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人生
    退回伊出,她站在人来人往的道上,看着婴孩一点点成长,模样渐渐张开,越来越像当初的她。

    父亲对母亲并不好,母亲郁郁而终,临终前父亲也没有看她一眼。亲姐妹争锋相对,言语刻薄,并亲手将她推下了水。西戎求和,父亲一手操作将她送去了西戎。东方怀人前温文尔雅,人后心如蛇蝎。

    直到她看到了临终的那一幕,当上了贵妃的姐妹到她进冷宫也不肯放过她,更害死了斌儿!

    冲天的恨意和强烈的**从柳初身上腾升而起,柳初赤红着一双眼,手中紧紧握着天行云海弓,拉开弓弦。

    “嗖嗖嗖——”

    三箭连发,剑光射在了眼前的景象上,却只荡开了一道波纹,之后又如同湖面一般恢复平静。

    柳初咬了咬牙,再次张开弓。

    她右手中涌出浓郁的白光,然后拉开弓箭。白色光柱从柳初搭在弓弦上的地方开始向前回旋着生长,逐渐生成一只赤金色的箭。

    “嗖——”

    柳初松开手,这一箭如同奔雷一般,快速穿过眼前的景象。

    一阵白光闪过,一切又恢复了完好无损的模样。

    柳初只看着她的好姐妹正向自己走来,她将会给她一个带来令她心神崩溃的消息。

    然而就在殷贵妃不断靠近的时候,她整个人开始化作一块块碎片,随风而去。

    下一刻,柳初只觉得眼前一白。待她睁开眼,暗淡的日光直射而下,她有些不适的闭了闭眼。

    再睁开眼,她看着面前的李家豪和岳云,还有不远处呆怔着的沈一。

    “咦?”

    沈一停下了脚步,转瞬向后看去。之见那一瞬间,柳初所站的位置冒出一道白光冲天,一闪而已。

    沈一睁大了眼,却只见柳初睁开眼,看着四周莫名。

    柳初向前走了几步,似乎想起什么,又停了下来。她抱拳向沈一行礼道:“师叔,三阵已破,我可以带他走了吗。”

    沈一看着柳初的面色有些复杂,而柳初却与他对视着,气势逼人。

    最终是沈一先败下阵来,他本就是一个对人温柔的性格,何况是他从未见面的师侄。别看柳初破阵的时间短,但她所经历过的一切却并不好熬。

    他张了张嘴,最终摆了摆手道:“罢了,你领着他离开吧。”

    “沈一!”岳云再次叫了一声,他一脸焦急,几步走到沈一身边,几乎贴到了他身边。他凑到沈一身边悄声道:“你真的就这样放过他们吗?”

    沈一看也不看岳云,他对着柳初道:“你们走吧,这一次我就当没有看到过你们。”

    柳初不管沈一与岳云之间的意见不合,她再次抱拳行礼道:“多谢师叔。”

    随后,柳初抬眼看向李家豪。

    李家豪此时也是惊疑未定的,他虽不会什么阵法,但用修行的人来说,他是天生开了天眼的,所以他也看到了那一闪而逝的白光。

    柳初见李家豪看着自己,双眼直视着他,放出压迫的气势:“你跟我回去。”

    李家豪自知自己惹了麻烦,但是他本就是个活泼的性子。所以他笑嘻嘻的跟岳云打了个招呼:“那我就走了,希望我们再也不见。”

    岳云瞪大了眼,双眼死死的盯着李家豪,似乎要盯出洞出来。

    但李家豪却在他的注视之下,渐渐消息在院门外。

    “沈一,这件事你必须亲自给主子一个交代。”岳云怒气的冲冲的对沈一道,却被沈一淡淡的扫了一眼。

    虽然只是淡淡的一眼,但岳云蓦然间想到了什么。

    他突然想起传闻中的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淡漠,但一旦触了他的底线,也不会给人好过。他想起曾有一个人冒犯了归鹤真人,结局是被沈一用妨碍皇室的名义发配走,最后在路上又煽动百姓对其进行攻击。那人最后死的很惨,而且身败名裂。

    只想到这里,岳云就不禁打了个寒颤。他讪讪的看着沈一道:“你若是不想说,我就当今日什么也没没看到。”

    沈一依旧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而后转身离去。

    而历城暗处,除了沈一之外,另有一人惊异的看着不断颤抖的盒子。他睁大眼,激动的抓住了那个盒子,大声的喊:“是少主!”

    他一把抓住盒子,向外跑去,推开隔壁的房门,一身黑衣的男子乌发随意的束起垂在一旁,衣襟打开。他抬起眼,鸦羽色的眼睫下,一双眸子明亮的如同繁星。

    这张脸,用妖冶来说再合适不过了,他那双眼就那样轻轻一瞥,先前进来的男子,就觉得神魂荡漾。他努力定了定心神,举着手中的盒子道:“少主有消息了。”

    妖冶男子轻轻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道:“不过只是有了动静,能不能通过当初主子留下的考验还是两说。更何况……”他从鼻尖轻哼一声道:“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样会轻易给别人当属下的人?”

    先前进来的男子垂着脑袋,沮丧的道:“自主子走后,咱们暗堂又不像那些明堂,没有主子吩咐,已经沉寂好几年了。”

    妖冶男子轻哼一声,撩起鬓发道:“那是你的想法,我早先吩咐的将这几年各处的消息都收集起来,你做好了吗?”

    那人睁大了眼,一脸不可置信的道:“早先不是告诉过你,消息已经送到书房了吗?”

    妖冶男子慵懒的答了一声:“哦,这几日太懒散了,我竟忘了。一会我就去看看你们做的怎么样,免得整日说自己清闲。”

    那个人鼓着一张脸,气呼呼的道:“你自己这般懒散,还让其他人四处收集消息。”

    妖冶男子依旧懒懒的回道:“这不是你们说自己闲得慌。何况就算主子不在了,少主总会出现的,你总不能让他一个不知道多大的小鬼看轻吧?”

    另一人有几分郁闷的皱眉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到底不是主子,谁知道会是怎样性格。不论怎么说,暗堂都不能将自己该做的事情放下才是。”

    妖冶男子懒洋洋的起身,走到那人身前,伸出手:“拿来。”

    “什么?”那人愣了一下。

    “盒子给我。”妖冶男子掀了一下眼睫,似乎连抬眼都懒得。

    另一人嘟喃着道:“你不是不喜欢少主吗。”虽然如此说,却依旧将盒子递给了妖冶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