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花宴
    恒参扬眉道:“我早说过,我做生意不过是为了结识天下有识之士,当他们来到葡京,来到历城,来到所有有恒家的地方,都能够享受到最好的待遇。”

    东方怀挑眉,眼神扫过柳初,看向其他二人,问道:“那么这一次,又是谁让你肯舍得放下你的生意?”

    恒参笑问:“我告诉了你,你给我什么好处?”

    东方怀退了两步问恒参:“我们二十多年的交情,你还在乎这个?”

    恒参眼见得东方怀眼神危险起来,忙摆了摆手道:“不在意,当然不在意。”

    东方怀这才问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柳初此时才回答道:“无聊,随便走走。”

    这回答和恒参预料的可不一样,但是他没有说,而且以他和东方怀对彼此的互相了解,他不说东方怀也会看得懂。所以东方怀轻哼一声道:“若是他们无聊,带他们去暖房比这里好看。”

    恒参一拍脑袋,笑着对两人说:“我给忘了,怀王府有暖房的,里面百花争妍,比这寒风中看着破败的花园要好得多。”

    听着恒参将自己的花园说成破败的形容,东方怀眉头挑的老高,但却依旧一言不发。

    柳初轻笑道:“你带小新和家豪去,我与都怀王殿下,有话想说。”

    恒参看了眼东方怀,见东方怀点了点头,于是答应道:“好,那我去暖房等你,你可别抛下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去暖房赏花怪没意思的。”

    柳初点了点头,柳新却不肯走。李家豪不由分说,就拽着柳新离开。而柳新挣扎不得,只能在心底责怪自己多日未习武,日后一定要好好练习。

    等几人走后,东方怀缓缓开口道:“什么事,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柳初踌躇了片刻,试探着道:“我今日和他们去了神庙,神庙的祭司……告诉了我一件事。”

    “哦?”东方怀似笑非笑的看着柳初,像是等她继续说下去。

    柳初含笑问道:“怀王,就不想知道祭司说的是什么吗?”

    神庙……祭司……东方怀不由自主的撩起一缕白发,回想起曾经的付出。他与神庙的联系,就在于他曾经求大祭司救了一个人。但这与柳初,又能有什么关系?

    东方怀勾起唇角笑道:“我也想知道,祭司与你说了什么,就看柳小姐你愿不愿意说了。”东方怀深深的看了柳初一眼,眼中的戏谑明明白白。

    柳初依旧心情的平静的看着东方怀,见他没有丝毫不对,也不禁陷入怀疑。按理说,她在西戎唯二熟识的人,只有东方怀和恒参,而前世这两人与她的关系并不好,所以她续命的事情,本不该怀疑到这两个人。可……除了这两个人,柳初就更想不到其他人了。

    这样想着,柳初就没意思的转过身道:“本想诈你一诈,看来并没效果。那些祭司还能说什么,不过是些奇奇怪怪半真半假的话罢了。”

    “哦……”东方怀拖长了调子,若有似无的应了一声。

    柳初回头看了一眼,微微蹙眉。东方怀的态度太过正常,正常到她都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伪装。可转念一想,东方怀此人,若是真的救了她,又怎么如此轻描淡写的放过她,何况……东方怀一直以来都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甚至没有去怀疑过她。

    而在她身后,东方怀眯起眼,神色危险。

    “去查一查,今日神庙发生了什么?”

    那一年他用十年性命换来的重生,没有走漏一点风声。他一夜白头,对外也只是练功走火入魔而已。柳初她……到底知道了什么?而神庙,又怎么会将这种事情外泄?

    因为是文秀英送来的赏花宴的帖子,所以柳初这次去文府,就没有带柳新和李家豪二人。两人都是男子,去这种小姐们聚会的地方,自然是不方便的。

    所以当柳初辞别了依依不舍的柳新和笑着说自己会看好的柳新的李家豪之后,就带着东篱踏上了去文府的路。

    怀王府在东城,文府却在西城。若如果东城住的都是王权富贵,那西城住的都是些清贫人家。文家虽为官家,却甚是清廉。

    柳初踏下马车时,看到的就是老旧的门和被摸得光滑发亮的门环。抬头是两个大字:文府。

    叫门这种事情,自然是小丫鬟去的。但柳初只带了东篱一人,所以只有东篱前去。柳初一个人站在隐蔽处,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四周的景象。

    此时东篱正上去叫门,递了帖子。而不远处又有马车的倾轧声传来,直到身侧。柳初等会儿,从马车上跳下来的,正是舒窈。

    她还记得舒窈的脾气,最是真挚不过,于是扬起笑容迎了过去:“窈窈。”

    舒窈也看到了柳初,同样向柳初走去,听到这个称呼顿了顿,露出一个奇怪的神色道:“我还是第一次听日这样喊我。”

    柳初抿唇笑了笑道:“舒将军和夫人给你取这个名字,不就是希望你能够淑女些么。”

    舒窈甩了下帕子道:“可别提了,我爹那个性格怎么会取这样的名字。我娘为我取这个名字,我爹起初还不同意呢。”说着,舒窈又凑近柳初道:“你别看我爹上了战场威风,回到家我娘说一句什么都不敢反驳。”

    柳初笑了笑,那边东篱和舒窈的婢女一起走了过来,请二人进去。

    东篱说的是:“小姐,咱们进去吧!”

    柳初蹙了蹙眉,看向舒窈道:“一起去吧,总不至于还要一前一后的进去。”

    舒窈为人大方,也不计较这些,所以想着答道:“好啊,一路我们还可以说说话。”

    踏进门,柳初这才发现文府觉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陈旧。府内处处井井有条,下人们都谨慎细微,而穿过抄手游廊,越过三间抱厦,映入眼帘的小小花园十分精致。

    柳初不禁赞到:“再没想到竟是内有乾坤。”

    舒窈走在她身侧,听她此言笑道:“文姐姐家虽然外面看着不显,内里却布置的精致有趣。一会儿你就见着了,往年我们都常来的。”

    两人说说笑笑,走了一会儿,就遇见了前来迎接的文秀英。她领着两个丫鬟,细碎的步伐匆匆又不显凌乱。待看见柳初与舒窈二人,才慢下脚步道:“你们来的好早,我和母亲都才用过早饭。”

    柳初与舒窈对视一眼,眼含笑意道:“那可不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