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生病
    只是……到底当初跟着她的人都是有情义的,所以她并有打算直接交给了斌儿,而且布下了重重考验,只为了棠幽梨雪等人能够有一个好的新主子,如果没有,那不妨让他们自由自在的。

    可现在她想要取回这一股势力,就势必要通过这重重考验。她当初设下的考验,现在却全然针对了自己。

    柳初想了一会,也许是破阵太过费心费神,她竟真的沉沉睡去。

    而一旁,梨雪坐在角落里微微发呆。她心神一动,撩开衣袖,只觉得原本有几分暗淡的印记又鲜艳了。

    已经有许久没人提起过印记,也有很久没有人提起过主子了。每次她匆匆回到驻地,得到的都是同样的消息。

    她明白,主子是真的殁了,而她也成为了无主之人。

    以她的能力,她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可是她舍不得,她想留在历城,想第一时间得到主子的消息。

    “咕咕——”

    突然有两声鸟鸣,梨雪轻声笑了,她轻声对梨雨说:“你在这里看着,我去看看又是哪只鸟儿飞了出去,小心别扰了柳小姐休息。”

    “是了,你也小心一些。这些扁毛畜生,专喜欢在人休息的时候来讨人嫌。”梨雨也轻声道,她还小心的看了眼室内,见柳初并未醒来,这才松了口气。

    梨雪点了点头,步伐轻缓的走出门。

    “咕咕——咕咕——”

    又是两声鸟叫,梨雪四下张望了一番,随后顺着鸟叫的方向,轻松越过高墙:“今天怎么了,突然这么着急?”

    梨殊不等她站稳,一把拽过她道:“你听着,少女有消息了。”

    他们都知道柳初是要把势力传给亲子的,所以一直将新主人成为少主。梨雪怔了一下,下意识的道:“怎么可能,他远在北晋……”

    梨殊焦急的道:“今天……宝盒有动静了。主子曾经说过,宝盒不为血缘,只为有缘,所以……”

    他话未说完,但是梨雪却瞬间懂了。所以这次来的也许是有缘人,而不是什么少主。

    她蹙起眉道:“可是这几人并无……”她正要说没有来什么人,却突然噤住声,今日历城刚来了三个人,正是柳初一行三人。

    她想起柳初无意间撩起她袖子,然后状似无意的问话,蓦然睁大眼道:“是她!”

    梨殊见她似乎有消息,赶忙问道:“是谁?”

    梨雪面色有些复杂,主子已经走了,但是她却并不想再来一个新主子。所以她沉默了,犹豫半晌。

    梨殊见梨雪还在犹豫,抓着她的肩膀道:“妹妹,你就说吧。”

    梨雪挣脱了梨殊的双手,背过身淡淡的问:“哥哥,你就这么想再给自己找个主子吗?”

    “诶哟!”梨殊有几分急躁,他烦躁的走来走去,又停下身看了眼梨雪,焦急的道:“你们怎么都问这个问题?难道在你们看来,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梨雪半转身问:“那哥哥对于新主子……为何那样关心。”

    梨殊皱眉道:“既然是主子安排下来的,难道就因为主子不在了,你们就不打算听吩咐了吗?”

    梨雪怔了会,才轻叹道:“你说的对。”

    梨殊又拉过她,小心翼翼的问:“那你……打算将那人是谁告诉我了吗?”

    梨雪见他这副模样,笑了笑道:“哥哥实在没必要这样,这几人……历城来了一位女将军,我怀疑是她。”

    梨雪将柳初三人都说了一遍,梨殊皱眉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觉得,可能是那个少年?”

    他们都忽略了李家豪,也是因为早前就认识这个人,明白是他的可能性更低,所以才会在柳初和柳新里面猜测。

    “他们是姐弟。”梨雪解释道:“更何况同样身为女将,她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吧,而那少年……看不出有什么本事。”

    梨殊点了点头:“不管怎样,两人都要去接触一下的。”

    梨雪也点头,两人又说了会话,就此分别。

    柳初一觉醒来,天色已经暗沉。她抬手抚了下额头,只觉得昏昏沉沉的。她想着,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一次被病痛击倒。

    “梨雪?”

    屋内静悄悄,她试探着喊了一句。

    梨雪应了声,从隔间走了过来。她只一眼,就看出柳初面色微红,仿佛是风寒入侵。她睁大了眼,吃惊的道:“小姐可是不舒服,我去喊大夫吧。”

    柳初摇了摇头道:“给我倒杯水来。”才开口,柳初自己都惊了一跳,她的声音沙哑,几乎听不出原本的声音来。

    梨雪也吃惊的看了她一眼,匆忙去外间倒了谁来,递给柳初之后,她说:“我已经打发小丫鬟去叫大夫了,柳小姐,你这样不行,必须得看大夫。”

    柳初只觉得昏昏沉沉的,喝了水,又躺了下去。

    或许是她大意了,一直有万元宗法护身,她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生过病了。而这一次破阵消耗的精力太多,竟然让病魔入侵。

    她这样想着,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梨雪看着柳初,心底不自觉升起一份担忧。她望了望门外,去请的大夫还没有来。恒府向来又供养在府中的大夫,按照平常来看,应该到了才是。

    梨雪抿了抿唇,出了外间道:“梨雨,你去看下柳小姐,我去看看大夫怎么还没到。”

    “好的。”梨雨有些担忧的看了看里间道:“这里我看着,姐姐放心去吧。”

    梨雪点了点头,内心依旧阴郁。里面这位可能是她未来的主子,可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病倒了。即使梨雪很抵触再来一个新主子,却也并不希望暗堂就这样一直如同散沙一般。

    那毕竟是主子,曾经费劲千辛万苦才建立起来的势力呀。

    梨雪出了院子,去了大夫住的清幽小院,然而并没有人在。她问:“大夫去哪了?我方才派了个小丫鬟过来,有看到过吗?”

    一个留守的小厮道:“刘姑娘说自己不舒服,让人来拿药。恰好那个小丫鬟过来,刘姑娘那里又让大夫过去。”

    这么恰好?梨雪拧起眉头,道了声谢后出门直走,走了一会又顿了顿,转了个身。

    正堂里,恒参正在陪李家豪和柳新二人坐着。三人都休息够了,精神抖擞,但是没见柳初,几人都有些沉默。

    此时梨雪进来,恒参只觉得眼前一亮,于是问道:“梨雪,是柳小姐有什么事吗?”

    梨雪几步上前,眼圈微红,含泪道:“是奴婢照料不周,柳小姐看着像是风寒入侵,可府里的大夫,却被刘姑娘叫走了。”

    “哼。”恒参拍了下桌子,怒道:“她算是哪门子的姑娘,你去锦楠院叫人,我看她是给还是不好。”

    梨雪微微抽泣,低首道:“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