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谈判
    东方怀是西戎很多女子心目中的未来夫婿,所以刘芜这一下子,反而给自己带了别样的目光。

    柳初眸光一转,扫了一圈众人的表现,笑的更欢:“是呢,我暂住怀王府,还要阿芜多多照顾。”

    刘芜才要得意,却蓦然觉得身旁的姚娴都有些不对劲。她低声问:“怎么了?”

    姚娴扬笑道:“无事,不过阿芜能请动怡宁长公主来,真是令人惊讶。”

    刘芜并不了解怡宁在西戎的地位,但是一位皇家公主带自己来参加一个小小宴会的宴会,她自觉压人一头。所以笑道:“我倒何事,原来因为此事。”她不甚在意的道:“怀王待我甚好,今日见我在府中无趣,所以请了长公主带我出来走走。恰好来了此处,又凑巧姐妹们今日都在。”

    她一连用了几个“巧”字,可在众人看来,却实实在在是在打文秀英的脸面。

    文秀英下的帖子,请了几位小姐,像长公主这样身份尊重却已经成亲了的人,都不在她的邀请范围之内,而刘芜仅仅因为没有接到帖子,就让怡宁长公主出面,分明是在责怪文秀英没有请她。

    文秀英也有几分不高兴,她的赏花宴,本就是为了柳初设的,至于怀王府上的女眷,本就不在她的邀请范围之内。但到底有怀王和怡宁的脸面在,所以她只好和气的道:“我是不知道,我若是一早知道了,也得给刘妹妹下个帖子的。”

    刘芜却做老好人姿态道:“是我来的突然,倒是惊着文姐姐了,我给姐姐赔罪。”她斟了一杯茶,递于文秀英。

    文秀英接过茶也不喝,只放在一边道:“阿芜说笑了,哪有什么罪不罪的,我倒是该怪初儿,没有提醒我。”

    柳初忙笑着赔礼道:“是我的错,我早该说的。”

    文秀英这才轻哼一声,装作放过柳初的样子。

    楚岚烟看了半晌,才莞尔道:“秀英和柳初不过第二次见面,感情就比我们都好,可见的秀英是个喜新忘旧的。”

    文秀英忙告饶道:“楚姐姐饶了我罢。”

    另一旁舒窈则大笑道:“你也有今日,楚姐姐要是生气了,你可吃得消?”说着,她便去挠文秀英,文秀英则躲到了柳初怀里。

    柳初转头看向楚岚烟,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看得出来,虽然楚岚烟不多话,但隐隐是众人中的领头人。

    楚岚烟见柳初看过来,微微一笑,仿佛刚才只是随口一说,并不是在为她解围。

    而在柳初眼里,更觉得楚岚烟此人温婉大方,是她心底世家小姐原本该有样子。可惜她永远也学不会这幅模式,所以她对楚岚烟甚是欣赏。

    赏花宴上的一点小事,很快就被翻过,柳初只在回去的时候,又见到了怡宁。怡宁长公主知道柳初是住在怀王府邸的,所以温柔笑道:“本宫也要送阿芜回去,既然如此,就一起好了”

    柳初自然不会拒绝,也不想拒绝。怡宁是她在西戎唯一善待过她的人,即使她明白怡宁此时并不知道她是谁。

    于是柳初在众人略有羡慕的眼神中,踏上了怡宁的香车。都说是香车美人,怡宁身为长公主,皇帝作为亲弟,自然不会再规制在亏待了姐姐。所以怡宁是长公主,享受的待遇也是长公主中极好的。

    只从外面看,马车装裹的十分豪华,上贡的云缎只能作为门帘,车门俩各垂下一颗绣球,明黄色穗子,象征着车主的身份。而上了马车,更是一片锦绣。踏上去的是柔软的毛绒垫子,车壁都用软垫细细缝好,就算有意外发生,靠上去也是软绵绵的。

    但这样做的同时,车内也是狭小的,多余的空间都被车壁的软垫所占用了。

    柳初上了车,立即向身后的东篱道:“你坐另一辆马车回去,这里不用你伺候了。”柳初自然说不出她来伺候怡宁的话,但是表现出的意思却是这样。

    怡宁含笑掀开帘子,冲这跟随的宫女道:“你们也不必上来了,留我们几个人说说话。”说着她又向柳初道:“我这里规矩不大,你不用紧张。”

    紧张?柳初向来不会紧张,她只是不大喜欢说话。但怡宁这样说,她也不好反驳,只笑了笑。

    她坐在马车中,打量着怡宁。许久不见,现在的怡宁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少女,东方慎登基之后,她显然过得很不错。一身的绫罗绸缎、满头珠翠,两颊丰满且带着健康的红晕,依旧是温柔的笑,但通身气派已不是当年。

    她后来听过很多关于她的消息,东方慎很尊敬这个姐姐,给予她一切最好的。东方怀对于这个姐姐,也常常探望,令驸马不敢轻视。

    而此时她坐在她一旁,触手可及,可时间的鸿沟却无法跨越。

    怡宁见柳初一直在看她,笑问道:“你在看什么?”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又抬头问道:“可是有哪里脏乱了?”

    “不。”柳初醒过神来,垂下眼不在看她:“只是再没见过像长公主这样雍容的贵人了。”

    怡宁抬手,用帕子遮住嘴笑道:“你这张嘴,这么会说话。”她眼波流转间,十分妩媚动人。她看向一旁的刘芜又道:“你们都是从东麓远来,平日也该一块儿说说话,好好相处。”

    刘芜十分顺从的道:“是。”

    柳初看了眼刘芜,见她低眉顺眼装模作样,心底冷笑。她不知道刘芜对自己的恨意何来,但不代表她就会轻易放过她。不过好歹是在怡宁面前,所以她也很给面子、语气委婉的道:“刘姑娘是纳入怀王后院的,而我迟早是要入军营的。怕是要辜负了长公主好意。”

    怡宁遗憾的道:“那倒也是……许多年前,我也曾遇见一个女子,亦是喜欢舞刀弄枪的……”

    柳初心中一动,抬眼去看怡宁的神色。怡宁一副回忆的神色,还有几分遗憾。

    怡宁的遗憾……会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