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我应了
    等几人到了怀王府,怡宁甚至都没下马车,对二人道:“我就不进去了,送你们到了,我就该回去了。”

    刘芜劝道:“都已经到门前了,公主若不进去坐一坐,王爷该以为我们的罪您了。”

    怡宁突然笑了,面上一片祥和:“再不回去,世子睡醒又该闹了。”

    刘芜当下不在劝她,柳初只看着长公主的马车渐行渐远。而怀王府前,只余柳初和刘芜二人。

    没了外人,刘芜顿时收起了笑容,不屑的看了柳初一眼,瞬间就转过头去,唾道:“看你一眼都嫌脏了眼。”

    柳初缓缓向府内走去,听到此言悠悠的道:“既然嫌脏了眼,你又那么喜欢看,可见是不怕脏的,什么都敢往自己身上揽。”

    “你……你说什么?”刘芜气得跺脚,几步走到柳初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柳初抬起眼,淡然的看了一眼,轻声道:“西戎边境,那个小镇。”

    刘芜顿时变了神色,眼里闪过一丝害怕和不可置信。但她顿了顿又恢复了神色:“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柳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问:“你真的不知道?”

    刘芜强硬的道:“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你又能如何?”

    “不如何,我只是确认一下罢了。”柳初抱着手,对面前的刘芜甚至懒得掩饰:“好狗不挡路,让开!”

    刘芜脸上闪过一丝羞愤,却因为四周无人,只能咬牙狠狠的让开。而柳初从她身边走过时,轻声笑了:“我说好狗不挡路,你又不是狗……噗嗤……”

    刘芜捏紧了拳头,指尖嵌入了掌心,留下深深的痕迹。

    当天,柳初就见到了东方怀。不用想,也知道是刘芜在他面前说了什么。

    烛火照耀之下,东方怀身上带的玉器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然而他面色冰冷,白玉束发,青玉做簪。一头银发不显苍老,反而令此人更加绝色。

    柳初嗤笑一声问道:“怎么,怀王今日不忙了?”

    那日花园一见之后,柳初已经有几日都没有见过东方怀了,这样很不好。柳初随东方怀来到西戎,目的是为了更加强大的实力,而不是像如今这样无所事事的,去参加小姐们的宴会。

    所以她今天故意拿话语挤兑刘芜,一是想试探刘芜在东方怀心中的地位,二也是为了让东方怀出面。果然,东方怀出面了,同时也证实了刘芜对于他而言果然很重要。

    东方怀心有所属,不知道西戎有多少女子该心碎呢?柳初这样想着,连眉目间都带上了几分笑意。

    东方怀身上的气息更冷了,他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很喜欢如今这样的日子。我看你玩的很开心。”

    柳初唇角笑容一滞,反问道:“怀王这些日子一直没有出现,我还以为你很乐意我这样无所事事的呢。”

    东方怀冷眼扫了他一眼道:“我讲你从东麓要过来,可不是为了让你躲在后院绣花的。”

    柳初不在意的笑了笑道:“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怀王还与我说,我最不该的就是相信你了。”

    东方怀面沉如水,周遭更冷了几分。他伸手挑起柳初下巴,一字一句的吐出:“柳初,你不要挑衅我的耐心。别忘了,你还想借我的手灭了北晋。我需要宏图霸业,你需要覆灭北晋,你我各取所需。”

    柳初这才正经起来,冷嘲热讽道:“原来怀王还记得,我还以为你都已经忘了呢。”

    东方怀讽刺道:“我不过让你冷静几天,怎么,连自己该做什么都忘了?”

    柳初问:“东方怀,你不会真以为,没有你我就没有办法了?”

    东方怀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冷笑道:“你若真有十全的办法,现在又怎会身处此处?明日,我回送你去军营,你可别再忘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留柳初在背后怔怔的看着。她真的没有办法吗?当然不是!柳初眯起眼,吐出一句话:“东方怀,你可别太自以为是。”

    东方怀的步伐顿了顿,转过身看向柳初,眼底是一抹讽刺:“我以为,你才是该有自知之明的哪一个。”

    柳初冷笑道:“东麓、西戎、狄丘……北晋之外的势力太多,你以为我真的就一定需要你的帮助?”

    东方怀摊开手,笑问:“西戎刚刚打败北晋,我以为,你但凡聪明一点,都不会选择其他势力。”

    柳初嘴角勾起一抹笑,她问:“你是否忘了,你倾尽兵力去打北晋的时候……只要稍稍操作一下,西戎就会失守。”

    东方怀垂下眼,眸色幽深。

    柳初不禁笑了:“东方怀,我虽然没什么大的本事,但是你也不要太小瞧我。我——不是你可以掌控在手中想怎么揉搓就怎么揉搓的人。”

    东方怀抬眼看柳初,眼里多了几分认真。他问:“那你想怎么样?”

    柳初抱着手倚在柱子上,侧首笑道:“就像你说的,我与你合作,你要宏图霸业,我要北晋覆灭。”

    东方怀问:“只有这些?”

    柳初轻笑:“只有这些。但……”她看向东方怀,眼中毫无情绪:“我要得到我该有的待遇,而不是你自以为是的施舍。”

    东方怀顿了顿,才轻声答道:“好。”

    柳初这才转过身去,懒懒的道:“夜深了,也麻烦怀王殿下早点休息,不要在我这秀珠多待,免得有人又要疑神疑鬼。”柳初后来想了想,她与柳初唯一的矛盾,也许就在与东方怀了。不过在她看来,刘芜未免想得太多,她与东方怀?柳初嗤笑,怎么可能。

    东方怀又怔了一下,想起恒参的话,心神有一丝恍然,但片刻又回过神来,神色更加冰冷。他冷冷的道:“明日我就安排你去军中。”

    柳初一脚踏入门内,顿了顿道:“好。”

    柳初第二日起的很早,她知道只要东方怀答应了,那么今日东方慎就一定会宣召她。所以她起的很早,一早就在前院等着东方怀。

    东方怀出来时,一眼就看到了柳初。但是他只冷哼一声就道:“跟上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