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梨雪
    妖冶男子这才抬眼认真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你倒是喜欢的狠,当初主子对你也不薄,怎么?这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易主了?”

    那人慌忙的睁大眼瞪着妖冶男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对主子的心,自然是天地可鉴。”

    妖冶男拧着眉,但对于他所说的话也不曾反驳。许久,他才轻哼一声:“反正主子也已经不再了,你这片忠心也不用再表了,反正没有人看得到。”

    他转过身,另一人那人看着他哑口无言。最后只得轻声道:“棠幽,主子已经走了一年了……你,放下吧。”

    唤作棠幽的妖冶男顿了顿,过了许久才声音喑哑的道:“我放不下,也忘不了。”

    沉寂许久。

    棠幽看着另一人道:“梨殊,你难道就真的能忘了吗?”

    梨殊也沉默了。

    柳初和李家豪走出迷阵,见到两人身影,恒参这才松了一口气。他道:“如今才知道这里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地方,看来历城管理还是有些松懈了。”

    他说着这话时,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微笑,但眼中却十分冰冷。

    柳初原来挂起的笑容也淡了,她道:“里面住着的是我师叔,他性子孤僻,一生醉心于研究阵法,所以还请阿恒不要派人打搅他。”

    如果是别人说这句话,恒参一定不会搭理。但说这话的是柳初,勉强算是他第一次见到柳初求人的态度。所以他笑了两声,对柳初道:“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么我自然满足你。”

    柳初并未理他这句话,因为一旁柳新已经拉住了她的衣袖:“姐姐,你怎么也?”

    柳初心下微暖,她回了对方一个笑:“我没事,只是破了几个阵而已。”

    柳新蹙起眉,他分明看到柳初面上的苍白,然而柳初却只是说着自己没事。他是打心底心疼她,也唯有他现在才有这个立场去心疼她。

    所以他不满的看着恒参道:“姐姐已经很辛苦了,有什么事情可以稍后再说,先让她休息一会。”

    恒参怔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不管柳初有多坚强,她到底是一个女人。而破阵又是一件费心费神的事情,所以她应是累的了。

    这里大佬是恒府的人,所以恒参立即道:“既然人已经找到了,那就回去吧。恒泽,让人安排客房,先让柳小姐休息。”

    “是。”

    人群中走出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垂手称是,然后转身先一步离开。

    柳新扶着柳初,柳初微笑着回应。

    恒参看着相互扶持的姐弟两,挑了挑眉。他若有所思的看着俩人,眼中闪过一丝兴趣。

    而另一边,李家豪看着俩人几乎半搂在一起,不由得皱了下眉头。就算表面身份是兄妹,但这俩人贴的也太近了一些。

    而柳初和柳新却丝毫不觉,他们一个人是无心计较,一个是只关心柳初根本没注意外界。

    待到了恒府,立即有侍女迎了过来,将柳初接走。

    柳新虽然依依不舍,却也明白男女有别,只得看着柳初远去。

    待柳初的身影消失之后,柳新还没有回头,恒参站到他身边说:“她看起来,比想象中的要坚强当然多。

    柳新骄傲的仰起头道:“那当然。”

    恒参轻笑出声,他问:“柳初是大将军,你的身份自然也不低吧,不然怎么配站在她身边?”

    柳新下意识的想要回答,但是很快就明白恒参是在套他的话,他长了张嘴,又闭上了,眼底生出一丝警惕。

    这样的警惕,就很耐人寻味了。

    恒参饶有兴趣的摸了摸下巴,看着柳新微微笑问:“你在紧张什么?”

    柳新立即否认道:“我没有。”

    恒参突然觉得有些无趣,他兴致缺缺的放过柳新,对身边人道:“安排的是哪间院子,身边排了谁?”

    恒泽依旧垂手答道:“安排在了竹枝院,派梨雪梨雨伺候在身边。”

    “梨雪?”恒参若有所思的,想了许久之后问:“可靠吗?”

    恒泽继续回禀道:“公子放心,都是可靠的人。”

    恒参点了点头,转身向自己的院子走去。他一边走,一边懒懒的说:“给这两位也准备间院子,不用太好,反正他们也快入营了。”

    恒泽继续垂手恭敬的道:“是。”

    而另一厢,柳初却意外的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但是她很小心的让自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随着侍女去了休息的地方。

    到了竹枝院,过了月亮门,柳初坐在了妆台前,看着一个侍女在铺床,另一个正在为她梳理发丝。她问:“你们都叫什么?”

    站在她身边的侍女垂下眼睑回道:“我名梨雪,她叫梨雨。”

    “梨雪……真好听。”柳初眼睫扑扇两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随后转过来,像是不经意撩开梨雪的袖子,一个朱红色的印记,在梨雪的手背上方。

    柳初装作吃惊的样子道:“呀,这是什么?”

    梨雪将袖子拂下遮住印记道:“前主人的喜好,虽然后来脱离了,但是最终却洗不掉了。”

    柳初微微侧首道:“像守宫砂一样?”

    梨雪顿了一下,才轻轻答道:“是。”

    另一旁梨雨铺好床铺,笑着道:“梨雪姐姐已经来府中几年了,公子喜欢她名字讨巧,就连我们几个也一起跟着改了呢。只可惜不少人心慕雪姐姐,她却誓死不嫁。”

    誓死不嫁?那是当然了。

    梨雪依旧表情不变,直到将她最后一缕发丝梳通:“小姐,可以歇息了。”

    “好。”

    柳初上了床,躺在柔软的棉上,闭上了眼。

    梨雪,她曾经的侍女,也是她曾经布在各地的势力牵头人。她重生至今,竟然都忘了还有这样一股势力可以用。

    她曾悄悄创建的势力,就连孙晋也没有告诉,打算直接交给斌儿的势力,如今又悄悄的在她面前露出冰山一角。

    历城是她成长的第一站,也是她创建自己势力的根据地。她怎么会忘了,当她死后,他们一定会悄悄潜回历城,继续积攒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