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复仇
    沈一怔了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柳初,道:“这不可能,师兄只收过一个徒弟,他按个徒弟已经死了。”

    柳初依旧冷静得道:“我是师父后来收的徒弟,师父教会了我之后,就云游归去,如今已经十载。”

    时间对的上,但沈一依旧不相信。他皱眉道:“怎么可能,师兄从未与我说过……”

    “那师父云游之后,可曾与你再有联系?”

    沈一哑然,无可反驳。他深深的看了眼柳初,继而叹气道:“你也许是真的,但现在,你我各为其主,所以你如果想要他,我并不能给你。”

    柳初垂下眸,对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师叔并不了解,但是她了解布阵师的骄傲。所以她问:“就算我破了你三重阵,也不可以提出这个要求吗?”

    沈一面色变了变,对于柳初的身份更加没有怀疑。破阵师的规矩,外人向来是不知道,柳初既然知道这一点,显然是有人告诉过她。

    但,他却并不认为刚才那是三个阵法。他拧眉道:“迷雾大阵算一个,幻象算一个。如果你能再破我一道阵法,你就可以带走他。”

    他伸手一指李家豪,岳云急了道:“不可以……”

    沈一扫了他一眼,转而看着柳初道:“你不用管他,这里我说了算。”

    柳初带着笑意看了岳云一点,惹来对方瞪了她一眼。但是岳云的不反驳,令柳初明白沈一在这里的地位。

    她于是扬起一个笑容,笑吟吟的问:“那么沈师叔,第三个阵法在哪?”

    连他的真名都知道,那么看来确实是归鹤的徒弟无疑了。沈一再次看了眼柳初一眼,然后深沉的道:“第三个阵,就在脚下。”

    柳初才低头,只觉得整个人都在往下坠。

    下落时,呼啸的风声就在耳边。这一切那么真实,一点也不像假象。

    柳初只觉得心跳快的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过了许久,脚踩踏道实地。周遭黑茫茫的一片,没有光亮,伸手不见五指。

    “有人吗?”

    她开口问,声音被黑暗吞噬。她听不到,看不到,也碰不到,陷入了一片死寂中。

    明白听觉触觉和视觉都消失之后,不用再试,柳初也知道自己五感被灭。柳初心中立即转了起来,想要破道灭五感,那首先要开天眼。

    可她当年年幼,很多东西都是后来根据师父留下的资料学的,所以天眼自然是没有开的。

    她在原地转了一个圈,茫然的向前走了几步。

    听不到,连自己的呼吸声,连自己的心跳声也听不到。

    ……

    一片沉寂之后,眼前突然出现了场景。

    吵吵闹闹的,像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在给孩子摆周岁宴。

    柳初跟着走了几步,才恍然发现自己有了视觉,也有了听觉。

    然后她看了看四周,只觉得有几分熟悉。

    跟着众人走到大堂中间,柳初看到中堂那一副书画,瞬间反应过来。原来,这是她在北晋的家——殷府。

    “那就等他出来吧。”

    沈一见柳初呆怔在原地之后,淡然的丢下一句话,然后转身就走。

    “沈一!”

    岳云突然大喝一声。

    “怎么,你又有意见?”沈一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岳云问道。

    “现在,一个叛徒,一个敌国良将就在眼前,你不杀了他们,还等什么时候?”

    “呵,我说过了,我的事情,我自己来负责,用不着你来担心。”沈一眯起眼,看着岳云道:“你管着这么多,是不是也想着,取而代之?”他指着自己,问。

    “当然不是。”岳云矢口否认,然后痛心疾首的道:“你可要想好了,再没有这样的良机,将这两人拿下。这可是大功一件啊,就在眼前,你就这样舍弃了吗?”

    “对于你来说是功,对于我来说——是祸。”沈一冷冷的说,令岳云一愣。

    祸?这两个人,杀了能有什么祸事。

    沈一深深了看了眼柳初,以他望气的手段来看,此人身上虽然笼罩着一股黑气,但浓厚的紫气证明此人来历不凡,未来也一定不凡。

    沈一再看向岳云,对于对方急功近利的表现十分不耐。他一甩袖子,转身进屋:“多说无益,话已经放在这里,人就在这里,而你不许动他们。”

    “沈先生!”岳云高声喊,但却只见沈一的背影远去。

    柳初跟着人群向前走,开始她还谨慎小心,但是很快她就发现了,周围的人根本就无视了她,或者说是看不到她。

    她放松了下来,走在殷府大院中,看着人来人往。每个人面上都笑吟吟的,带着一股喜庆的味道。

    不多时,就有一位妇人被侍女搀扶着走出,身后还跟着一个妇人,怀中抱着一个红色的襁褓。

    柳初当下怔住了,停下了脚步。

    那位被扶着出来的贵妇人,是她过世多年的母亲。柳初这才发觉,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母亲的面容在她脑海里依旧那样鲜活。

    柳初上前两步,张了张嘴:“母亲。”

    没有回答。

    她站在人群当中,是那样的格格不入。没有人看得到她,所有人在意的,只是奶娘怀中那个襁褓中的小婴儿。

    她怔了会,猛然醒悟过来,不管是迷阵还是幻境,眼前的一切都只是假象。她还站在这里,就是为了破了这个阵。

    想明白的柳初瞬间感到一阵晕眩,一阵天回地转之后,她的视野就变了。

    眼前人靠的那么近,而她却不能动,也不能开口。

    她被困在了那个婴孩的身体里。

    无悲无喜,柳初看完了自己的童年,然而后面的发展却完全不一样。

    父亲与母亲琴瑟和鸣,相敬如宾。姐妹之间关系亲密。她秀外慧中,闺名远扬。孙晋一心求娶,苦苦求了三年。她嫁到宫里,剩下斌儿。斌儿渐渐长大,而她慢慢老去。

    即使容颜已逝,但有了斌儿的她依旧得到孙晋的尊敬,在后宫中屹立不倒。

    柳初看着这一切,眼神逐渐冰冷。

    那曾是她心底最卑微的奢望,但现实是,这些都已经不可能了。

    如今唯一支撑她走下去的,是复仇。

    柳初心念一动,眼前的画面开始极速倒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