寿元,谁有知道哪一日会被吾神召唤呢?”

    神谕祭司垂眸道:“吾神的光明永在。”

    大祭司同样咏叹道:“吾神的光明永在。”

    等神谕祭司走后,大祭司起身看着一侧的镜子,黑暗中,唯有一双眼睛可以看出,这还是他自己。

    “十二年呀……”

    几人走走停停,回到了怀王府上,而刚踏进大门,门房就扬着笑走来道:“柳小姐回来了,今天文家小姐送来了帖子,邀柳小姐去做客。”

    柳初又些吃惊,杏花宴过后,她本以为与这些世家小姐不会再有交集。虽然文秀英等人都说过会邀她,但没有想到的是,文秀英居然真的会下帖子给她。

    她接过门房递来的帖子,转身递给了东篱。跟在她身后的东篱等柳初走过之后,塞了两碎银给门房,不敢停留又跟了上去。

    柳初看着怀王府中一切都井井有条,又看着一旁的柳新,只觉得自己往日都忽视了他许多。于是柳初问道:“小新,你要不要逛一逛这王府?”

    李家豪将手搭在柳新的肩膀上,笑嘻嘻的道:“将军只知道关系他,也不问问我。属下也从未见过如怀王府这般瑰丽的府邸,将军也要带我瞧一瞧。”

    柳初没好气的瞪了李家豪一眼,却见对方已经笑嘻嘻的毫不在意,无奈的道:“怀王府又不是我家,我能带小新去的地方有限。”

    而恒参此时在一旁跃跃欲试的道:“我带你们,这怀王府上上下下我都走遍了,你们要想看哪,尽管与我说。”

    柳初与李家豪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笑了。柳新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听柳初道:“那好,先去花园瞧一瞧,初春虽寒,但应该也有鲜花开了。”

    恒参也不在意,他与东方怀自小一起长大,几乎将怀王府当做自己家,也曾带过其他人来玩耍。当然他还是很懂分寸的,知道哪里不可去,只要小心的避开就好了。

    但柳初的目的肯定不是只有参观那么简单。等恒参带着几人去了小花园,此时寒流未过,花枝上顶多打了几个花苞,想看花却是没有的。柳初只看了几眼,就指着远处的小桥问道:“哪里是哪儿?”

    柳初当然知道那是哪里,是怀王府的兵力,也是东方怀处事的地方。但是她不说,只看着恒参问道。

    恒参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恰好看见了东方怀从小桥另一端走过来,身边还跟着最为得力的谋士。

    “苏亓先告退了。”

    那文士打扮的人再看到柳初等人之后,落后俩步弓身作揖道。

    东方怀点了点头,唤作苏亓的文士就退下了。而此时柳初几人已经走了过来,柳初看着退下的苏亓问道:“这个人似乎还没在怀王身边见过,这样看起来,怀王手上的势力还真的不少呢。”

    东方怀看了眼恒参,眼里的询问满满。恒参回了他一个无辜的表情,然后上前拍上东方怀的肩膀,笑道:“东方怀,春日这么好的时节,就被谈公事了,与我们一起好好享受这春日好了。”

    东方怀好笑的问恒参:“春日踏青,夏日闷热,秋日登高,冬日又不想出门。你这生意,怎么越来越难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