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安排
    果然不出东方怀所料,或者这一切更是东方怀一手操作的。柳初拱手抱拳道:“谢陛下。”

    台上的内侍宣完旨后,就走下台来,将圣旨递给了柳初。柳初伸手接过,抬头看向东方慎道:“臣必不负使命。”

    东方慎哈哈笑道:“我信阿怀,自然也信你。柳初,你可要给我练出一支百战雄狮来。”

    “是。”

    此事毕,东方慎道:“还有无事,有事去内殿说。”说着东方慎就走下龙椅,像东侧的内殿走去。

    柳初这才恍然,东方怀竟是等所有人都将事情禀完之后,才出面说了她的事情,竟是将她晾了一个时辰。

    东方怀并不关心柳初此刻心情好不好,他抬脚就要跟着东方慎进东侧内殿,但想起柳初还是说了一句:“柳将军若是想,可以即可去军营,本王就恕不奉陪了。”

    柳初垂眸道:“好。”

    东方怀点了点头,就跟着去了内殿。

    等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在了视线中,柳初身边才有人凑了过来道:“柳将军,恭喜恭喜。”

    柳初眉目柔和了几分,还不待说话,就听一旁有人冷哼道:“一个女娃娃,懂什么练兵吗?”

    柳初抬眼看过去,见到的是武将打扮的人,但是她却并不认识。

    而刚刚凑到柳初身边的那名文官和气的笑道:“秦将军,柳将军又没有抢你的差事,何必这样。”

    柳初听了这话,却依旧并不知道眼前此人是谁。那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了,柳初垂眸,冷笑道:“秦将军怕什么,我一个女子,你弱势有本事,就来打败我呀。”

    “你……”秦将军立即想要应下来,却被身边的人拉住,那人在他耳边说了什么,秦将军冷静了下来,看着柳初道:“我在军营里等着你。”

    柳初毫不在意,眉眼间都是笑意:“那可得现在就去,再晚一点,就该是我等着你了。”

    秦将军忍怒重重了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柳初身边的文官不屑的唾了一声,看向柳初道:“本官姓文淼,小女和我提起过你。”他摸着胡子,看向柳初的眼神里,是长辈看晚辈的慈祥。

    柳初听了,就明白是文秀英的父亲。她与文秀英也不过见了两面,而文大人就因此对她多加照顾,想来是听了文秀英说了些什么。

    对于文大人的善意,柳初并不拒绝。御史一张嘴,能让人身败名裂,也能让人青史留名。她想了想笑道:“原来是文大人。”

    文大人乐呵呵的笑道:“你与小女相熟,若不介意,可以唤我一声伯父。”

    柳初从善如流的道:“文伯父。”

    辞别了文淼,柳初拿着圣旨就出了宫门,她确实想去军营里看看,但不是现在。圣旨她要找地方安置好,而且她还要找柳新一起,至于李家豪,她另有安排。

    柳初出了宫门,向着怀王府走去。她有些事,要找李家豪谈一谈,也要为以后规划好一个好的道路。

    柳初入了怀王府,因为旨意还没传开,所以她直奔李家豪而去,有些事情,是该早些做准备了。

    “姐姐?”柳新迟疑的声音响起,柳初停下脚步,蹙眉看向柳新问道:“我在,怎么了?”

    “你……这是要去哪?”柳新疑惑的看向柳初前去的方向,那里是李家豪的房间。

    柳初笑了笑道:“我找李将军有点事儿,小新,我一会再来找你。”说着,也不看柳新什么表情,径直离去。

    留柳新立在原地,陷入沉思。

    柳初和李家豪,有什么事情是瞒着他,且他一直不知道的?

    柳初已经管不着柳新想什么了,她匆匆推开门,踏入李家豪的房内。

    “家豪……”

    柳初声音一滞,看着面前的景象说不出话来。

    面前的男子半转过身,半裸着身体,一身伤痕,是他在战场获得的无声功勋。

    将军百战死,战士十年归。

    对于他们将士们来说,踏上战场,就等于将生命交给了未知。

    “将军,怎么了?”见柳初到来,李家豪也是顿了一下,然后快速将衣服穿好。

    “西戎皇帝已经下旨,封我征北大将军。”柳初顿了顿,看向李家豪道:“我这次来,是想问你,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柳初的表情严肃,李家豪也收起了一惯的不正经,严肃起来问道:“什么?”

    柳初默默的看着李家豪,将那张圣旨递给了李家豪道:“你父亲一身为了北晋,立下了汗马功劳。我知道你跟我走,只是因为家仇。但是你要想好了,你父亲在北晋的名声,你们李家在北晋的名声,跟着我,这一切都会毁掉的。”

    李家豪接过圣旨,打开看了一眼,就合上了,他神色依旧是严肃的,柳初的话,显然也让他想到了更多。

    他这一生,能够有的成就,除了自己本身的能力之外,还有父亲原因。即使李家豪再怎么恨他,也明白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话,那么他也不会这么年轻就取得如今的成就。

    他可以独自一人叛离,但是李家对北晋的忠贞不二,却不能因他毁掉。即使……他已是李家最后一支香火。

    他握着圣旨,低头想了许久。然后才毅然而然得抬起头,看着柳初的面上是坚定的回复:“我既然已经跟着你了,就再也没有回头的路了。就算我现在回了北晋,又能用什么原因骗他们呢?你回不去了,我也回不去了。李家的名声……是我一人的事。”

    柳初笑了笑,她其实明白李家豪已经回不去了。但是她却要他自己清楚这一点,而不是日后反悔。

    柳初从李家豪手中取出圣旨,低头看着明黄色的卷轴道:“这只是第一步,我们有了对付北晋的兵力。但我要你做的,却是从内部击垮北晋。”

    听柳初这样说,李家豪明显感到疑惑,他问:“内部击垮?”

    “是。”柳初走了几步,看向李家豪道:“你以为,当初手握兵权的大将,接二连三的死去真的是正常的吗?”

    李家豪心中一动,手微微蜷起,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如同历史上那些皇帝对于大臣的忌惮,孙晋对于手握兵权的大将也十分忌惮。只是他藏的太好太深,至今没有人发现。他的兵权收回来的太过顺利,顺利的令人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