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怡宁
    “怡宁”这两个字,仿佛唤起了柳初心中的一点往事。她不由得抬起头,看向外间,只见一个身着宫装的女子正款款走来。

    怡宁此人,是东方怀和东方慎一母同胞的姐姐,当年深宫中和东方怀一同护着东方慎,直到到他登基。东方慎感激怡宁维护之恩,登基后便同封后旨意一同下旨封了怡宁长公主的封号。

    至此,怡宁便成了京中女眷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而对于柳初来说,她对于怡宁的印象,还停留在多年前。那时怡宁也不过十六年,先帝一旨婚书将她下嫁给了如今的威宁侯。

    怡宁临别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东方慎。至于东方怀这个更加年幼的弟弟,却因为聪慧又有圣宠,反而是她最不需要担心的那个。

    那时柳初在一旁,冷眼瞧着这一幅姐弟情深的画面,心中却也不由得微涩。因为怡宁,或许是整个西戎对她最好的一个人了。

    怡宁是一个极其温柔和照顾人的女子,而她的温柔不仅仅对自己的弟弟,对柳初也是如此,所以对于柳初来说,怡宁是她在西戎遇到的第一抹温暖。

    而此时在其他人眼中,怡宁就是一个极为难得的人物。自当今登基后,怡宁就鲜少出面,也不与其他大臣亲王的女眷相交,为人处世极其低调。而这样的人,出现在文府一个小小的花宴上,实在是令人不得不多想。

    此时文夫人也不敢再坐着了,她站起身扶着侍女迎到门口,亲自将怡宁送到上座,笑着道:“长公主光临寒舍,真是令文府蓬荜生辉。”

    怡宁温婉的笑道:“夫人说笑了。”她一边说了,一边扫了眼屋里的女子,最后将视线放在了柳初身上:“这是谁家的女儿,还未曾见过。”

    不需要看文夫人的眼神,柳初含笑走上前,蹲身一礼道:“柳初见过长公主。”

    她是真心诚意的行礼,不是以往的做个样子。对于怡宁,柳初的好感比对东方怀要好上太多,她从不掩饰自己对怡宁的敬意。

    怡宁面上闪过一丝惊异,然后笑道:“缘来是你,也是巧了。”她笑起来,脸颊一旁就有一个浅浅的梨涡。她拉过一旁的刘芜,对着众人笑道:“阿芜同样来自东麓,来西戎许久,竟是我疏忽了,也没带她出来走动走动。这次恰好你家设宴,我便带她来长长眼。夫人不介意吧?”最后一句,她含笑看向文夫人问。

    不论是什么原因,怡宁能驾临对于臣子已经是荣幸了,所以文夫人很识趣的接过话茬道:“长公主这样说,我倒无地自容了。她们若是知道我接了公主凤驾,还不得羡慕死。”

    怡宁微微一笑,又将刘芜往外一推,对着众人道:“你们一处玩吧,阿芜初来乍到,你们可得让着她一些。”

    刘芜被怡宁推出,冲着众人柔柔的行了个平辈礼,众人都纷纷回礼。

    姚娴道:“正好我们要出去玩呢,长公主就来了,若是再一会儿,怕是就找不着我们了。”众人纷纷笑了,姚娴又看向刘芜道:“既然阿芜来了,那我们就一块儿走吧。”

    怡宁点了点头,温婉含笑道:“阿芜不必紧张。”说着,她又淡淡的扫了一眼柳初,见柳初看向她,点了点头。

    柳初心下微动,就觉得似乎已经不一样了。

    是啊,怡宁早已经嫁人,而她的两个弟弟,一个是西戎的统治者,一个是西戎的王爷。她的身份高贵,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不受宠的公主了。

    柳初只怔忪一会儿,文秀英就拉了拉她,柳初回神笑了笑,就跟随众人一同出了厅堂,穿过回廊向另一端走去。

    早春花开的少,所以文秀英并没有带人去花园,而是去了暖房。

    才一踏进去,柳初就感觉到了脚下传上来的热气,环顾一眼四周,小小的隔间里,摆放素雅,最出色的点缀则是那几盆不应时的兰花。

    柳初还没看完,就听得楚岚烟赞道:“文妹妹这儿的花,倒是养得甚好。”

    文秀英虽然依旧微笑,但眼里闪着几分得意。

    因着没有长辈上,所以几人都坐的随意。姚娴早就拉着刘芜一块说话,李家姐妹二人坐的不近不远,而柳初和舒窈则坐在了文秀英两侧。楚岚烟动作缓了缓,最后在柳初身边落定。

    待众人坐好,侍女上了茶点,文秀英看了看柳初和刘芜,笑问:“上次相见还不相识,这次已是再见面了。还未问过两位的年龄,不然姐姐妹妹的喊着怪乱的。”

    不等柳初回答,刘芜抢先答道:“我姓刘,单名一个芜字,今年十六,六月生辰。”

    柳初被刘芜抢了话,也不着急,端了一杯茶慢慢品着。等刘芜说完,她才慢悠悠的看了一眼刘芜,对其他人点头道:“柳初,恰好大刘姑娘四个月。”

    姚娴一拍手道:“那这样,阿芜倒是比阿窈小一些,而柳姑娘比阿窈大一些。至于沁珠妹妹,却仍是最小的。”

    称呼见生疏,柳初也并不在意,只是淡淡看了眼姚娴,又去看李家最小的沁珠。她捧着一杯茶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仿佛姚娴提的不是她。

    而刘芜则起身端起茶道:“今日是除此正式与各位姐妹见面,阿芜这里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

    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看见怡宁的面子上,众人都笑着起身,同刘芜相敬。而这样,就显得柳初更加不合群一些。

    她依旧捧着茶碗,也没有起身,也不看众人。

    等文秀英拉了她一把,她才恍然抬起头来,看向众人笑道:“怪我想事情太入迷。”说着她饮了一口茶道:“我与阿芜倒不是初见见面,不必客气。”

    刘芜脸色有几分难堪,但还是尽快压下了心底的不平,含笑道:“柳将军现在住在怀王府上,我们多得是见面的机会,自然不该与你客气。”她将“将军”两个字咬得极重,又着意提了柳初住在怀王府中的事。

    然而事情并不如刘芜所料,因为众人这才恍然想起,为何是怡宁长公主带着她来,且几人看她的眼神都有些犹疑。

    能够使得动怡宁的,除了宫里那位,就只有怀王府那一位了。而上次春宴上,带刘芜去的人,不正是东方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