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比拼
    沈一看着李家豪,眼神带了一丝怪异,他道:“还是我刚才说的,你就在这里,可以走,但不能出去。”

    李家豪眼瞳微微一缩,并未反驳。

    沈一也不去看他的表情,对岳云道:“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岳云冷哼一声,却依旧回答道:“柳初一行人来了历城,我本来是要告诉你这个消息的,但是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沈一开始自然是不知道,但是他没有说。他淡然道:“来了就来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岳云皱眉道:“我这挑拨秦将军和柳初之间的关系,你却将人留在了座子轩,什么道理?”他扫了眼李家豪,见他并无其他动作,又冷声道:“万一让他跑了,将消息告诉了西戎那边,我们就全都暴露了。”

    沈一笑出了省,自傲的道:“那也要他们,能够走进来。”

    “谁说我揍不进来?”远远地,一道声音传来。

    岳云当即变了脸色:“不好,是柳初。”

    沈一当即转头看了眼李家豪,然后笑开了:“原来,你说的人就是她?”

    李家豪脸色未变,他从未说过什么,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沈一自己猜测的而已。

    沈一却朗笑着推开门:“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还是……只是一个只知道皮毛的小家伙。”

    柳初才踏进树林,就觉得眼前一白,然后一切都变了模样。

    原来再恒府当中,一再得不到李家豪消息的恒参看着柳初变色不变,心中更觉得难堪。他一怒之下,就令人在历城中一个个盘问。

    本事扰民的一件事,但是因为恒府在历城的名声,所以并未有人太过抵抗,他们都十分乖顺的将自己看到的告知。

    这一排查,很快就找到了李家豪的去路。当一行人追到李家豪消失的树林时,他们却对着眼前的树林茫然了。

    但柳初很快就发现了,这只是一个阵法。不说别的,直说岔路的明明有一丝指向,突然断了,就有问题。

    她蹙起眉,不再管身后的人,当先一步踏了进去,只留下一句话:“有阵,别来。”

    谁也不知道阵里面有什么,柳初也并不敢保证其他人的安全。她只能一个人人闯进去,独立一人去面对未知的危险。

    才踏进去,眼前就变了模式,一条小道在树林间穿过。她蹙起眉,沿着小路走过,突然顿住了脚步。

    她蹲下身,手中捻着一片草叶。

    以草叶被踏过的痕迹来看,才不久有人来过,而这个时间,比李家豪消失的时间要迟许多。

    对方至少有两个人。

    柳初在心底肯定到,心底更加谨慎了许多。

    对面有个会布阵的人,还有一个帮手,至于是否有更多的人,她还不知道。

    她顺着羊肠小道继续往前走去,迷雾一点点在眼前散开,前方一座小院坐落在平地上。她屏住呼吸,小新靠近,恰好听到对面的人口出狂言。

    柳初心中冷笑,当即回了一句。

    然而当她踏入小院,眼前的景象却又变了。雾茫茫的一片,仿佛回到了天地初开的时刻。她觉得头顶有气势逼人,抬头一看,只见一柄巨斧朝着自己砍下。

    虽然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象,但她也知道,有些布阵师喜欢半真半假,所以她从腰间拔出短刃,将功力全部涌入短刃中,抬手向天上一遮。

    就这一下,巨斧化作轻烟,消失在了半空中。

    “好,这都被你看出来了。那你就试试,飞沙走石的滋味吧。”一个声音从虚空中传来,他话音落下,柳初就看见眼前的景象变成了一片荒漠。

    头顶是灼灼烈日,脚下是漫天黄沙。狂风起,卷起的砂石扑在面上,割的生疼。

    柳初蹙起眉,抬头却只觉得阳光逼眼,她伸出一只手挡住。又觉得口干舌燥,可她来时匆忙,也未想过要带壶水。

    阳光晒得人头晕目眩,柳初只觉得一阵眼花,人就要向地上倒去。

    而就在此时,一道微弱的白光从她身上散开,将阵法的力量抵挡在外。柳初只觉得瞬间清凉了许多,春日的威风甚至让她冷的一颤。

    “咦?”虚空中的声音疑惑着,然后景象又变了:“听说你是个将军,那就来试试战场的威力。”

    大漠黄沙瞬间变成了战场厮杀,柳初还虚弱的趴在地上,一个人骑着马就冲了过来。柳初当初一个打滚,躲了过去,然后右手抬起,将天行云海弓取了出来。

    “杀了她,赏金千两!”

    只听一声高喝,周遭的士兵看着柳初的眼中都冒着光。千两黄金,他们许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金子。

    柳初只觉得声音有几分熟悉,她抬头,隔着千军万马,只见高头大马上坐着孙晋,正冷眼瞧着她。

    “哼。”

    柳初冷哼一声,即使知道眼前的一切只是幻想,但对孙晋的仇恨依然抑制不住。她抬起手中的天性云海弓,也不看周遭的人,张弓一箭,直直朝着孙晋射去。

    “嗖——”的一声,长剑带着冷风穿过人海,袭道了孙晋面前。

    “快,快帮朕挡一下。”

    孙晋慌乱中喊道,他抓过身边一个亲兵,挡在了身前。但是没有用,金箭穿过亲兵,穿透了他的胸口。

    孙晋的身影瞬间定格,然后如同破碎的瓷瓶一般,化作了碎片,烟消云散。

    雾气散开,柳初只觉得一个温润的声音在自己耳旁说:“不错,竟然能破了我的阵。”

    她抬起眼,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站在自己面前,而他身后,却是一点狼狈也无的李家豪。她只看了眼李家豪,就仔细去看眼前的人。

    许久,她才看出一丁点样子,然后惊叫道:“师叔?”

    “师叔?”

    沈一顿了顿,然后看着柳初也觉得疑惑。他们师门简单,他只有一个师兄,那就是归鹤。但是归鹤的徒弟,早就死了。

    所以他神色瞬间冷了下来,冷冷道:“小丫头,被乱开口攀关系,就算你破了我的阵,也不代表我就会认下你。”

    柳初冷静了一笑,语气平静的说:“我师父归鹤,而你道号归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